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给我把人放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140字

    黎沐笙出事了。

    黎沐笙被封洵救走了!

    他许安宸的老婆居然就这么被封洵给明目张胆的带走了,他们是把许安宸这个人当成是死的吗!

    许安宸带着人去了封洵的别墅,一顿狂风过境一般的翻找,立刻就找到了谁在封洵床上一脸泪痕的女人,左边肩膀插还来不及清洗,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床!

    许安宸脚步顿在门口,再也没有移动过!

    “许安宸,你还真是一个人渣,你怎么有脸再出现在黎沐笙的面前,她嫁给你,你就这折磨她?你是不是要看到她死了之后,你才满意!”

    封洵去到宾馆的时候,就看到黎沐笙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整个人看起来狼狈极了。

    如果他再晚两分钟到,很难想象,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他踹翻了所有的人,抱着黎沐笙出去,然后找人给这几个混混下了药,并且送了一个女人进去。

    磕了药的五个混混自然把里面那个女人玩得半死,然后就有人报警,把混混全部都抓了起来。

    “是不是看到她死了,你才好过?!”

    封洵找了家庭医生,但是人还没来,许安宸就找上了门,他气的脑子一片空白,想都没想,就直接一拳揍在许安宸的脑门上,许安宸高大的身材应声倒地!

    “封洵,你疯了!”

    叶诗雨跳了出来,一把抱起许安宸,但是许安宸的眼神只是紧紧的定在黎沐笙的身上,盯着她身上的那把刀!

    她浑身是血,雪白的被子都被染红了,惨白的小脸一点血色都没有,小嘴微微张着,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很痛苦。

    “不要,滚开!”

    许安宸盯着她的嘴唇,看懂了她昏睡过去之后还在嘶吼的痛苦。

    胸腔不知道为什么,慢了半条跳动。

    “放手。”

    许安宸站了起来,甩开了叶诗雨的手,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到了床边,不顾封洵的阻拦,掀开了被子!

    黎沐笙身上穿着封洵的西装,那消瘦的身体瑟瑟发抖,那把水果刀起码插进去了三分之一!

    看着都觉得疼。

    许安宸呼吸一滞!

    “你给我滚出去,叶诗雨这里不欢迎你,你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心里有数,你要是敢在我面前比比比,我就把你做的那些丑事全部公之于众!”

    封洵靠近想要说话的叶诗雨,警告的低声说了两句。叶诗雨顿时就惊恐的看着封洵,再也不敢说话。

    许安宸弯腰检查了一下黎沐笙的伤势,修长干净的手指沾染了黎沐笙的鲜血,烫的他有点疼。

    “医生呢!”

    他头也不回,低声问道,仿佛生怕惊醒了黎沐笙,小心翼翼。

    “在路上!”

    封洵想要叫许安宸滚蛋的,但是想到了某些事情,还是忍了下来,打电话催了一下医生。

    五分钟之后,医生来了,给黎沐笙处理的伤口,包扎完毕,并且告诉封洵,伤口不深,但是要注意不要感染。

    许安宸得到了结果,二话不说抱着黎沐笙就走!

    “给我把人放下!”

    封洵拦住了许安宸,他不会让许安宸就这么把黎沐笙带走。

    两个完全不同气质的男人面对面站着,两个人的手都放在黎沐笙的身上,但是这个女人现在昏迷了过去,完全不知道。

    叶诗雨死死的看着,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手心里面。

    “她受伤了,不适合走动,你就巴不得她死了是吧!”

    封洵的脾气本来就不好,他想要守护的女人死心塌地的喜欢着许安宸,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美国,就是想着不看见他们两个,他会好过一点,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封洵,她是我女人,是我老婆,这辈子只能出现在我的户口本上,就算是死了,也只能死在我许安宸的家里!”

    许安宸抱着黎沐笙,霸气的说道,一脸的认真。大手环抱着黎沐笙瘦小的身子。

    要是不知道的人,可能还真的以为,他是喜欢黎沐笙的。

    “许安宸,她这辈子最大的悲伤,就是爱上你!”

    许安宸终究还是把黎沐笙带走了,她是他的老婆,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封洵说过的话,一直在许安宸的耳边回荡。

    他说爱上许安宸是黎沐笙最大的悲伤。

    黎沐笙!

    他抱着黎沐笙,黑色的西装沾染上了黎沐笙的鲜血,一起血迹斑斑!

    心底那股怪异的感觉,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回了别墅,他亲自给黎沐笙换了衣服,然后找了医生照顾她,温柔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体贴的丈夫一样。

    叶诗雨一直在旁边看着,恨意丛生!

    她还真是失策了,给几个混混打了电话,但是却忘记了黎沐笙这个贱人还有一个姘夫!

    封洵!

    她死死的盯着坐在黎沐笙床上的许安宸,咬牙走了上去,拍了拍许安宸的肩膀:“安宸哥哥,不要担心,嫂子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她怎么就不死!明明都安排的这么好,还是让她给活了下来!

    “恩。”

    许安宸的目光都黏在黎沐笙的身上,完全没有回头看叶诗雨一眼,又引起了叶诗雨的不满,她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到黎沐笙的身上!

    怨怼的目光剐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在许安宸起身的时候,她瞬间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情绪,担忧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安宸哥哥,要不我留下来照顾嫂子吧。”

    她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黎沐笙,许安宸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你留下也好,她一直就没有什么朋友,你陪着她说说话也好。”

    许安宸带着医生下楼,去谈点事情,叶诗雨坐在黎沐笙的床边,等着脚步声走远,一把掀开了黎沐笙的被子,五根手指头狠狠的掐上了黎沐笙的手臂,长长的指甲划破了黎沐笙的肌肤,鲜红的血液流淌。

    “贱人!”

    黎沐笙疼的眉头紧皱,难受的清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害的自己差点被流氓伦的罪魁祸首!身体一缩,尖叫了起来:“滚开!滚开!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你走开,走开,滚!”

    歇斯底里的绝望,她眼底的惊恐遮盖了所有的情绪,那瞳孔里被放大的叶诗雨的脸,一遍一遍的提醒着她,那些流氓到底是怎么侮辱她的!

    那无数双恶心的手,那靠近的恶臭的嘴巴,下流无耻的荤话。

    “滚开!”

    她缩成一团,手上刚刚打上去的盐水被扯掉,手腕迅速的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