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一死一伤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0本章字数:2545字

    “叶总!北城郊的旧工业园失火了!一死一伤!”电话里,助理着急的说着。

    “失火了打112啊你找我干嘛!”北城郊的废旧仓库不过是一个空房子罢了,叶临昊想不通这有什么值得助手惊慌失措的,话落就要挂断电话。

    可电话那边的助理却继续说道:““夫人在现场……”

    叶临昊感觉自己大大脑就像是突然短路了一样,久久回不过神来。

    胸口隐隐作痛的感觉让他无法忽视,他不敢相信刚刚还嘴硬和自己争执的人怎么这会儿就出了意外。

    他更不敢去猜,现场那一死一伤里,她究竟是哪个!可无论是哪个,他都无法接受。

    挂断了电话后,叶临昊果断迅速开车去北城郊。

    “临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尹馨馨也听到了电话里大概都说了些什么,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城郊仓库失火。”叶临昊不再纠结尹馨馨为什么在这,他只想快一点赶到现场!

    距离仓库很远的地方叶临昊就看到了工厂上方的黑烟,他不愿意承认其实自己的内心是恐惧的。看到这一幕的尹馨馨也难得的安静,可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她不断捏紧的手心和额角滑落的汗水都出卖了她。

    停好车后,叶临昊推开围的水泄不漏的人群,快步跑到了白静萱在的位置。

    烧焦的烟味充斥了整个鼻腔,叶临昊甚至有些不敢再靠近了,他怕他见到的,是她的尸体。

    此时他满脑子都是她倔强的看向自己的眼神,那眼里有恐惧,可更多的是失望。自己她每次被自己粗暴的举动弄伤后默默地收拾残局的样子,她从来不肯当着他的面上喊疼。

    越是靠近,叶临昊的脚步越是小心,直到蹲下身来,他才看到那一片黑灰下的人脸。

    “白静萱……?”

    叶临昊颤抖这声音下意识的叫着她的名字,可却无人回应。

    烧的黑灰的破烂衣服不难看出是男装,而穿着这身衣服的人虽然身上满是创伤,但他仍是把一身病号服的她僵硬又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

    说不清究竟是庆幸还是嫉妒,叶临昊看到被保护的很好的白静萱时心情竟然十分复杂。他伸出双手将白静萱从苏悦的怀里拽了出来,把手指放在她的鼻子下探了探呼吸,虽然很微弱,却足以让他放心。

    “临昊……”一点点恢复神智的白静萱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叶临昊放大的俊脸。

    “醒了?”听到怀里的人细细的声音,叶临昊激动的收紧了怀抱,几乎让她失去呼吸。

    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后,叶临昊调整了一下手臂,试图让白静萱靠得更舒服一点。

    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此时的动作有多么温柔,就像捧着的是无价的珍宝一样。

    但这一切却被一边的尹馨馨尽收眼底,漂亮眸子里的恨意随着睫毛的忽闪而渐渐地被隐藏。

    “临昊,咳咳……咳!”长时间的呼吸不畅使白静萱的大脑有些缺氧,脑海中的片段断断续续,一时无法完整衔接。

    白静萱的眼前闪过一幕幕画面,有医院里叶临昊卡着她的脖子不松手的,有苏悦奄奄一息倒在废旧工厂的,还有那浓烟中不顾自己一心想让自己安全离开的身影……

    可叶临昊却并不想解答她的这些疑惑。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看着白静萱被烟熏黑的小脸,叶临昊内心十分不道德的庆幸着那个永远也醒不来的人不是她。

    “可苏悦他……”白静萱的身体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她能感觉到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一片漆黑。

    感觉到怀里的人越来越虚弱,叶临昊不再拖延,抱着白静萱头都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而也正因他的不回头,错过了另一双眼睛里燃烧着的妒火,那眼里的灼热,似乎已经将二人的身影淫灭。

    叶临昊将白静萱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有大碍,这才让他真正的放下了心。

    可白静萱醒来后却十分抗拒叶临昊的接近。

    削好的水果,温热的水杯,均被白静萱红着眼推到了一边。她固执的认为这一切又都是叶临昊的恶趣味。

    叶临昊难得没有发脾气,只是看着她挣扎。

    白静萱想要去找苏悦,可叶临昊却无论如何都不放她出去,也异常的有耐心,一直陪在她病床前。

    “叶临昊,你让我见苏悦一眼,我求你!”白静萱带着哭腔哀求着,右手紧紧的攥住叶临昊的衣角。

    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叶临昊沉着嗓子说:““你先养身体,等你好点了再说!”

    “我已经没事了,真的!你就让我看一眼……就看一眼好不好?”白静萱迫切的望着叶临昊,大眼睛里满是哀求。

    她实在是不放心,以苏悦当时的状况,还不知道会怎样!她怎么可能听叶临昊几句话就真的放心了呢!

    “你现在的情况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叶临昊加重了语气,显然不希望再从白静萱的嘴里听到苏悦的名字。

    “我求你……”可还没等白静萱把话说完,就被叶临昊怒吼着打断。

    “他死了!他已经死了!你准备去哪儿找他!嗯?”叶临昊捏着白静萱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

    “你只在乎苏悦是不是?你都什么样了你还管他死活?”叶临昊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只是见白静萱醒后就只关心苏悦,他就压抑不住心里的嫉妒。

    “他……死……了?”听了叶临昊的话后,白静萱无意识的小声重复着,呆滞的双眼慢慢的蓄满了泪水,一个眨眼间,直直滑落下来。

    就像是灵魂被抽走了一样,白静萱毫无反应,任叶临昊怎么叫她的名字,始终都无动于衷。

    叶临昊从没见过这样的白静萱,不放心的试探着她,可令他慌了神的,是下一秒白静萱的再一次晕倒。

    疯狂的按铃,叶临昊死死的瞪着过来检查的医生,不断问着白静萱的情况,直到医生说是因为疲劳过度和打击才昏迷后才勉强松了口气。

    望着病床上白静萱不安的睡颜,叶临昊起身轻轻的合上了病房的门,准备去平台那里抽根烟。

    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种身心俱疲的感觉了。

    刚走到楼梯口的叶临昊,在听到转角处传来的女声后,顿时停下了步伐。

    “你们是不懂我说的控制是吗?”

    尹馨馨捏着电话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而指节泛白,语气中毫不掩饰主人的愤怒。

    “谁让你们放火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给我弄出多少麻烦?”尹馨馨声音上扬,明显是对电话那头的人十分不耐。

    一下一下的来回踱着步子,尹馨馨不解恨的说着:““你听着,因为你们自作主张对我造成的损失,你们都得加倍承担!”狠厉的声音全无平日里的甜腻,眼角眉梢尽是恶毒。

    “叶临昊一定会把这件事查清楚,你们若是不能善后,就得吃不了兜着走!”滑落,尹馨馨用力的按了下挂断键,随后将手机扔进了包里。

    尹馨馨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只见叶临昊面无表情的现在楼梯间的转角处冷冷的注视着她,显然是听到了她的对话。

    慌了神的尹馨馨想要开口解释,可男人的双眼却告诉她,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城郊仓库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叶临昊的愠怒写在了脸上,看向尹馨馨的双眼也充满了怀疑。

    “不……不是的,临昊,你听我解释!”尹馨馨没想到叶临昊会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更不敢想他是否听到了对话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