• 第十三章 千里相会

    更新时间:2019-04-09 17:03:35本章字数:3176字

    周鹤飞林晓磊还坐在楼下喝茶。林晓磊难得聪明了一会:“你跟她,在谈恋爱?”林晓磊实在不算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但是难得两人有如此交集,周鹤飞看着林晓磊,好奇地问:“兄弟,你是咋追上秦记者的?给点经验呗。”林晓磊的脸不自然地红了。

    聊着聊着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两个人居然去附近的烧烤摊上喝起了啤酒,最后林晓磊哭的像个孩子,周鹤飞赶紧架起林晓磊往回走,林晓磊耍起了酒疯,哪也不去,嘴里嘟囔着“我不走,萧萧在哪我在哪……”周鹤飞没办法,给懿德打了电话。

    两个人赶过来的时候,林晓磊已经不哭了,嘴里还在颠三倒四地嘟囔着。慕萧一看又好气又好笑,冲着林晓磊呵斥:“林晓磊你给我起来!”林晓磊脑袋是懵的,腿是软的,眼睛却是亮的,一下子看到自家媳妇了,紧紧拽住媳妇的手不放。最后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林晓磊拖回去。

    本来慕萧跟懿德住一间的,看林晓磊这样子,懿德说:“我去前台再开一间,你先扶他进去吧。”周鹤飞陪懿德一起去前台,结果没房间了。周鹤飞想也没想就说:“你跟我住吧!”说完看着愣住的懿德:“发什么呆!你今晚住我那间,我呢在外面凑合一宿。”懿德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咱俩都不睡,聊天打牌或者看电视怎么样?”周鹤飞求之不得欣然同意。

    这时慕萧来了短信:“你晚上跟他住?”

    懿德:“我俩没睡,打算唠一晚上。你收拾好他,早点休息吧。”

    慕萧:“亲爱的,对不起了。”

    懿德盘腿坐在床边,打开电视搜索好剧,正巧在播放《新白娘子传奇》,就坐下看了起来。周鹤飞找了半天没找到扑克,一回头是老掉牙的剧,觉得很无奈,把椅子挪到两张床中间,递过来一杯茶,一把夺过遥控器:“别看了,聊会。”

    懿德正看得津津有味:“要不,你还是出去凑合一晚上吧,突然觉得电视很好看。”

    周公子捧着心很受伤:“我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要颜值有颜值,要才华有……”话还没说完,就被懿德喊停:“打住,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说吧,你想唠啥?”

    周鹤飞快速盘腿坐在对面,无比严肃认真庄重地问道:“王二丫同学,接下来,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将成为呈堂证供,请务必如实回答。”懿德被逗乐了,装作很配合的样子清了清嗓子说:“大人,民女所言句句属实。”

    周公子假模假样地掏出一个本子:“第一题,你哪个大学毕业的?”

    懿德不假思索:“河川师范大学。好该我了!你来西藏干什么?”

    “寻宝。你最喜欢老狼的哪首歌?”

    “我不喜欢老狼的歌。你寻到宝了吗?”

    “当然。你喜欢哪首歌?”

    “《偏偏喜欢你》。寻到什么宝了,拿出来欣赏一下。”

    “停!”周鹤飞举本子警告,“你跑题了,重新问。”

    懿德的好奇心被点燃了:“你先把你寻到的宝拿出来瞧瞧,就一眼,看完我继续陪你玩。”

    周鹤飞看看本子,又看着懿德:“很无聊吗?女生不都喜欢玩这种游戏吗?”冷不防被懿德一把抓过本子,看了几行,懿德抱着肚子大笑起来。原来本子上写的是“葵花宝典。1、真心话大冒险……2、烛光晚餐……3、喜剧荟萃……4、笑话集锦……”周鹤飞抢回本子,佯装恼羞成怒:“你严重伤害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哈哈哈,你应该边唱边哭,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懿德一言戳破他。

    周鹤飞笑嘻嘻地看着笑得如花绽放的懿德,不再表演了。

    笑着笑着,懿德突然平静坐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周鹤飞看着懿德:“是个坏消息,不算太坏。”

    懿德看着周鹤飞:“你买的房子亏了。”其实周鹤飞想说的是,二丫,你的养母眼睛瞎了。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以前,不知内情的周鹤飞,总觉得这丫头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过的很警惕孤独,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明知这丫头有问题,却仿佛隔墙把脉,探不到点子上。那天站在窗前,听着外婆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说,周鹤飞突然间生出一股怜惜,很想立刻就站在懿德面前,拥她入怀。冲动果然是魔鬼。站在拉萨的街头上,周鹤飞觉得自己有点冒失,正如此刻,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来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了,告诉自己是想安慰,却止不住想要更走近一步。

    懿德抬头看着他不说话。周鹤飞没话找话:“二丫,那个,房子是我带你去看去买的,你如果承担不了,我先替你还一半房贷。”

    懿德飞快盘算了一下,抬头看着周鹤飞:“你这一脸凝重的,吓我一跳。我又不投资,还是我决定要买的。你前前后后帮我很大的忙了,亏了钱我再赖上你,那我成什么人了?”说完拍了拍周鹤飞的肩膀,重新捡起遥控器。

    周鹤飞摁住遥控器:“二丫,你、多久没回杨树村了?”

    一听到“杨树村”这个名字,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冲周鹤飞苍白一笑:“你、都知道了?我从初中开始,就再也没回去过。”不是不想,是不能。

    周鹤飞伸出胳膊搂住懿德,想安慰却无从说起,懿德挣扎了两下本能想推开,被更有力地搂住了,只听头顶传来男子沉稳浑厚的声音:“二丫,我陪你回一趟吧,外婆说,你妈妈的眼睛,看不见了。”

    懿德只觉得大脑轰地一下,一片空白,可是分明听见了那句话,字字清晰。她不敢抬头,不敢相信:“什么时候的事情?”周鹤飞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搂着她。

    懿德的泪无声地流淌下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她原本打算一买房就跟那边摊牌允许她回杨树村,因为支教,就想着寒假回去摊牌也来得及,谁承想妈妈再也看不见二丫长大的模样了。泪滴到胳膊上,周鹤飞第一次感受到无声而隐忍的哭,比嚎啕大哭更让人难受,揪心的难受。

    早上吃饭的时候,三个人都没精打采的,只有林晓磊同学微红着脸,满是歉意地跑来跑去给大家端餐。慕萧扒拉着筷子,问林晓磊:“你什么时候回去?”

    林晓磊陪着小心:“买了周六的票,媳妇,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慕萧想也不想,干脆直接:“不要!干一半就跑路不是我的风格,再说了,回去又要面对生孩子的话题。不回不回!今年过年也不回!”

    林晓磊小心小意地剥好鸡蛋放媳妇碗里:“不回就不回,但是年纪大了生孩子对你身体不好,咱还是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慕萧凤眼一瞪,来了精神:“你说谁年纪大?要嫌弃我直接说,别遮遮掩掩的!”

    林晓磊一直伏低做小的安抚着慕萧这只炸毛的母狮子,懿德看不下去了,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桌子。

    胡乱吃过早餐,补觉又睡不着,懿德带着三个人走去博物馆参观。路过一处公园,一群群围成一个大圈,正在唱着藏歌边跳边慢慢转动,大家正在观看,冷不防周鹤飞来一句:“广场舞不是晚上跳吗?”大家都笑他孤陋寡闻。对面走过一个盘着辫子裹着头巾的干瘦老太太,穿着蓝黑色藏袍,衣服边上绣着鲜艳的花边,耳朵眼很大,带着有些发黑的银耳圈,抿着嘴微驼着走,背一个大大的袋子,不知道装的什么,重不重。

    博物馆门口,一个大叔用一块包袱布摊开,摆了些黑不拉几的银饰,有镯子、簪子、耳坠,慕萧对民族饰品非常感兴趣,上次在纳木错,要不是同事们拦着,早就被那些全国统一批发的小商品给败光了口袋里的银子。这不,慕萧一听大叔说是从各处藏民手里淘来的,立刻蹲下去挑选。懿德看着手里的镯子:“你这不是纯银的吧,纯银的没这么重,而且氧化颜色也不对。”大叔的声音很适合做生意,听起来无比的诚恳舒服:“小姑娘眼光真好,这叫藏银,不是纯银,也很珍贵的,这可是我从一个藏民老妈妈手里淘来的,你看,还刻着一圈十二生肖呢!”懿德买下了,正要讨价还价,周鹤飞已经把钱付了。懿德拿着镯子无语看着他:“这个,是我要买的。”“我知道,我还知道你想买给谁。也算我一份心意吧!”慕萧拿眼睛来回瞄两个人,最后忍不住了,把懿德偷偷拉一旁:“不会吧!啥情况?你俩私定终身了?”

    “小姐,你偶像剧看多了吧。”懿德小心地用钥匙刮着镯子上的黑灰。

    “那他干嘛这么殷勤?我看着情况不对。”慕萧变身侦探。

    “本来想送走他们再跟你说的,他姥姥说,我养母眼睛看不见了。”懿德幽幽地说。

    慕萧捂住嘴巴里的尖叫,一脸担忧:“要不要我现在跟你一起回去?”

    “我考虑一下,我还没想好。”

    “想什么呀!就你整天瞻前顾后的,你这边思虑周全了,老人家那边能等吗?”

    一行人直接买了回河川的机票。一路上,懿德心事重重,只有林晓磊达成心愿开心的不得了,在他看来,不管中途回哪,只要媳妇肯回来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