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八年后

    更新时间:2018-10-24 15:04:04本章字数:3150字

    八年后。

    清风城外三里处,有着一座山丘,山丘之中有着一个五名村落,村中居住着十几户,都是老实本分的靠着打猎以及种田为生。

    在距离这个无名村落不远处的山丘之巅峰,有着一座偌大的府邸,府邸门前有着两位精壮的汉子,警惕的守卫着,在两名汉子的头顶,挂着一块牌匾,上书,清风山庄。

    这清风山庄,是四年前由陆家家主修建而成,其主人正是其孙,陆风。

    轰隆隆!

    此际,一阵声响从山下的土路传来,不久,便见到一名赤着上身的少年迈步而来,少年精壮的身子上,正有着大颗的汗珠不断滴落,似乎每迈出一步,都要消耗极大的体力一般。

    随着少年一步步前进,可以看到,在其后腰处拴着一根婴孩手臂粗细的绳索,而在绳索的另一端,则是一块上达数百斤的岩石,先前那轰隆隆的声响,正是少年拖动岩石与地面摩擦造成的声响。

    “大哥,这陆风少爷也太生猛了吧,将数百斤的岩石,就这么拖着上山?”清风山庄前,一位守门侍卫惊讶的望着这一幕。

    闻言,另一名年纪稍大的侍卫,看了他一眼,道:“你是昨天才从从陆府调来的,所以不知道,咱们这位陆风少爷每天清晨都会拖着这块岩石,在山庄与山下的村子往返数遍。”

    “小子,眼前这条山路你看到了吗?”年长侍卫,指了指山丘上一条光滑如镜的山路,道:“其实这清风山庄初建之时,这里根本就没有路,只是一片草地,而现在你所看到这条路,则完全是因为陆风少爷日积月累拖岩石所形成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昨日我来的时候,这条山路怎么如此的坚硬,马匹走在上面连一个马蹄印都没有。”年轻侍卫现在终于明白这条山路为什么这么坚硬了,试想,就算是一片沼泽地,被数百斤的岩石碾压无数次,也会变得坚硬吧。

    “呼!”

    在两人谈话时,那步履维艰的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有些累了想要喘一口气,少年望了望还剩百米的路程,深呼了一口,旋即将腰间的绳索背负到了肩膀上。

    接着,山庄下的那名年轻侍卫,便是看到了惊骇的一幕。

    轰隆隆!

    原本已经步履维艰的少年,突然迈开步子狂奔而起,身后的岩石与地面的摩擦,发出了比先前更加响亮更加急促的声响。

    陆风肩上拉着绳索全速前进,宛如一只猎豹,身后的岩石带起大片灰尘,若不是这条山路经过数千次的碾压,早已变得平整无比,恐怕那身后的岩石都有可能直接被磕飞到天上。

    数十个呼吸之后,陆风拖着岩石来到山顶,那名年长侍卫将早就备好的毛巾递了上来,“少爷,药池已经备好了。”

    陆风接过毛巾,点了点头,道:“恩,我知道了王叔。”

    简单的擦拭了下身子,陆风便是向着山庄内部走去。

    片刻后,清风山庄内部一处露天的池子,陆风舒服的泡在了绿色的液体里。

    “呼!好舒服!”

    感受着温热的池水,陆风不禁发出一身轻呼,这池子中的绿色液体,是花费大价钱配置而成的,对于增强体魄有着一定的功效,每天晨练之后,陆风都会在这池子里泡上一个时辰。

    “我现在的力量,差不多应该与先天境的武者差不多了吧。”

    随着陆风的一点点长大,他也知道了自己的丹田无法聚气,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气馁,即使是丹田不能聚气,也无法阻挡他变强的决心。

    在一次又一次的亲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修炼来的灵气散掉之后,陆风偶然间发现,那些自己修炼来的灵气,虽然因为无法进入丹田而溃散,但是多多少少的有着一丝灵气消失在他的经脉之中,而随着长年累月的积累,他也明显的发现了,自己的肌肉以及骨骼,似乎因为这一丝消失的灵气在不断的变强。

    是以,这四年的时间里,他白天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残酷训练,晚上则是修习其母亲所留下的知识。

    而对于其父母的事情,他也是早就知晓了实情,其实这也是他这么多年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只有变得足够强了,他才有可能,从那个强大的慕容家将父母解救出来。

    “哎,好久没看到爷爷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最近身体怎么样了?”陆风喃喃自语,已经多日没见到陆天霸了。

    自从三年前开始,他便发现爷爷来看他的次数是越来越少,而且每次见到爷爷,他都能敏锐的发觉自己爷爷的脸上都隐藏着一丝愁容,但是对于家族的事情他也不懂,也无力替他的爷爷分担。

    “真怀念小的时候啊...”陆风想着以前的日子,不知不觉的在池子里睡着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十分了。

    看了眼空中的烈日,陆风急忙从池子里跳了出来,急忙的套上干净的短裤,向着清风山庄的练武场跑去。

    “完了!死定了!我居然睡过头了!看来今天又要被李师傅教训一顿了!”

    陆风一边狂奔,脑中不时浮现,自己以前因为睡过头,被李师傅狠狠特训的画面,便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陆风口中的这位李师傅,是陆天霸老爷子花费重金请来的,虽然仅仅是后天圆满境界的武者,但是其一身的实力确是极为可怕,仅仅凭借着肉身的力量,便是能与后天初登的武者战斗,甚至是战而胜之。

    而他之所以能做到如此,是因为,这位李师傅是一名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杀手,其搏杀经验无比丰富,而陆风向他学习的,就是这种生死搏杀之间的技巧。

    待陆风推开练武场的大门时,陆风的耳朵突然一动,生生止住了前冲的姿势,旋即脑袋后倾,腰身一动,便是一个铁板桥。

    而就在他弯腰的一瞬间,一柄匕首带着破空声,嗖的一声从他的肚皮之上飞过,嗡的一下钉在了尚未完全打开的门板上。

    这处演武场的大门是由五指厚的铁木树的树心制成的,向来是坚硬无比,而现在,这枚匕首竟然没柄而入,足见其主人的实力。

    “什么人!”

    陆风站稳身形,一声大喝,扫视了一圈空荡的练武场,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发现,然而就在他疑惑之际,又是两枚匕首诡异袭来。

    “哼!雕虫小技!”

    此时陆风已经有了防备,哪里还会让暗中人得逞,偏头避开一柄射向脑袋的匕首,接着身子一旋,那枚直奔他心脏而来的匕首擦着他的衣衫飞过,而且待他转过身之际,那枚匕首已经被他抓在了手里。

    “恩?这枚匕首经过了特殊处理。”陆风扫了眼手中的匕首,发现在其刀刃末端,有着一些细密的划痕,将原本的图形掩盖了起来。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刺杀于我?”陆风朗声问道,然而那名隐藏在暗处的人,却根本不答话,又是三枚匕首射来。

    “找到你了!”陆风冷喝一声,旋即脚下发力,一跃而起,轻松地躲过匕首,手腕微微用力,方才被他抓在手中的匕首,便呼啸着飞出。

    叮!

    然而,这枚匕首并没有击中暗处的人,好像是射在了墙上,虽然匕首射空了,但是陆风的面上反而是浮现出喜色。

    因为就在刚刚匕首飞入角落时,有着一道模糊的身形暴露在阳光之下,虽然仅仅不到半个呼吸便又隐入黑暗,但是这已经足以让陆风锁定他。

    “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陆风脚下轻震,身形快速追击而去,右掌轻握,陡然轰出。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陆风身体被震退,但是同时,一名黑布蒙面的人,也是彻底暴露在了他的视线内。

    “再吃我一拳!”见此人身形显露,陆风哪能轻易放过,再度欺身而上,右手重拳狠狠轰向此人的头部。

    “哼!”蒙面人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身形一晃,便是躲过了陆风的重拳,同时,一道爪印直接抓向陆风的咽喉。

    见自己的重拳被轻易避开,陆风面上丝毫没有惊慌,直接化拳为掌,身体侧偏的同时,掌印直接撞在了蒙面人的肘部,让其爪印抓在了空出。

    这蒙面人出招狠辣,每一招都是一击毙命之术,然而陆风也不差,同样的是招招要害,两人一来一去你来我往,数个呼吸间,便是交手数十招,然而却是各有损伤。

    陆风胸前被抓了一爪,在其古铜色的皮肤上留下五道血痕,而蒙面人也是被他在肩膀上砸了一拳。

    两人缠斗半盏茶后,陆风的胸前出了一个破绽,蒙面人瞅准机会,一道爪印直接抓向了陆风的咽喉,而此时的陆风,正是旧力未去,心力未生,根本来不及阻挡。

    但是,就在蒙面人的爪印即将抓断陆风的咽喉,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竟是停住了,而此时的陆风,稚嫩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

    “不好!”望着陆风的笑容,蒙面人心底暗道一声糟糕,但是还不等他反应,陆风势大力沉的拳头,已经从侧面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砰!

    伴随着沉闷的声响,蒙面人的身形被砸的一个趔趄,但是还算应对及时,脚下连动三步,最终是稳住了身形。

    “臭小子!竟敢使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