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月夜

    更新时间:2018-10-25 07:20:08本章字数:2318字

    日近晌午,陆风才从藏书阁出来,手中拿着几本刚刚抄录完成的功法武技,又去了一趟藏兵阁,给两人挑选了两件兵器。

    陆风的房间。

    “大庆这是一本名为百锻体的炼体功法,虽然只是黄级上品,但确是最能满足你要求的。”

    接过陆风递来的功法,大庆一脸兴奋,对于陆风说的话他自然是无条件信任,既然陆风说适合自己,那就一定适合自己。

    看着大庆迫不及待的翻看着功法,陆风笑了笑,又将一柄无鞘长刀递了过去,“大庆,这是我替你挑选的一柄玄铁钢刀,你看看怎样?若是不喜欢的话,我再去给你换。”

    “还有兵器?”大庆一怔,刚忙伸手接过,然而刚刚从陆风手中接过刀柄,便感觉一股巨力传来,手腕一沉,躺在床榻上的身体都被拉出一段距离,最后铿的一声,将刀尖拄在了地面上,这才面前拿稳。

    “好重!”此时他感觉自己手里拿着不是什么长刀,而是他们村口那重达数百斤的磨盘一样。

    这玄铁钢刀,虽然是由百炼精钢铸成,但是其中也添加了不少的玄铁,其分量自然不轻。

    “怎么了?太重了吗?”陆风疑惑的将长刀拿了过来,手腕翻转,呼呼的挽了几个刀花,自语道:“也就三百来斤,刚刚好啊。”

    陆风忘了,自己四年多的极限训练,已经让他的力量远远超过普通人,这在他看来刚刚好的重量,在大庆这种从未修炼过的普通人手里,那根本就已经是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大庆一脸古怪的看着那数百斤的长刀在陆风手中呼呼作响,翻了个白眼,道:“三百斤!还只有?你以为我和你这个怪物一样啊!我的极限力量恐怕也就在一百斤左右而已!”

    “额。”陆风挑选这长刀时,只顾着自己顺手,完全忘记了大庆从来没修炼过,没有他这种恐怖的力量。

    “那我待会再去给你换一把一百来斤的吧。”陆风说着便欲将长刀收起来,但是却被大庆拦住了。

    “不用换了,就这把刀吧,我相信我大庆总有一天,能够轻松驾驭它的。”大庆目光褶褶的盯着陆风手中的长刀。

    这把刀虽然对于现在的他太重了,但是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像陆风一样,轻松的使用它。

    “好。”既然大庆决定留下,他也不会拒绝,将长刀放在一旁,陆风又拿出一本抄录的功法,以及一柄长剑递给一旁早就盼望以久的小花。

    “小花,这本聚灵功是玄级下品的修炼功法。”

    “哇!好漂亮的长剑啊!”然而,小花对于那本功法完全不关心,直接一把抢过陆风手中的长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流银般的剑鞘。

    这柄长剑是陆府为数不多的女式长剑,其通体由云纹银钢锻造而成,这云纹银钢,分量极轻,而且其上还有着稀松有秩的云朵花纹,极为漂亮。

    “铿!”

    小花轻轻一拔,长剑出鞘,只见剑身光滑如银,漫布的云朵花纹,在阳光的映射下褶褶生辉。

    “风哥哥!这真的是给我的吗?你可不许反悔啊!”小花此时高兴的就像是一个孩童一般,捧着自己心爱的玩具,生怕别人抢走。

    “呵呵。”陆风好笑的摇了摇头,道:“不会,给你的就是你的。”

    一旁的大庆,看着孩子气的妹妹,也是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旋即望向陆风,询问道:“小风,我们什么时候回村子,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修炼了。”

    “只要你的伤没事,随时都可以。”陆风道。

    “那咱们收拾收拾这就回去吧。”大庆试着动了动自己纱布包裹的腿弯,道:“你给我的金创药效果很好,仅仅几个时辰,就已经结痂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好,那咱们一会儿就走。”

    当天下午,陆风便是骑着那匹高头大马,当先开路,而大庆兄妹则是坐在后面陆天霸老爷子派来的马车中。

    ... ...

    夜幕遮盖苍穹,一弯月牙于漫天星河中闪闪发光。

    亭台楼榭中,一座青石古朴的楼阁,一名少女静静而立,样貌颇为美貌,光滑如水的皮肤,窈窕玲珑的身段,一头青丝倾泻而下,淡黄色长裙罩体,说不尽的清雅气质,一双明眸在月色下闪耀着炯芒,令得清雅的气质中多了一丝孤傲。

    “曦儿。”

    爽朗的声音传出,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虎步而出,气质不凡,观其样貌与少女七八分相似。

    “曦儿,今天陆家一行,可有什么收获?”

    “爹。”

    少女回头,明媚一笑,朱唇轻启:“陆家这一代的弟子都不错,修为也都还可以,不过都没有能够达到我的标准的,倒是其余三家有那么一两个,可以勉强够资格的。”

    “那怎么办?要不我帮你看看清风城中其余的一些势力?”

    “算了。”少女摇了摇头,轻道:“既然清风城四大家族的势力都不能满足我的标准,那些小势力恐怕就更没有了。”

    “哎?对了。”中年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事,道:“女儿,今天下午我听手下来报,说是陆家管辖的金源街,有着一位少年,以一己之力,斩杀了三刀帮数位侍卫,而且还将三刀帮的那王二给正面击败了,后来我让人调查了下那少年,说是陆家的子弟。”

    “这个人既然能够正面击败王二,想来实力不错,难道也不满足女儿的要求吗?”

    “陆家子弟?”闻言,少女喃喃一声,道:“爹,你可曾记得这陆家子弟的名字?”

    “恩...好像是叫陆风。”

    “是他?”听着这个名字,少女不禁想起在藏书阁遇到的那个将自己当做贼人的少年,后来被自己戏耍,生气离开的小气家伙。

    “怎么?女儿你认识那少年?”

    “还不能确定。”少女摇了摇头,轻笑道:“不过若爹爹口中所说之人,当真是女儿今日所见的那人,这可就有些有趣了。”

    “哦?怎么个有趣法?”

    “陆风,是陆家的三少爷,传言此人丹田天生有恙,无法修炼,然而,女儿今日正巧在藏书阁碰上了这陆风,而且此人当时差点与女儿动手,虽然最后误会化解,但是我依然能够确定,此人体内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

    少女微微轻道,然后目光泛起波动,道:“您也知道,女儿修习宗门秘术,能够轻易看穿一个人的修为,若这陆风真是爹爹口中所说之人,您说是不是很有趣?”

    闻言,中年男子也是点了点头,道:“如果这两人真的是同一人的话,那还真的是十分有趣了,一个没有灵气的人,居然能够正面击败一位后天入微境?”

    “恩。”

    少女点了点头,抬头望着夜空中的月牙,静静出神,夜风轻拂,及背的青丝翩翩而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