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我不甘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0本章字数:2644字

    看着眼前迅速变脸的尹馨馨,白静萱多想在叶临昊面前揭穿她的丑恶,可她深知叶临昊不会相信她,也知道苏悦已经没时间可以拖下去了……

    “我答应你。”

    收起眼底几乎要溢出来了的恨意,白静萱冷声说。

    感受着愈发逼近的脚步声,再见到白静萱配合的做出了心虚的模样,尹馨馨满意的弯起了嘴角:“我就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尹馨馨眼里的得意毫不掩饰,她早就料到白静萱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同时,也暗暗庆幸自己压对了筹码。她知道现在离开已经来不及了,何况,她来的目的也是为了亲眼看着白静萱毁掉叶临昊对她那点仅存的怜悯!

    就在尹馨馨闪身躲进窗帘后面的那一刻,病房的门也被叶临昊一脚踹开了。

    “白静萱,我最后再问你一遍,那条短信到底是不是你发的?”

    叶临昊皱着眉,其实当他看到短信的时间和内容时就已经有所怀疑了。可他心里终究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最初的判断罢了。

    他不愿意承认其实白静萱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般有心机,而尹馨馨也并不如自己所见一般单纯善良。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白静萱见叶临昊来势汹汹的样子,不禁想起他之前的暴戾,害怕的瑟缩着。

    “是不是你做的!”见白静萱目光躲闪的避而不答,叶临昊突然提高了声音质问到,眼底燃起的怒火像是要吞灭她一样,同时向病床逼近着。

    之前每一次和叶临昊的争执都是白静萱狼狈不堪的收场,纵然此时白静萱已经做了最坏的决定,却还是忍不住起身后退,试图躲避叶临昊。

    “没错,是我做的,因为我嫉妒你们,也因为我不甘心!”

    白静萱此时就像一只无助的困兽一样,一边后退着,一边怒吼着。可没人知道把这些话说出口时,她究竟有多委屈!

    “呵,我就知道!”叶临昊嘲讽的笑了笑,眼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随后取而代之的,是席卷而来的暴怒。

    “我真后悔送你来医院,就让你死了该多好!”

    叶临昊一边厉声说到,一边毫不犹豫的的伸出手扼住了白静萱的喉咙。无视白静萱虚弱的挣扎,叶临昊一点一点的收紧了手指。

    “唔……”看着叶临昊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好像真的是在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无所谓。白静萱甚至想要嘲笑自己,窗帘后面的尹馨馨看到此刻这一幕应该在偷着笑吧。

    慢慢的放弃了挣扎,青紫的手臂落下,白静萱不再抵抗,眼里满是悲哀和决绝,她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感觉到白静萱的无力,叶临昊低头看着这一张熟悉的脸庞此时全是他陌生的疲惫,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他甚至一眼无法数清楚究竟有几处。

    叶临昊终究还是没能下得去手,只是用力的将白静萱甩到了一边。

    感觉恢复了呼吸的白静萱涨红了脸颊,一边止不住的咳喘,一边好像是站不稳一样的跌跌撞撞的向后退着。

    她知道窗帘后面是谁,也知道自己这一撞之后会发生什么,可她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眼看着就要到窗口了,白静萱无力的闭上眼,任自己后仰着倒下去。

    叶临昊看着白静萱失去支撑跌坐在地,同时,被她撞到的窗帘后面人影晃动他也尽收眼底。

    叶临昊当然不会以为是自己花了眼,他大步上前伸出手一把扯下帘子,入眼的不就是尹馨馨那张无辜的脸!

    就在二人无言相对时,一旁的白静萱早已挣扎着要离开了。

    “苏悦……苏悦!”白静萱对身边的二人接下来会怎么做一点兴趣都没有,苏悦还在仓库里呢,她要去把他救出来!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支撑起身,不顾一切的夺门而出。

    身上的伤口似乎已经无法让白静萱感到疼痛了,穿着病号服的她不顾周围人的眼光,拼命地向外面跑。

    努力回想着刚刚尹馨馨视频中的地点,白静萱总是觉得自己似乎去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废旧工厂……货架……”突然,白静萱突然想到了什么,加快了脚步跑到路边拦下了一辆的士。

    “师傅,去北城郊的旧工业园!”白静萱着急的报了地址。

    那是叶氏成立初期选用的工厂地址,几次扩建后就搬离了旧工业园区,而这个地方,已经被叶氏用来放淘汰产品的地方了,鲜少有人。

    而白静萱之所以记得这个地方,还是很多年前陪叶临昊熟悉公司时来过一次,但因为太过偏僻,她也就从未放在心上过。

    “姑娘,那地儿偏,你一个人可要小心啊!”看着白静萱一个女孩子穿着病号服独自去那么远的地方,司机好心的提醒着。

    可白静萱此时只惦记着苏悦的情况,只沉默着不吭声。没听到回应的司机也就不再多言了。

    下了车后,白静萱眼前只有一个明显废弃多年的旧工厂,周围荒无人烟。苏悦的情况不容乐观,白静萱自然也就来不及考虑直接向工厂里面冲了进去。

    从车间的第一层到第三层,白静萱找遍了每一个房间,终于在正楼后面的仓库里看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苏悦。

    “苏悦!”白静萱失声喊到。此时他的身上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伤痕覆盖了,完全没了平日里的形象。

    “苏、苏悦你醒醒!别吓我好不好……”白静萱带着哭腔,一边摇晃着苏悦的胳膊,一边眼泪忍不住的滑落。

    “别哭……我没事,你别哭。”苏悦勉强睁开了双眼,可模糊的视线让他伸出去想给白静萱擦眼泪的手几次落空。

    听到了苏悦的声音后,白静萱眼泪掉的更凶了,她已经亏欠了他太多感情了,不想再因为自己的原因害了他。

    “你别乱动,我先把绳子帮你松了。”说着,白静萱抹了下眼泪,绕到苏悦的身后动手把绳子拆开。

    苏悦手腕上因为挣扎而弄得血肉模糊,看着他的伤口,白静萱咬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静萱……快走……别管我!”苏悦沙哑的声音着急的响起,他知道那些人还没走,而白静萱出现在这里只会更危险。

    “不!要走我也是带你一起走!”

    白静萱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滑落,尽管指尖已经被粗糙的麻绳磨破了皮,她仍用力的拉扯着绳结。

    “他们……很快就回来了……快走!走啊!”

    苏悦声嘶力竭的低吼着,他不想看到白静萱在他的眼前出任何意外。可苏悦的话音刚落,身后却响起了一道男生:““走哪儿去?来了就别走了!”说完,手中的棍棒毫不手软的落了下来。

    看着躺在地上的二人,男人直接将手中的木棍随意的丢在了一边,嘲讽的笑了几下后,拿出裤兜中的打火机,点燃了地上的废纸向货架扔去。

    男人驱车离开旧仓库后,远远的就在后视镜中看到仓库上方飘出了一缕缕的烟。

    他满意地笑了。

    医院里,叶临昊看着窗帘后面的人,不禁皱紧了眉头。

    “你怎么在这里?”

    叶临昊想到白静萱关于短信的事几次改口,以及尹馨馨偷偷摸摸的躲在窗帘后面,这让他不免起了疑心。

    尹馨馨躲在这里,白静萱肯定是知道的,可她不说的原因是什么呢?

    “我……是白静萱,是她让我站在这里,说要让我看到你到底有多关心她!”尹馨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十分无辜,双眼澄澈的盯着叶临昊,观察着他每一个表情。

    叶临昊也看着尹馨馨的脸,似乎也在琢磨这张脸到底有几分可信度。他想到白静萱仓皇逃跑,可这和尹馨馨的理由刚好冲突

    不知过了多久后叶临昊才再一次开口:““她……”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是他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