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羊台山庄

    更新时间:2018-12-10 22:26:21本章字数:3197字

    去西藏之前,一群同学为二人践行,地点选在羊台山庄吃羊肉,到达山庄前先得爬一段山,周鹤飞美其名曰,先拿小海拔的山头试试肺活量。

    地方是纪伟平选的,相当隐蔽。当晚,林小雨夫妇、林晓磊夫妇、纪伟平、周鹤飞和王懿德七个人。冯真同学正在家奶孩子,没空出来,俩人去年六一领了证,合法同居半年后生了个大胖小子,打算等孩子百天了再摆酒。

    当大家“披荆斩棘”、气喘吁吁地爬到羊台山庄不远处的凉亭时,都像是看到了救星,忙不迭地扑到凉亭的石凳上歇息。孙潇潇边擦汗边说:“真是看山跑死马,山下看这凉亭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谁想这么远!”纪伟平这两年酒场多,肚子已经开始和四五月的孕妇媲美了,此时坐在石凳上直喘气:“我、我这不是,给大家一个锻炼的机会嘛。你看多好,个个面色如花,比你们去美容打那什么毒素、拉皮的效果强多了。”

    慕萧死命地拖着懿德的胳膊说:“纪大领导选的地方可真是、用心良苦啊!我的腿都要断了。”林晓磊赶紧蹒跚着过来,要扶着媳妇,被秦慕萧推开了,懿德看着林晓磊也是汗流浃背,就开玩笑说:“怎么,怕我照顾不好你家媳妇?”

    周鹤飞常去健身房,两个多小时的爬山不在话下。只见周公子一手拿着登山帽扇风,一手扶着石柱,颇为潇洒地环视四周,刚想说两句身娇肉贵之类的酸话,视线落到懿德身上立刻闭嘴睁眼,一脸震惊——懿德正静静地站在慕萧旁边远眺,呼吸间仿佛刚才只是散了会步。这是时隔十多年后,周鹤飞第一次从懿德身上看到了当年大姐大的气度。

    这家羊庄最拿手的就是烤全羊,今天是周鹤飞请客,这家老板是周爸爸的老下属,转业后来成州开了家私人会所形式的羊庄,来来往往招待的全都是熟客。羊肉全是从内蒙、青海等地方空运过来,现杀,所以需要提前预约好吃饭时间。一行人到达山庄门口的时候,陈老板早就满脸带笑殷勤地等在门口了,周鹤飞挨个介绍了一遍。懿德不由暗想,纪伟平这滑头真会选地方!

    当金黄金黄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烤全羊端上桌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流着口水哇了一声!一时间,都无比麻利地戴上手套开始上下其手。懿德坐的位置离羊腿稍稍有点远,她正在纠结是就近撕一块肉还是尝一口羊腿边的肉,冷不防一块小腿骨肉递了过来,侧头一看,是坐她左侧的周公子,此刻正若无其事的切着羊肉,只是这位吃了几年西餐的同学拿餐刀的手有些微微的抖。这厢懿德暗想:花奶奶家的宝贝外孙长大后还不赖,知道在饭桌上给朋友们夹菜,看来以后找女朋友不用家里人操心了。

    纪伟平清了清了嗓子发表讲话:“岁月不饶人啊,一晃小磊已成两口子了,我和小雨在局里都成老人了。”

    慕萧来一句:“老油条还差不多。”满桌哄堂大笑。

    林晓雨慢条斯理地啃着羊腿骨,孙潇潇感慨了一句:“是啊,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前天在街上遇见一个大学生问路,张口就喊我阿姨!我的玻璃心啊瞬间碎了一地。”

    懿德吃惊地看了孙潇潇一眼,这位后台经理一向打扮得知性干练又不乏时尚,即使今天穿着休闲服,也化着淡妆很有气质,尽管已是五岁孩子的妈,却丝毫不显老。不过鉴于懿德同学的零审美水平,懿德同学默默吃肉,不说话。

    慕萧笑着打趣孙潇潇:“只要在大哥眼里你最美就好了,大家说是不是?”大伙开始起哄,要林晓雨表态。

    林晓雨看看林晓磊,笑笑:“表白表态啥的,当初追她的时候都用完了。我跟你嫂子现在是干好工作带好娃,等你们俩有了娃,就有体会了,抓点紧啊。”

    林晓磊小鸡啄米般点头附和:“哥说的对,我俩抓紧。”

    懿德忍不住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慕萧,秦慕萧仿佛没听到对话,聚精会神地吃着碗里的羊肉。

    一时间纪伟平他们又把话题转到经济时政频道上。这两年经济低迷,实体艰难,股市也不好。

    周鹤飞见懿德吃得脸蛋红扑扑的,忍不住又撕了一块放在懿德盘子里,一边拿刀剔骨头肉,一边分析:“全球经济回暖是有个过程,但是国外经济对我国影响有限,真正影响我们的是政策,看着吧,国家不会放置不管的。来来来,羊肉冷了就不好吃了,大家把这块分吃了。陈哥这还有家传秘方制羊油茶,待会吃完饭,给大家每人装一袋带回去尝尝。”

    吃饱喝足之后,大家还打了几圈麻将,美其名曰新年新气象、好运靠麻将。林晓雨、纪伟平、孙潇潇、秦慕萧四个高手一桌,瞬间噼里啪啦开局。林晓磊搬个凳子坐在自家媳妇身后观战。懿德不会麻将,也不太想玩,就站起来,想到外面走走,周鹤飞见状跟了出去。

    懿德走上天台,俯瞰这山外青山。不远处似有一户人家,在外面支了大锅,不知在炖些什么,远望去,颇有几分炊烟袅袅的感觉。周鹤飞看着独倚栏杆的懿德,突生促狭想吓唬她一下,就蹑手蹑脚走到后面,手还没挨到懿德肩膀,只见懿德像是背后长了眼睛,矮身从侧面飞速滑过,一条腿刷地一下踢过来,一看是周鹤飞,半路急刹车,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周鹤飞赶紧一把拉住。懿德站定,周鹤飞笑道:“士别三日,当真刮目相看了。走,带你去后院切磋切磋。”二人下楼去了后院,整个后院辟了一半的场地作为练武场,有沙袋、木人桩、梅花桩之类的,颇为专业,挺对懿德胃口。周鹤飞递过来一双干净的手套,扬扬眉毛:“要不要练两下拳?”懿德微红了脸:“我不太会。”周公子颇自负:“来,来,来,我教你。”结果教到最后,花架子师傅被实战型徒弟切磋得很惨。

    秦慕萧今天没开车,和林晓磊一起坐林晓雨夫妇回去。懿德依旧搭周鹤飞的车回去,顺路的还有纪伟平。纪伟平对这个不爱讲话、略显内向的女孩子不是很看好,但是私下里问周鹤飞又问不出什么,只好没话找话:“王老师是河川哪里人?来成州几年了?”懿德有一种被查户口的感觉,正想着怎么回。周鹤飞打灯右转,扭头抢答:“哎哎哎打住,收起你大主任的腔调,再问我就踢你下车,你信不信?”纪伟平坐在副驾驶上,笑骂一句“臭小子”,就转开了话题,车内立刻切换成政治经济军事频道。懿德听得不感兴趣,就一个人坐在后面闭目盘算出行清单,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连纪伟平什么时候下车走都不知道。

    等到懿德醒过来,才发现,车外已是黄昏。漫天的流云在夕阳的携裹下,成温暖的橙黄色,缓缓地流光肆意,沁人心脾。几只归鸟仿佛贪玩的孩子,在半空中追逐翻飞,却又忽地从车前斜掠低飞钻进对面不知哪一棵树上去了,打开车窗,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前座外传来一声低笑,懿德突然惊醒,自己原来还在车里,而且,刚睡醒,身上还披着一件外套,思及此,懿德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周鹤飞俯身进来,很欠揍地说:“徒儿,你可终于醒了,为师都要饿扁了。”

    懿德还有点迷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瞬不动地望着周鹤飞。周鹤飞轻轻弹了一下懿德的脑瓜:“还没睡醒哪。”

    懿德嘶一声捂着额头,不说话。

    周鹤飞一脸质疑:“有那么疼吗?夸张。”

    懿德揉了揉了额头,闷声说:“要不我敲你一下。”说完迅速打开车门,以迅雷不及之势朝周鹤飞脑袋上敲了一下。这下轮周鹤飞捂着脑袋锁车,还不忘贫嘴:“王老师人设崩塌啊,你们保安可都看着呢。”懿德扭头一看,可不,门口两个保安正往这边张望呢。

    晚饭在附近一家名为老乡村的徽菜馆,周公子看着菜单说:“你这好好的,突然想去西藏,是家里遇着事了还是因为房贷?”

    懿德一下子明了,周鹤飞并不知道她早已经离开杨树村、以及以后的事情。

    她正沉默着想着要怎么回答,周鹤飞以为自己猜着了,想了想说:“贷款不着急,慢慢还,不行,我跟老梁说说,想办法给你再延长一下期限。家里没事吧?”

    懿德摇摇头,摩挲着手里的水杯:“谢谢你。是我自己想去。”

    周鹤飞难以置信,那地方去旅游几天还好,去工作,算了吧。

    隔天,秦慕萧混在第二期教师队伍里出发了。第一次坐飞机,尽管知道飞机的安全系数远超其他交通工具,懿德还是有点担心,一登机就开始认真阅读每一项说明,仔细研究逃生路线和救生衣。慕萧正对着手机调整角度自拍,旁边懿德晃来晃去的,被慕萧一把拉住:“哎吆,我的好姐姐!别找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较真?”结果中途遇到冷空气颠簸厉害的时候,慕萧花容失色,捂着耳朵,直往懿德身边挤,倒是懿德淡定地安慰她,没事,穿过这片云层就好了。

    终于下了飞机,慕萧激动地挥舞手里的丝巾,大喊一声:“西藏,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