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婚姻大事

    更新时间:2018-10-23 16:05:03本章字数:3352字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个世界真小。

    周鹤飞没想到第二次遇见王懿德还是在饭桌上。准确地说是婚宴,林晓磊和秦慕萧的婚宴,时隔半年不到。

    林晓磊真的是对秦慕萧上了心,孙潇潇看出来秦慕萧有点犹豫,就给林晓磊支招,买房加先上车后补票,于是林晓磊七拼八凑借钱首付三成大约95万在卧龙区买了一套90平的商品房。在房子的诱惑和身体被攻占的双重夹击之下,秦慕萧果然不再犹豫。于是,身高只有一米七、长相普通、不善言辞的工科男林晓磊在哥嫂的帮助下,迅速抱得美人归。

    私底下见面时,秦慕萧用故作平静的语气把她和林晓磊的事儿说了,罗列出一二三多条理由,表示这个选择是对的。王懿德没有说话,只专注地看着秦慕萧时不时飘忽的眼神和胡乱搅和得咔呲咔呲响的咖啡勺子。越看秦慕萧声音越低,最后很烦躁地把勺子往托盘上一碰:“好了,我就是想要好的物质条件和一个完全臣服于我的男人。”

    秦慕萧一直是这样,当她要做什么事时,不管对不对,她都能找出十条八条理由,让自己信服,同时也强迫别人相信,这样做没错,但是她不敢看着懿德纯净得如黑色湖水的眼睛说这些理由,这次也是。懿德静静地看着面前从高一就认识的老友,端详了许久,笑着说了一句话:“你值得拥有更好的,慕萧。”

    秦慕萧的辩解和试图说服,一下子戛然而止。

    半月后,懿德接到了喜帖。看着秦慕萧和林晓磊并排烫金的名字,懿德发出一声微不可见的叹息。

    心里再怎么样,作为女方好友,懿德早早过来捧场。

    看着立在酒店门口,穿着大红色婚礼旗袍、画着精致妆容,越发楚楚动人的秦慕萧和笑得傻里傻气的林晓磊,懿德心里暗暗祝福,希望他们能够白头到老,希望慕萧能够爱上林晓磊。

    同时不胜感慨,自古美人都是畅销版,像自己这样只有中人之姿,不善交际的人,看来只能找个在研究所里上班的酒瓶盖,或者不是外貌协会的放心让老婆待在大后方的解放军叔叔。想到这里,王懿德的大脑仿佛突然被摁了快捷键,开始飞速运转了,她开始想身边有没有军人朋友或者警察也行,自己如果当了军嫂,军人成天不在家,就可以名正言顺把老人接过来同住,然后考虑以后要不要做全职太太,开个特色书店,闲暇时养养花,码码字,日子过得好了还可以背上背包游山玩水,想想就挺诗意的,天哪,她居然很期待那样无关情爱的居家日子了。想到这里,懿德不自觉地微微一笑。周鹤飞恰在这时候从门口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正独自想事情、酒窝微露笑眯眯的王懿德。

    心里一动,刚想走过去,冯真、纪伟平以及一帮在成州的朋友都来了,嘻嘻嚷嚷的一时间周鹤飞倒不好说什么了,将手从斜插的口袋里拔出来,慢慢跟纪伟平他们去男宾席面上坐了。

    婚礼是在老家举行的,这里只是宴请在成州的同事、朋友和老同学,看来林晓雨对这个堂弟是真心爱护,摆了二十桌。按规矩新郎新娘要挨桌敬酒,女客喝红酒,男客喝白酒,好事成双,喝掉门盅由新婚夫妇再倒两杯。懿德不喜欢喝酒,但是这种喜庆的场合,自己跟秦慕萧关系还不错,于是勉强喝了三杯,坐下来就狂喝水。还好红酒劲不大,只是上脸,头微微晕。

    新郎新娘过去之后,挨着的两桌老同学开始你来我往酒精轰炸。冯真大大方方地拉男朋友小郑过来晒,一桌女同学都开始借着认识姐夫的名号灌他俩酒。懿德自己不想喝,看着他们也喝的差不多了,就想混过去。有人不放过她。一个女同学把她拉起来,大着舌头说,郑大姐夫,你等会,这里还有一个没喝呢!懿德只好端起酒杯,咕咕咚咚喝了三杯。等到周鹤飞跟着纪伟平他们过来的时候,一向清冷范人设的王老师已经是脸上红霞飞,满眼都是小星星了。周鹤飞忍不住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训斥她一句:“不会喝还逞啥能!”懿德正迷糊听到人声,扭头却找不到人,脑子有点蒙。 

    周鹤飞面无波澜脚步不停地跟着纪伟平喝酒。

    一般酒桌上是,无论熟悉不熟悉,只要喝过酒,大家唠着唠着就熟了,就开始留电话写地址,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冯真一心一意帮男朋友郑昕齐打入圈子,一边又是一杯酒塞到了郑昕齐手里,一边亲热地介绍:“老郑,这个是纪主任,来来来,纪主任,我俩敬你一杯,祝纪主任爱情事业双丰收!”周鹤飞在旁边起哄:“加上一句,早生贵子!”纪伟平笑着捣了周鹤飞一拳:“你小子开始思春了是不!” 

    七喝八喝,懿德觉得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提前一会离开也不算失礼。就跟冯真他们打了招呼,准备跟新婚夫妇告别。

    对面的周鹤飞顺手拎着外套,看着手表跟大家笑笑:“我有事先走了。”猴精猴精的纪伟平,对着周鹤飞以微不可见的惊讶眼神朝王懿德示意,周鹤飞不否认也不承认,跟他拜一下手势转身就走。

    冯真看着周鹤飞修长挺拔的背影发了下花痴:“别说,外国水土真养人,光是背影就帅到没法呼吸啦!”郑昕齐敲了敲她的脑袋,笑着把她的头扭过来:“快擦擦口水吧!你正牌老公在这边呢!”一桌子人哄堂大笑。

    跟新郎新娘道别,秦慕萧拉住懿德,挽留她一起吃晚饭。懿德抱了一下慕萧,趁机轻轻地说,慕萧,你一定要幸福。慕萧僵了一瞬立刻笑靥如花地说一定。

    走出酒店,周鹤飞几步赶过来拦住懿德说:“一起走吧,我打个车。”

    懿德想想不熟赶紧拒绝:“不用了,我自己走。”

    周鹤飞似笑非笑地说:“也不看看你喝了多少,别走半道晕菜被人卖到山沟沟里头!”懿德无名火大,心想,俩人一定是八字不合,怎么从小到大一见面就想掐架呢。

    周鹤飞二话不说,拎着她的胳膊直接打开出租车门把她给推进去了,真的是拎着,外人一看,还以为是小两口吵架了呢。这不,连司机师傅都说:“姑娘哎,你对象一看就是有责任心的!真的,我跟你们说,我看人特准!”周鹤飞跟师傅一唱一和:“师傅啊,快别说了,我媳妇脸皮薄,再说下去她又要甩脸子了。到望城高中西门,麻烦您开稳点。”

    懿德本不想坐车的,今天喝酒有点多,不过还好,找个公园散散就好了,谁知被这个家伙好心推进出租车,一下子反而难受起来了。一开始还咬牙坚持着,到后来,肚子里翻江倒海,实在快要忍不住了,只好催促师傅开快点。师傅回头一看,姑娘脸煞白煞白的,还真不是装的,一个油门踩下去,硬是凭着高超的车技在马路上左超右绕恍若无人地飞奔起来。

    懿德已经说不出话来,到西门打开车门就狂奔宿舍,抖抖索索打开宿舍门,立刻扔下包包跑到厕所里。周鹤飞不放心,把一百块甩给师傅,立刻跑上来,敲了敲厕所门,里面传来一阵呕吐声和马桶抽水的声音,想了想,开始四处找水壶。等他烧好开水,倒了一杯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时候,发现王懿德已经出来了,斜趴在沙发上。听到脚步声一惊,抬头一看是周鹤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眼睛圆溜溜瞪着一步步走近的周鹤飞,那模样像极了呆萌呆萌的京巴。

    周鹤飞想把杯子放桌子上,四下里找了半天,才发现,唯一的一张多功能小桌在王懿德沙发旁边,正挨着她的脑袋。再看王懿德吐过之后精神好点了,周鹤飞放下心来,开始贫嘴:“瞧你那警惕的小眼神,哥是强盗吗?就算是,还有先给你烧口水喝,再打劫的?”懿德这才看到高高大大的周公子手里是端着那么一杯水,人明显一松,手指了指门口,就继续半死不活地趴着。

    周鹤飞没明白啥意思,朝门外看了看,啥也没看到,继续走进来,放下杯子,开始打量屋子。才发现这间只有二十多平的单人宿舍,被主人收拾得相当舒服。这是一间南北通透的宿舍,全部由学校划给单身教师居住,一律门朝南,进门右侧是厨房和卫生间,右侧靠墙被主人利用到极致,贴墙是大约六层高的书架,每层都是满满当当的,细看每一层都像图书馆一样贴着标签,周鹤飞用他1.5的视力秒视了几眼,居然分经史子集。与书架垂直贴墙摆放着一架古筝。墙上用麻绳简单勾勒了几段弧形,用小夹子悬挂着几张风景照,看上去很有几分味道。左侧进门一张细细窄窄的三层柜子兼杂物桌,挨着柜子是一张非常舒适的双人沙发,此刻上面正趴着一个半醉半醒的女人。沙发里面朝北方向被印着淡墨山水的帘子挡住了。

    周鹤飞正想着要不要进去找把椅子来坐,懿德咬牙站起来说:“谢谢你一路相送,今天实在不舒服,不招待了!”周鹤飞听得有点不高兴,再看王懿德那种好像被侵犯的眼神,突然想到这丫头八成是不喜欢别人私闯领地,顿时无语。故意慢吞吞把水喝完,周鹤飞扬了扬手机,我先回去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懿德朝他点点头,扶着柜子摇摇晃晃,周鹤飞赶紧摆手,替她反锁了房门,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周鹤飞的眼前一直晃动着那副淡墨山水的帘子,有种莫名的情愫在他心内飞快地扎根破土,发出了鹅黄绿芽。周鹤飞拼命揉了揉脑袋,心想自己一定是受这丫头感染了,酒劲也开始发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