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藏书阁少女

    更新时间:2018-10-24 15:07:05本章字数:3460字

    陆府,陆风的房间内,大庆躺在床榻上,双腿上缠着几圈白布,陆风和小花两人则是坐在桌前喝着茶。

    “风哥哥!你这个骗子!你骗得我们好苦啊!”小花望着那悠哉品茶的陆风,双手叉腰,一张小脸愤怒无比。

    四年来,他们兄妹两个只知道陆风是一名有钱人家的子弟,但是直到之前来到陆家才知道,原来在这个自己叫了四年风哥哥的少年,居然是陆家这庞然大物的三少爷。

    “我骗你们什么了?”陆风放下茶杯,笑呵呵道:“对于我的身份,你们又没问,这哪能算是我欺骗你们啊?”

    “哼!”小花冷哼一声,道:“这个不算,那风哥哥你说,你今年到底多大?”

    “二十一啊?怎么了?”陆风此时还不知道,刚才在金源街自己已经说漏了嘴。

    “呵呵,二十一啊?”小花见他嘴硬,摇了摇牙,道:“你说你今年二十一,为什么我没看到你像我哥哥一般长胡子?”

    “小花难道你没听说过吗?”陆风满嘴跑马,道:“凡是比较帅的人,都是没有胡子,而那些长胡子的人,要么是长得丑,要么就是长得五大三粗,像我这种身材匀称长得又帅的人,自然是前者,而像你哥哥那样的就是后者了。”

    “噗嗤!”听着陆风这牵强的理由,小花忍不住笑着看向床上的大庆,挑拨道:“大哥,风哥哥这是变着法的说你丑呢,不知道你听了这话怎么想,但若是换了我,我肯定是忍不了的!”

    “小风!你这个混蛋!你进敢说我丑!看我不教训你!”说着,大庆便要张牙舞爪的扑过来,但是却忘了自己还是伤号。

    “嘶!”腿弯处的疼痛,让大庆一阵龇牙咧嘴。

    “呵呵。”陆风轻笑一声,气死人不偿命说道:“小花啊!原本我以为你哥这人除了丑一点,也没别的什么缺点,但是今日才发现,你哥最大的缺点的根本不是丑,而是这里不太好使。”说着,陆风指了指脑袋。

    “你脑子才不好使呢!”大庆大怒,一个飞枕直接砸了过来。

    “你看看!不仅脑子不好使,还特别暴力,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打杀一起长大的兄弟!哎!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望着面前装模作样的陆风,一旁原本看热闹的小花再也看不下去了,捡起刚才大庆打偏的枕头,直接给陆风的脑袋来了一下。

    “风哥哥你太过分了!我哥他都躺在床上了,你还这样气他!”

    “啊!小花...连你也这样对我!啊...好痛!”陆风一脸悲痛万分的捂着自己的心口,眼看就要不行了的样子。

    看着自顾自表演的陆风,兄妹两同时翻了个白眼,再不理他。

    三人又是闹腾了一番,床上的大庆突然脸色一肃,正色道:“小风,我想修炼了!”

    大庆只是普通村落的孩子,这一生也没想过要修炼变强,只想着像村里老一辈一般,娶一个婆娘,生几个孩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但是直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弱肉强食人吃人的世界,没有实力,只能任由他人鱼肉!

    闻言,陆风点了点头,此时大庆的心理,与八年前的他完全一样,也是那样的无力。

    “大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好!”大庆点了点头,没有说半个谢字,因为他们是兄弟!

    “风哥哥!我也要修炼!我也想像风哥哥今天那样教训坏蛋!”小花也是在一旁起哄着,不过她的想法就没有大庆思考的那么多了。

    “好!”陆风笑着点头。

    既然两人已经决定修炼,陆风自然不会拖拉,便开口问道:“你们两人对于功法武技,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你们两个认真的想一想,不用急着回答我,一定要想清楚了再决定!”陆风告诫道。

    这最初的功法武技选择是非常重要的,不求最好但求最合适,因为第一本功法,往往决定了武者以后的战斗方式,就像是一个人力大无穷,本应该最适合重刀,但是却偏偏选择了品质更好的轻刀,这非但不能增强武者的战斗力,反而会制约着武者的实力。

    闻言,大庆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是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强,速度变得更快,对了,就像小风你之前那样,一刀又一刀的将对手劈死!”

    “那就给你选一本炼体方面的功法。”既然大庆更喜欢近身肉搏的战斗方式,那炼体方面的功法就是最适合的。

    “风哥哥,有没有哪种功法,能让我一修炼,就变漂亮的?”小花在一旁问道。

    “额。”陆风一阵无语,道:“这种功法我还真没有听过。”

    “这样啊。”小花有些失望,泄气道:“那风哥哥就看着替我选一本吧。”

    “好,那我这就去帮你们挑选几本功法,你们两个就在屋子里待着,我会吩咐厨房给你送午饭来的。”陆风说了一声便是离开了。

    走出房间,陆风一路向着陆家的藏书阁走去,没走多久,一座无层高的阁楼便是出现在眼前。

    藏书阁是陆家的重地,不是一般人能够随意进入的,就连一些陆家的嫡系子弟,想要进入其中也是需要经过家主点头同意才可以的。

    然而,作为陆府最得宠的三少爷,陆风自然不是在此列的,他是陆家为数不多有资格随意进入藏书阁的人之一。

    通过几处守卫,陆风便是推开了藏书阁的大门。

    “奇爷爷,我想抄录几本功法武技。”进入第一层,陆风对着左面书案后的一名黑袍老者恭敬的行了个礼。

    此老是陆家家主那一辈的子弟,据说其辈分比陆天霸老爷子还高,别看这老者其貌不扬,但是其修为深不可测,据说只差一步便能迈入转轮镜。

    听着声音,这位奇爷爷慵懒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陆风,微笑道:“原来是小风来了啊,去吧,想抄录什么随便抄。”

    若是让别的家族子弟听到老者这一番话,恐怕眼珠子都会惊讶的一地,这奇老居然有着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以往,一些家族子弟想要进入藏书阁,除了需要家主手令,还需要看这位的心情的,若是哪天倒霉,碰上这奇老不爽,那你就别想进藏书阁了,就算拿出家主手令,人家也不会鸟你的!

    “谢谢奇爷爷了!”陆风恭敬一礼,便是直接向着二层走去。

    待转过楼梯,陆风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二层居然还有着一人。

    视线越过三排书架,在第四排处,一个窈窕的背影正对着陆风,此时,此人也是听到声音,转过了头来。

    一张清秀的脸颊略施粉黛,眉如柳,唇如丹,双目宛如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脱俗的气质,让人心神动荡。

    “她也是陆家的弟子吗?我怎么好像没有印象呢?”陆风思索着,并没有在脑海里找到有关此女的记忆。

    望着转角处的陆风,少女愣了一下,旋即嫣然一笑,道:“你好,你是陆家子弟吧?”

    少女这一笑,原本就是绝美的脸庞,更是让人心神荡漾,陆风一时间看得有些痴了,然而反应过来后,突然在腰间一抹,剧毒匕首便是出现在手中。

    “你不是我们陆家的子弟!”陆风警惕的同时,心里又是一阵奇怪,这少女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在不惊动重重守卫之下进入陆家重地,难道此女其实是一个绝顶高手?

    然而这种想法一出,便是被他自己否定了,就算此女能够瞒过陆家重重守卫,但是绝对不可能瞒过一层的老者,他可是知道奇爷爷是先天圆满,只差一步便是转轮,若是想要不动声息瞒过奇爷爷的探查,除非此女是转轮境,但是他们清风城根本就没有转轮镜的高手。

    看着警惕的陆风,少女愣了一下,旋即从怀里取出一块令牌扔向了陆风。

    望着令牌飞来,陆风没有忘记李师傅的教导,手中匕首一刺,便是插在了令牌的孔洞处,这才递到眼前。

    只见令牌通体金黄,由纯金构成,其正面有着一个龙飞凤舞的陆字,正是他们陆家的令牌,而翻转过来,令牌的另一面则是有着天霸两个大字。

    “爷爷的令牌?”陆风愣了一下,旋即收起匕首,将令牌扔给少女,问道:“你怎么会有我爷爷的令牌?”

    对于爷爷身边的一切陆风自然不会认错,少女这块令牌正是陆家家主陆天霸的。

    “自然是陆爷爷亲手给我的。”少女接过令牌,收回怀中,道:“既然你已经看了我的令牌,那你是不是也应该把你的令牌给我看看?”

    “我本就是陆家的人,难道还需要你辨认不成?”陆风皱眉道。

    “呵呵,谁知道你是不是偷了陆家的令牌混进这里的?”少女笑着,道:“若是你不给我看,那我可就喊人了啊!”

    “哼!”陆风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惊扰到楼下的奇爷爷休息,冷哼一声,便是将腰间的令牌取下,扔了过去。

    少女接过,两面翻看了一下,旋即便是直接扔了回来,看那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在辨认陆风的身份,更像是对于之前陆风把她当做贼的报复。

    陆风将令牌重新挂在腰间,便要走向三层,但是还未等他迈步,便听到少女清冷的声音。

    “难道你没发现,你的那块令牌上被我动了手脚吗?”

    闻言,陆风急忙提起手掌,果然便闻到自己的手掌中有着一股清香,当即心下大骇,没想到大意之下,居然被人在令牌上下了剧毒!

    然而还未等他封住掌中的穴道,身后便是响起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嘿嘿,我骗你的!”

    果然,陆风再仔细一闻,自己掌中虽然有着清香,但是这种问道确是香而不腻,而且其中也没有异毒香味独有的腥味,掌中的味道,更像是女人用的香粉。

    “哼!”见自己被戏耍,陆风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冷哼一声,便是快步向三层走去。

    “呵呵。”身后,望着陆风背影的少女,微笑着,自语道:“真是个小气的家伙。”

    “陆风?难道他就是陆家那个不能修炼的三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