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348字

    “哈哈哈,看样子你还是接收到了教训,黎沐笙,这一次没死,算你命大,但是接下来,你给我等着!”

    叶诗雨十分的满意,看到黎沐笙这么害怕,这么不能自己的颤抖,她终于平衡了。

    “我会让你知道,抢了我的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下场!”

    阴狠的话语从叶诗雨的嘴里吐出来。

    黎沐笙用被子蒙住了脑袋,害怕的瑟瑟发抖,不停的呜咽!

    “黎沐笙!”

    在楼下的许安宸听到了黎沐笙的尖叫,疯了一般的冲上来,就看到叶诗雨手上一片鲜血淋漓,地上摔碎了一个花瓶,而叶诗雨就躺在地上,被划出了好几道口子。

    许安宸进来的时候,她握着自己的手臂,惊恐的看着黎沐笙。

    “安宸哥哥!不要靠近嫂子,她疯了!”

    一句话就把所有的罪责推在黎沐笙的身上,但是黎沐笙蒙在被子里,绝望的咬着自己的手臂,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黎沐笙!”

    许安宸心底一紧,走到床边掀开被子,一把抱起浑身冰冷的黎沐笙:“别怕,别怕,我在!”

    他扣着黎沐笙的后脑勺,把这个女人按在自己的怀里,小声的安慰,那双大手上下来回抚摸着黎沐笙的后脑,一点一点安慰她的情绪。

    “安宸哥哥!”

    叶诗雨不敢置信的看着许安宸,他居然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眼底只能看得见黎沐笙!

    叶诗雨咬碎了一口牙齿!

    “你下去让管家给你处理一下,她现在有点激动,实在是抱歉。”

    许安宸侧眸看了看叶诗雨,找来管家给她收拾伤口,就让他们下去了,一个人在床上抱着黎沐笙,心底情绪翻滚!

    就算是知道,黎沐笙没有出事,没有出事,但是他还是感到一阵后怕。

    虽然黎沐笙跟封洵之间不清不楚的,但是他还是不能想象,要是黎沐笙真的失身于那几个混混,他到底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

    就算是他自己都不清楚,那顾翻滚的情绪,到底从什么地方生出来,然后在心底疯狂的生根发芽。

    看到黎沐笙狼狈疼痛的样子,他居然也会觉得难受!

    “黎沐笙,黎沐笙,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

    低沉无奈的叹息响起在黎沐笙的耳边,男人温热的胸口跟强有力的臂膀,终于让惊慌的要死的黎沐笙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陷入了沉睡。

    只是那好看的眉头,一直都皱在一起,都没有平整过。

    等到黎沐笙彻底的清醒之后,已经是第三天晚上了,她睁开眼睛,侯然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而她一丝不挂!

    “滚!”

    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一幕幕恶心的场景,她下意识一脚踹在男人的身上,但是立刻被发觉的男人给挡了下来。

    “是我,别动。”

    许安宸刚刚睡下,就被黎沐笙给吵醒了,他睁开眼,一只手握着黎沐笙的大腿,手指不经意的摩擦了两下。

    指尖传回来细滑的感觉,让他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许???????安宸?”

    黎沐笙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抱着她的男人,浑身僵硬,胸口一阵一阵的疼,那把用来威胁混混的水果刀最后真的被用力插在自己的胸口,她都绝望,誓死不从。

    “是我,黎沐笙,已经没事了。”

    许安宸低沉的声音响起,莫名的让人心安,那些难堪的画面悉数从脑海里褪去,黎沐笙一头扑进男人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呜呜,太恶心了,我宁肯死!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侮辱???????!”

    黎沐笙说的很混乱,语无伦次,但是许安宸却仿佛听懂了,大手紧紧的抱着黎沐笙的身子,直到黎沐笙哭累了在他的怀里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他刚刚睁开眼,就看到浑身是伤的黎沐笙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准备背着他出门。

    “去哪!”

    他跳下床,浑身光裸。一把抓住了黎沐笙的衣领,不让她出去。

    黎沐笙身体一僵,她原本打算趁着许安宸睡着的时候逃出去的,但是哪里知道,许安宸就像是一条狼一样灵敏,居然这么快发现了她。

    “我想去看看嘉熠,求求你,让我出去好不好!”

    即使经历了那么恐怖的事情,差点被人强暴,但是她心心念念的还是自己躺在医院里的孩子!

    “不准!”

    许安宸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嘉熠的病情很不稳定,黎沐笙这样的情况去看望孩子,到时候要是两个人都出点什么事情???????

    “为什么,许安宸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你是不是非要看着我们两个死了你才放心,是不是!是不是!”

    黎沐笙瞬间就疯了,红着眼睛一口咬在许安宸的手臂上!

    一排深深的牙齿印。

    许安宸皱起了眉头,但是却没有抽开手,他低着头,看着黎沐笙在他的面前歇斯底里,居然感到有点轻松。

    “等你好了,我就让你去看嘉熠,但是现在,你给我好好养好身体!”

    黎沐笙身上的伤口是不深,但是也是血淋淋的一个口子,许安宸强制性的让;黎沐笙在家里养身体。

    一连三天,就连房间都没有让她出去。

    黎沐笙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好几次都想趁着下人不注意跑出去,但是每一次都没有成功,有一次还被许安宸当场抓住。

    许安宸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拎着黎沐笙就把她扔在床上,下了最后的警告:“你要是再敢逃跑,这辈子都不要想见到嘉熠了。”

    他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黎沐笙的孩子流产了,嘉熠活下去的希望就等于是破碎了,但是他居然见鬼的不想看到黎沐笙失望的眼神,这些天一直都在找合适的骨髓。

    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医生说了,要是最近再找不到的话,嘉熠的病情很难控制!

    “你杀了我吧!”

    黎沐笙坐了起来,双手抱着自己,无助而又绝望。

    不让她看儿子,这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想死,不可能!”

    许安宸摔了床头的一个花瓶离开了,只留下一地的玻璃渣!黎沐笙哭了一会,突然盯着地上的玻璃渣发起了呆。、

    许安宸出来接了一个电话,医院那边刚刚说了嘉熠的情况,换了一种药之后稍微稳定一点,只要继续保持的话,可能还能延长一点时间。

    许安宸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不是自己儿子的孩子这么操心,这么在意,但是每一次看到嘉熠那小心翼翼但是又期待的眼神,他都不愿意多看两眼,怕自己会心软。

    一个黎沐笙,一个嘉熠,就仿佛成了他人生的两个禁区,渐渐的他都要忘了馨然长成什么样子了,只是每一次在叶诗雨的提醒下才会猛然醒悟,叶馨然的失踪,是因为黎沐笙!

    “太太!”

    楼上传来一阵惊呼!下人惊恐的声音让许安宸心底猛然一紧,跳上楼梯就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