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经就只是曾经

    更新时间:2018-10-29 19:41:16本章字数:3850字

    第一章

    简单不过才和姗姗见过两次面而已。

    明明上个早班还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珍惜次工作机会,端正自己的态度,绝对绝对不要再迟到。这才过了几天啊,眼看着又要迟到了,甚至是到了地铁转站,离打卡还有十几分钟,简单才想起来今天上午林华要去给活动做采购,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班,得提早去开门,她只好一边对自己的又一次敷衍了事感到恼火和焦虑,一边在人潮里口干舌燥地往前挤。好在今天不算太晚,想到早上和严伟一起出门的场景,简单还是满心欢喜,于是无视掉自己一肚子想要炸车厢的火气,给严伟发了一条微信,告诉他因为自己的迷糊又忘记了林华交给自己提早去开门的神圣重任,还不忘了让语气显得调侃俏皮。很快,严伟发来一个捶头的表情,顺便告诉简单自己已经出发了,正在开车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到杭州了。简单这才安心地关掉手机,不再管他,只等地铁马上到站,她就要一个个冲破人群,赶紧到店。

    上午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又要看店,又要打扫卫生,又要理货,简单觉得自己又要崩溃了,一个小时了连地都还没扫完。今天她也没有像以往那样认真仔细打扫,甚至可以称得上应付,昨晚严伟硬拉着自己看电影看到两点钟才睡,加上他好像很不习惯自己的床,一晚上翻来覆去,一半因为疲惫一半因为急躁,快扫到吧台的时候简单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意识混沌中她看见有人在吧台顾望,赶紧跑过去招呼,没想到一转眼发现姗姗正在替客人打包首饰,一个激灵就清醒了。

    “咦?你今天怎么来了”

    “对呀,林华怎么不在”

    “今天下午有活动,林华去采购了。嗨,我还以为真就我一个人呢,搞得我急吼吼的累死了”

    “哈哈,我其实昨天也在,哎呀真好,我都好久没见你和林华了”

    “是吗,原来你这么思恋我们,林华估计中午就回来了”

    “嗯嗯”

    于是,原本打算趁此机会静下心来好好熟悉熟悉产品的简单,又只能继续听着姗姗讲那些自己并不关心的娱乐八卦。她一会儿哀怨地自言自语赵丽颖怎么就真嫁给冯绍峰了呢?一会儿又开心地拉着简单看自己和颖宝唯一的一次合影,还说自己本来都不爱发微博的,结果那天为了赵丽颖忍不住发了好几条。姗姗在环球大厦做前台,周末有时候会来一号店做兼职,第一眼见姗姗的时候,简单觉得她不过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不是很想搭理她。可是她一见到简单,根本就是收不住的话匣子,什么自己是如何认识李总,来珠宝店做兼职就是为了多见识见识有钱人,在哪里上学、为什么要去环球做前台、工作能见到明星真的好开心等等等等,一股脑儿地全给说了。虽然简单并不想听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是如何来到上海这个欲望都市,又是如何认识了谁谁谁,以及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但初来乍到,能多了解一点周围人的八卦也是好的。所以简单还是饶有兴趣的听着这个小姑娘巴拉巴拉。可是没想到,店长一来,姗姗立马就对自己失去了兴趣,开始转移对象,缠着店长讲述自己因为赵丽颖突如其来的官宣婚讯有多失落。店长也兴致勃勃地调侃,又一个好姑娘有着落了,让她也赶紧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姗姗又仿佛心不在焉地答他一句。

    看着店长对姗姗的态度,再想想他对自己的态度,简单止不住在心里感叹:美貌啊,真是个好东西!不过她也并不失落,反正自己对店长也没啥好感,说实话,简单一直觉得他一副看起来很腹黑的样子,所以简单一面任由店长支使自己打扫这收拾那,一面看着他和姗姗打情骂俏在心里翻白眼。其实姗姗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一会儿追着店长问东问西,一会儿又忍不住拿起店里的首饰左试右试。突然,简单就瞥到了店长对姗姗宠溺地摸头。6号区真的是个好地方,大大的落地窗,正对外面的天台花园,香水、珠宝、精致的家具,关键是阳光非常好,那是整个店里简单最喜欢的地方。那一刻,看到店长和姗姗在阳光下嘻嘻哈哈的场景,简单觉得阳光简直太刺眼了,刺得心都一阵抽痛。

    那不正是三年前自己和李宏伟的场景?

    简单的目光止不住跟着两个人流转,她看见姗姗是怎样笑靥如花 ,两人有说有笑,店长说了什么姗姗娇笑着打了他一巴掌,阳光下店长的脸上又是欢喜的笑意又有点难为情的尴尬。那一刻简单就再也没办法专心做自己的事情了,她再也没办法讨厌姗姗,因为她想那也不过是一个对一切看似美好无比的事物心生向往的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而已,虽然她浮夸的言语里无不透露着对荣华的爱慕,可她也是真心赞美那些在遥不可及的明星、高楼、名流和艺术,眼睛写满了真诚的羡慕。所以,接下来姗姗找简单聊天,简单都尽量认认真真地听,认认真真地回答,也许是感受到了简单态度的转变,姗姗也越讲越起劲,吃午饭都一边看狗血剧一边冲着简单巴拉个不停,一天下来,两人就完全熟络了。可距离那次见面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中间也有其他兼职,但没见姗姗来店里。这段时间简单忙着熟悉店里的业务,忙着焦虑自己的未来,忙着和严伟谈恋爱,几乎已经快忘了这个小姑娘了。

    简单猜想着店长和姗姗其实私下里经常联系,因为姗姗对那款“海洋之恋”的耳环很是喜欢,一天试了好几次,还说等它打折自己就来买一对。上一周,店长突然问起那款耳环,让林华把两个颜色的存货都包起来发了快递,简单就在想或许是店长买给姗姗了,因为那款耳环虽然漂亮,却是个过气的珠宝品牌,淹没在一堆老气横秋又价格昂贵的首饰里无人问津,如果不是专门看过实物,或者对这些很了解的人,完全不会有人想要买,而姗姗偏偏发现了它而且对它爱不释手,如果不是她还有谁。虽然那个收货地址好像不是环球大厦也不是姗姗学校的地址,但因为第六感作祟,简单潜意识里就认定了这是买给姗姗的。不过,这对简单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费神的大事情,毕竟无论是姗姗还是店长,他们如何又与自己有什么干系。

    谁想到还没过几天,姗姗就来上班了。虽然知道就算是店长把海洋之恋买给了姗姗,她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戴着来上班,可简单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姗姗今天有没有带耳环,结果当然是没戴,而且姗姗今天打扮得也不像上次那样花枝招展,虽然不像简单一样不修边幅,可是也就是个正常的衬衣加牛仔裤,画了个简单的妆。两人正在聊八卦聊得火热,店长就来上班了,平时快中午了才来店里的人,今天居然准时十点到店,恐怕不是担心简单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以往对店长黏得要命的姗姗,今天对店长好像也没有那么热情,虽然两人依旧有说有笑,可明显姗姗不再对店长唯命是从,倒像是店长一个劲儿地想要博小姑娘一笑。谁知道打闹的时候,店长手贱地去捏姗姗的脸,竟然惹怒了她,一屁股从柜台椅子上弹起来嚷道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直接就丢下一脸尴尬的店长自己去找简单聊天,这哪是兼职店员和老板啊,明明就是傲娇的公主和不小心惹怒女神的苦情男啊。当然简单也无暇细想他们的关系,毕竟自己只是来实习的,加上今天店里又有活动需要做很多准备,林华又不在,活还得自己一个人干,想到这些她就焦头烂额,只希望赶紧把林华交代的事情一件件办妥。林华是店里的老员工了,办起事情来老道稳妥,简单在心里默默把他当作半个师傅,他的认可在简单看来可比店长重要多了。

    刚到11点多,林华就回来了,一到店里就赶紧放下物品转一圈,看看一切是否都正常,简单也紧张地跟在他身后,生怕自己什么又粗心大意出什么乱子,果不然最后还是给林华找出来自己又把两款项链的标签放反了,旁边的香水台子也没擦。但林华也没多说什么,还一个劲儿地夸简单做得不错,搞得简单更愧疚了,因为她知道林华是个老好人,不会对别人讲太伤人的话,平时两个人搭班什么事情他也都亲力亲为,每天都累得跟狗一样,又要点货又要做账对账,还要把柜台理得完美无缺,反倒是简单每天好像都无事可干,懒散闲人一个。偶尔交代点事情还粗心大意,工作表现一塌糊涂。今天好不容易简单自己一个人,本想好好向林华表现一下,没想还是出错了,加上早上又迟到,简单又一次心情降到了谷底。

    活动办完已经是到下午五点了,来来去去的所谓高端人士,来这里办品酒会,店里满是珠光闪耀的首饰,客人们也一个个以社会名流自居,傲慢无礼、夸夸其谈,对工作人员也是颐气指使,简单表面上极尽礼貌周到,心里简直恨不得骂娘。今天公司的高层也都来了,也许是忙于应酬,即使是之前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李总今天也不是很友善,而且还来了一群自称李总朋友的客人,带着小孩儿四处乱窜,什么东西都要摸一下,简单心疼珠宝忍不住提醒一下,其中一位妈妈还不认账,不仅更加放纵女儿四处蹂躏首饰,还故意提高声音大声说道:乖乖,你听见没有,这些珠宝都很贵的喽,你好好看哦,等会你看完,弄脏的我们都买下来!职业素养告诉简单,这样的客人简直配不上这些美丽的首饰,无需和这种人置气,得罪了她李总也会很难做,再说谁叫你自己提出来要实习两个月从基础做起。所以整个下午,简单都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只有林华知道她其实恨不得把这群看起来衣冠楚楚实际却毫无素质的人全轰出去。

    活动一结束,两个人就恨不得跳个舞庆祝庆祝。而姗姗也是一下午百无聊赖,店长要应酬不能陪她聊天,这些客人也没几个是真正的上流,她看不上眼也就只好自己转来转去看珠宝。好不容易店里闲下来了,她赶紧拉着简单聊天,直嚷嚷说自己饿了,想要拉着简单点披萨,可刚约完会的简单已经弹尽粮绝,直接无情地拒绝了她,于是她又只能去骚扰店长了。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简单感到了无趣味,折腾了一下午也觉得身心疲惫,只想去楼下喝个粥清净清净,于是就跟林华说自己先去吃晚饭了。没想到走的时候,姗姗突然跑过来抱住简单,死皮赖脸地撒娇说,我还有两个小时就下班了,以后也不来这边做兼职了,可是我舍不得你,你一定要快点吃完饭回来看我。简单虽然觉得意外,但看着她那个样子也不好多问,只能笑着说好。

    其实,简单也知道,姗姗不会是曾经的自己,店长也不会是那个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