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西藏支教(下)

    更新时间:2019-01-21 17:35:40本章字数:3289字

    暑假刚到,老师们还没正式放假,就有家属来“探亲”了。

    慕萧正在收拾材料,一抬头就看见林晓磊胡子拉碴风尘仆仆地在门口站着,定定地望着她。几个月没见,林晓磊消瘦了许多,硬生生从木头变成竹竿。

    肖婳人如其名,娴静美好,很早就被门当户对的竹马哥预定并捧在掌心。听说这次出来支教,是她自己偷偷报名出来的。竹马哥早就买了机票,暑假一到就接走了。

    耿杰和大孙老师约好了跟着驴友一起,从拉萨开始,沿着国道,到林芝南下回拐,走个大圈,把山南美景逛个遍。不想在学校当电灯泡,懿德飞快背起包跟着二位一起去了拉萨。

    三个人把行李往宾馆里放好,就出来溜达。第一站布达拉宫,去了才知道,游客太多需要提前预约,耿杰二人只在拉萨呆一夜,第二天就跟团走了。时间太紧,三个人只好在布达拉宫门前千篇一律的大广场上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照了几张相,绕着广场走一走。走了一段路,到了小昭寺,看了释迦牟尼佛的12岁金身塑像,寺庙不大,来来回回,好多人在虔诚地磕头、上香,庙里香烟缭绕,时不时一阵风来,燃尽的纸灰似蝶翻飞。

    出来就是著名的吃货一条街——八角街。拉萨的街道不宽,来来往往的自行车三轮车时不时的占占道,再加上游客,就显得满满当当犄角旮旯里都是人,再加上两边店家哧啦哧啦的炒锅声、各式口音的吆喝声,配着烟火味的芬芳和色泽,显得特别热闹。懿德很习惯也很享受这样的场合,仿佛她在热热闹闹的过。

    大孙老师叫住懿德:“哎哎哎,这家牦牛肉看着不错,咱们买点切了就荷叶饼吃,怎么样?”耿杰已经往店里走了,懿德只好折回来跟进去,三个人在八角街一人一份荷叶饼卷卤牦牛肉和炒凉粉,解决了午餐。席间,大孙老师呼噜呼噜喝着冰镇果汁,边怂恿懿德:“王老师,你要不要改变主意,跟我们一起走一圈?反正暑假你也不回去,闲着也是闲着。”

    耿杰说:“大孙,你可别祸害王老师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啦,咱一路风餐露宿的,多辛苦!”大孙老师一个没忍住被果汁呛住了,好容易缓过来,指着懿德尖叫:“她?柔弱?你信不信,她一个人打你两个都不成问题。”懿德一点一点地挑着炒凉粉上的红辣椒,笑笑托辞说:“谢谢夸奖哈,过两天会有朋友来,明天就回学校了。”耿杰一脸八卦:“男朋友?”大孙老师八卦得更离谱:“以后当你老公那得多厉害才能不担心家暴啊!”懿德一脸尬笑。

    话题的背景是酱紫的。话说懿德改教体育的第一天下午,大孙老师不放心,跟在懿德后面千叮咛万嘱咐:“王老师,我跟你说,实在应付不过来,就慢跑一小圈,简单活动身体自由活动算了……”结果到了场地上,懿德什么话也不说,直接跟学生鞠了一躬,开始表演跆拳道,360°单腿旋风踢、540°腾空后旋踢,最后一个干脆凌厉的击破表演,只听木板“咔嚓”一声断裂,大家一下子被镇住了,大孙老师嘴巴大张,眼睛圆瞪,一脸难以置信。

    懿德收拾好木板凳子,轻轻地问了一句:“你们想学吗?”孩子们一脸崇拜地大声吼道:“想!”

    懿德微微一笑:“好同学们,从今天起,我负责你们每天下午的体育课,现在开始上课。”

    从此后,大孙老师被镇住了,再也不敢以优秀体育老师自居了,因为孩子们很骄傲地跟他说,我们的体育这么好,因为是语文老师教的!

    穿过八角街,三人研究了一下线路,先去了大昭寺,又去了博物馆,赶在闭馆前一个小时走马观花看了所有的馆藏,西藏的博物馆果然与众不同,多与佛教有关。

    第二天一大早,大孙和耿杰老师直接退房走人了。懿德不知道去哪里好,明明四周都有人,还是有些感到慌乱不安,尤其是当懿德想进一家纯藏语的茶馆里被老板“客气”拒绝后,懿德心底那种不被接受、不能融入的绝望落寞和刺骨寒意仿佛一下子被唤醒了,懿德开始拼命往人多热闹的地方去。

    不知不觉,懿德跟着熙攘的人流走到了布达拉宫后街。一群人排着队,一边转着经筒,一边哼唱着神秘的颂歌,慢慢地向前。懿德不懂佛教,更听不懂他们用藏语在哼唱些什么,只是机械地夹在队伍中间,失魂落魄地拨动一个又一个经筒,一步一步地移动,经筒是黄铜铸成,有些年岁了,金黄的花纹里斑驳着些黑灰,但是依然发亮。插在墙缝里的檀香缭绕,转经筒冰凉的触感一步一遍地传递到懿德的四肢五骸,不知道转了多久,懿德的心神终于稳住了,她回头望去,哪里还有汹涌的人群,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人和街尾的她。

    站在海拔3658米高的街市上,仿佛生命也只剩下了呼吸。

    忽然,从对面店里出来两个披着浅绿头纱的少数民族女孩,有说有笑地并肩走过。太阳渐渐热辣起来,一只大狗慢慢地从旁边走过,懿德恨不能追上去,请它停留一会会。

    懿德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最后沿着原路返回到了宾馆。刚到门口,觉得门口一个身影神似周鹤飞,自嘲地笑笑走过过。

    身后传来一声:“咱光荣支教的王老师,咋滴,不认识我啦!”

    懿德瞬间呆住。

    整个晚餐时间,懿德仿佛被施了法,饭都顾不得吃,第一次朝周鹤飞一句接一句地讲话,讲学生、讲纳木错、讲布达拉宫周围虔诚的藏民、讲不欢迎光顾的藏民店铺……一直说到餐厅的服务员过来,用生硬的汉语说:对不起,我们9点下班,不过隔壁的咖啡厅可以营业到11点。懿德一下子尴尬得满脸通红,杵着叉子低着头终于闭嘴了。

    周鹤飞一直噙着笑,愉快地掏出银行卡给服务员结账。

    直到服务员递来账单,懿德才反应过来,赶紧掏出钱包:“怎么能让你买单呢!多少钱,我还给你。”服务员看着周鹤飞,周鹤飞瞪了懿德一眼,跟服务员说:“刷卡。”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吭声,气氛有点尴尬,一直到宾馆大院。懿德第一次觉得这位曾经的弟弟变成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正想着说点什么赶快拜拜,冷不及防脑袋被爆了栗子。周鹤飞停下来,看着一脸莫名的懿德更觉欠揍。懿德捂着额头,一脸哀怨。周鹤飞几乎把手指点到懿德鼻尖上连珠炮地批评教育:“尊敬的王老师,你难道不知道女生抢着买单会让男士很没面子吗?你以前跟男生交往的时候,都是这么做的,没把人吓跑?”懿德惊讶:“会吗?我从没单独跟男生吃过饭。”这下轮到周鹤飞惊讶了。

    到了房间门口,懿德刚想说晚安,突然想到还没来得及问:“你来西藏是出差,还是跟团队出来玩?待几天?”

    周鹤飞推开懿德进屋边烧水边打趣:“现在才想起来问我,晚了!我以为以你这反射弧至少得明天才问。”懿德讪笑着站在门口不说话。

    周鹤飞头也不回:“进来,把门关上!喝点茶再走。”懿德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小茶桌和凳子摆好,把窗帘拉开,窗外正好对着宾馆里的花园,此刻格桑花正艳,点缀得青松柏树愈发墨绿深沉。

    周鹤飞不紧不慢地把杯子烫洗干净,从行李包里拿出自带的茶叶,开始泡茶。懿德不由感慨:“富贵人家多讲究,啧啧,出门还带茶叶。”被周公子怼了一句:“给你当司机的时候,咋没见你感慨呢!”懿德嘿嘿笑了。

    慕萧和林晓磊赶来,四人组团去林芝,懿德想回宿舍住着,好省点钱还房贷。正迟疑怎么回绝,周鹤飞掏出大巴票说,还愣着干什么,收拾东西,票我都买好了。结果一路上,都是周鹤飞抢着买票、买单,每次懿德想跟着慕萧的时候,周公子总会有意无意地没事找事没话找话,一开始,懿德还迟钝,后来周鹤飞实在忍不住了,再一次指着懿德鼻子:“没看见,人家小夫妻俩久别胜新婚,你当啥电灯泡啊。过来,站我后面!”懿德顿时醒悟,但是又觉得怪怪的,可实在想不出哪里不对,只好当起周公子的小跟班,跟着他寻花、问柳、赏美景、闲扯淡。

    回来的一天晚上,慕萧抱着枕头,边玩手机边不经意地说:“德子,你觉得周鹤飞这人咋样?”懿德正在擦头发,想也没想就说:“挺好的呀,无忧无虑的公子哥一个。”慕萧试探着问:“我的意思是,你对他有意思没?”懿德停住动作:“啥意思?”慕萧把抱枕一扔:“哎呀姑奶奶,服了你了,真不明白当年你语文次次第一是怎么考的!就是,你喜欢他吗,想不想跟他谈恋爱交往?”懿德笑了:“萧萧你不知道,我俩小时候认识。”慕萧一脸八卦:“青梅竹马啊,快讲讲,怎么回事。”懿德沉默了一瞬,有些怀念地回忆往事:“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周鹤飞被打包送到他姥姥家,正好在我养父母隔壁。大家经常一起玩。”萧萧恍然大悟:“难怪我总觉得你跟周鹤飞很熟的样子。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觉得他倒是个不错的谈恋爱人选哎。”懿德白了慕萧一眼,不说话,站起来继续梳头发。

    身后,传来慕萧闷闷的声音:“德子,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婚吗?”

    懿德手一顿,点点头,继续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