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往事如烟

    更新时间:2018-10-24 12:43:03本章字数:3511字

    途径小区正门的照壁时,周鹤飞才一拍脑门暗叫一声傻子!王懿德宿舍帘子后面肯定是床啦,要不然晚上睡哪里,亏自己一直自诩碾压众生的智商,这么简单都没想到。想到这里,周鹤飞顿时老脸一红,奔到住处。

    这是一套100平左右的三房两厅,三楼,不高不低。一半是周鹤飞自己贷款付的,一半是周爸爸担心儿子贷款之后压力过大执意要帮儿子垫付的。不过细河区房价在几个区当中稍低,总价比林晓磊那套90平的还低四五十万,周鹤飞买的时候就图这边依山傍水,又是小高层,住户不多,安静。周鹤飞朋友多,有时候,喝多了直接就睡在这里了,虽然一个人住,客房使用率超高。

    刚到家,电话就响起来了,周鹤飞左手接听,右手把外套挂在门后,顺手轻带上门。“喂,老妈,我刚到家,嗯,今天朋友结婚,请吃饭,回来晚了。好了,亲爱的mother,我的终身大事我会care的,你儿子我可是枚妥妥的钻石股还镶着那玫瑰金,你生的你还不知道成色么!咱不怕砸手里,啊!好好,我错了,我改正,我再也不嬉皮笑脸了,我决定从此刻起洗心革面从新做人!妈咪啊,十点后再敷面膜是无效的啦,赶紧抓住最后这十分钟。拜拜,嗯啊!”

    卧倒在沙发上,想了想,周公子给老爸打了个电话:“周主任啊,该给你老婆进行思想教育了,我今年才二十有五,正是奋发有为报效祖国的大好时机,怎能被儿女情长所耽误呢?不过你放心,我以最先进的军事扫描仪的眼睛时刻扫描着方圆五十公里以内的可疑目标,一旦发现,立刻锁拿归省!”周爸爸正在书房看他新淘来的棋谱,接到电话眼神不自觉柔和了许多,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严厉:“你特么少给老子贫嘴!你妈妈也是为了你好,收起你的洋鬼子习性,别整天跟那些狐朋狗友瞎混,早成家早安心!哎,记得遇到合适的先带回家让我俩看看。”

    挂了电话,周鹤飞眼前莫名其妙地又浮现起王懿德的眼睛,圆圆的,黑白分明,不笑的时候仿佛一汪清泉,清澈见底,笑起来就像是波光潋滟的西湖水,铺了一地的细碎骄阳,瞬间流光溢彩。小时候周鹤飞外婆就跟王家婶婶夸过:“咱们家二丫最出彩的就是眼睛了,看来是个心灵手巧的,将来有大福气啊!”二丫是懿德的小名,在王家叔伯们下一辈孩子中间排行第二。

    但是小时候的二丫可不像现在这么沉默冷淡,那简直是只猴子,翻墙上树、下河捞鱼、对着麦秸垛玩倒立,样样不输男孩子,更重要的是嘴巴甜,人勤快,手脚还麻利,人前大人喜欢,人后小孩子围着她,可威风了。还记得,周鹤飞小学三年级那年,被要去部队探亲的妈妈狠心打包送到姥姥家,心里一肚子不高兴。隔壁二丫来找姥姥借簸箕,只听脆生生一句:“花奶奶,我妈让我来借一下您家的簸箕。”

    周鹤飞刚到姥姥家半天,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姥姥家葡萄架下看蚂蚁上树呢,听到有人找,立刻回头,看到是个毛丫头,泄了气又蹲在地下继续给蚂蚁设置障碍。

    姥姥赶紧从屋里拿出簸箕,这边指着周鹤飞说,这是我大外孙飞飞,在县城里念小学,比你小几个月。来飞飞,这是二丫姐!二丫,他死活想去村东头的藕池子旁边转转,我一个老太婆不得空,又怕他一个人跌池子里淹着了,你得空带一带他吧!二丫应了一声,看了看周鹤飞,转身走了。

    隔天下午,二丫带着堂弟过来了,堂弟拍了拍大门,跟姥姥说,花奶奶,我们要去藕池玩啦!声音刚落,周鹤飞就窜出来了。

    前几年,村里集资把村东头沿着堤坝将近一公里长的沟渠跟淤了泥的池塘挖开连在一起,成了一大片水域,围起来种上莲藕、撒了鱼苗,到年关的时候家家户户分点莲藕分些草鱼鲢鱼好过年。堤坝上还种了靠水易活的柳树,每到春夏,杨柳依依,蝶燕翻飞,微风过处,荷香淡淡,不失为纳凉放牛的好去处。村子里的小伙伴们,更是喜欢三三两两趁大人不注意,或是偷偷勾两支荷花骨朵,回去插在瓶子里,冒充观音大士,玩完了再偷偷藏在粉豆花茂密的枝叶下面,不被大人发现;或是偷拿母亲的大针一枚,放在火上烧成鱼钩,自制钓鱼竿,扛着兴冲冲来钓鱼。大人碰见了会说,鱼苗还没长大呢,快撤了竿,省得告诉你大人,仔细你的皮!

    周鹤飞第一次看见这么壮观的荷塘,一下子被镇住了。那时候,他还没有读过孙犁的《白洋淀》,只记得语文课本里有句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还有苏轼的那句“绿杨阴里白沙堤”,顿时感觉姥姥家没白来,简直是如诗如画啊!时隔多年,荷塘早已经干涸,长堤上的杨树也被目光短浅的私人承包商一排排砍掉了,整个堤岸光秃秃的,就像一条长长的蜈蚣一样的伤疤趴在大地上,如诗如画的美景已不复存在。但是童年暑假里那鱼儿在荷叶底下欢快地游来游去、杨柳依依轻拂长堤和一个小丫头叉腰瞪眼的一幕幕,却如同绝版的水墨,深深地镌刻在周鹤飞的脑海里,并且影响了他一生。

    周鹤飞像撒欢的小牛犊,一下子蹦跶开了,先是跳着够柳枝,接着沿长长的堤坝来来回回地跑,折腾累了才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沉浸在大自然的美丽当中。这边二丫把绑着竹竿的镰刀递给他,央他帮忙把离岸边较远的一株荷花骨朵勾下来。周鹤飞从小在县城里长大,没干过一天农活,不会用镰刀,一挥手,荷花没割下,反而割下好几片荷叶,二丫着急了:“看把你笨的,要不是君君个子比你矮,就不央求你了。”十一二岁正是自尊心极强的时候,周鹤飞当时不服气了:“谁敢说我笨,我那是试一下你的刀锋利不锋利!”说完又是一下子,二丫一看,双手叉腰,瞪着圆圆的眼睛凶他:“你看看,一大片都露出来了!明天村长伯伯又要骂人了!”说完一把夺过镰刀,小心翼翼地把他割掉的荷叶,还有一个不幸被割掉的小骨朵往岸边扒拉。周鹤飞犹自不服气,还想再找回面子,二丫拎着挖蒲公英的小篮子,把荷花荷叶藏在里面,一手拉着堂弟君君,头也不回地说“回去了!”周鹤飞只好蔫蔫地跟在后面。

    小孩子的玩心永远比别扭来得快,再加上周鹤飞从城里来,懂得许多新奇的东西和玩具,小伙伴们很快又玩到一起了。

    还有一回,是晌午一场大雨之后,大人们都午睡呢,周鹤飞睡不着,偷偷趴姥姥家墙头把二丫喊出来,去摘吴老师家的蔷薇。吴老师是村里的小学老师,住在村子中间,二丫经不住撺掇,就去了。大雨过后,大红色的蔷薇花滴着晶莹的水珠,在太阳下闪着七彩的光,分外好看。周鹤飞把风,二丫踩着几块砖,扶着墙头开始摘,结果还没摘几朵,吴老师家的大狗听到动静汪汪叫了两声,二丫一惊,就掉下来了,一屁股坐在水坑里,站起身来淋淋漓漓的都是泥水,周鹤飞跟在后面,捂着嘴笑了一路。

    最让周鹤飞觉得二丫简直跟刚出生的小狗一样好逗的事情是熬糖稀。周鹤飞夸口说自己可以把白糖熬成糖稀后,做成糖画,有孙猴子,猪八戒,还有扛着大刀的刘关张。于是,二丫闪着亮晶晶的圆眼,冒着被妈妈揪耳朵的风险偷偷拿出白糖、蜡烛,周鹤飞出瓶盖出玻璃片,俩人开始躲在房子后面熬糖稀,每次熬到白糖变成黄色的糖稀的时候,二丫忍不住催他“快画画”,周鹤飞总是拿起小竹棍挑起长长的一条糖稀说:“别急,我尝尝看到没到火候。”七尝八尝糖稀见底了,又得加新的白糖,如是三番之后,二丫明白被忽悠了,于是恨恨地站起来,冲他瞪了一眼,踩着重重的步子走回去了,然后几天都不搭理他,最后还是他拿出心爱的小人书无条件送给二丫一本,俩人才重归于好。

    俩人最后一次闹事是溺水。原本是一堆孩子约好了一起下河摸鱼。到了河边,周鹤飞一时兴起,不听二丫的话,仗着学过游泳往里面游了几米,结果碰到了一个漩涡,再加上河水流速不算慢,就这样一边挣扎一边被水流带到河中间了。二丫一看,立刻对着正在浅水区摸鱼的几个小家伙下令:“你们几个都给我站到河滩上,不准再下来!”“君君,你和少堂赶紧去远处找找看看有没有竹竿,快点!”君君很听话,立刻赤着脚丫子往远处跑。二丫看着周鹤飞已经距离岸边四五米远了,赶紧往下游跑几步,跳下去开始费力地用狗刨式往周鹤飞游过去。

    周鹤飞看见二丫过来,立刻手脚并用地抓住二丫,一下子俩人都没入水里,喝了几口水。好容易打掉周鹤飞的脚和手,二丫浮出水面,恶狠狠地说:“你想淹死吗!不准缠我胳膊和腿。听我的,顺水流往边游。”说完不管周鹤飞听懂没有,开始七手八脚往边上游。趟过河水的人都知道,越靠近河中间,水流越是湍急。俩人怎么游都到不了岸。

    幸好君君他们找到了一根竹竿,二丫拉着周鹤飞的手,扶着竹竿爬到岸上。周鹤飞喝了很多水,脸色苍白,嘴唇都泛紫了,一上岸就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小女孩们也吓得跟着哭起来,小男生们站了一圈,都低着头不做声。

    二丫看看太阳,再过一个钟,就要下山了,于是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稳了心神,用从未有过的凌厉神色朝着每一个小伙伴,一字一顿地说:“今天这事,都给我烂肚子里,谁都不准说,听明白了?”小伙伴都点点头,连周鹤飞都被这神情镇住不哭了。

    从那以后,周鹤飞就再也没回过杨树村。

    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印象里像六月骄阳的小丫头,长成了秋日清晨的月亮,温温润润、清清朗朗的,却再没有夏天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