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0本章字数:2546字

    “你想解释什么?嗯?”叶临昊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尹馨馨,但显然对她的解释没什么兴趣。

    尹馨馨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无辜一些,可因为害怕而不住抖动的肩膀却让她看起来十分心虚。

    “临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刚刚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我什么都没做,你相信我!”尹馨馨的语气中充满了恳求,她知道如果这件事情一旦被揭露,那自己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跟你没关系?”叶临昊顿了顿后突然加重了语气:““那你说的放火是什么!”

    这一吼吓坏了尹馨馨,她走到叶临昊的身边,哭着将头埋在了叶临昊的胸前:““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相信我好不好?”

    感觉到胸口的湿润,叶临昊到底还是心软了,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他不能单凭这只言片语就给尹馨馨定罪。

    “我会查清楚的!”叶临昊推开了尹馨馨,声音冷硬的说。

    “你说过会保护我的……”尹馨馨不顾叶临昊的冷漠,再一次伸出手环住他的腰。

    尹馨馨精致的妆容此时早已哭花了,她抬起头看着叶临昊,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放心吧。”看着尹馨馨哭红的双眼,虽然十分不耐烦,但叶临昊仍是冷着脸回答到。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他不会轻易的决定什么……

    尹馨馨当然知道自己最近的异常行为叶临昊都看在眼里,怕是早就对自己起了疑心,于是攥紧了叶临昊的衬衫,哭的更加梨花带雨,试图让叶临昊对自己多几分怜惜。

    病房里。

    “苏悦……苏……苏悦!”白静萱一边叫着苏悦的名字一边猛的睁开双眼。

    入目的是病房单调的白色天花板,似乎在提醒着她身在何处。白静萱想到之前叶临昊对她说的话,就觉得自己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了。

    “他没死……他一定没死……他们都是骗我的……”白静萱自言自语的念着,同时用力支撑起身,踉跄着向门口走去。

    看着走廊尽头相拥的二人,白静萱此刻只想躲得远远的,盯着他们的背影,她眼里的恨意都化成了锋芒。

    都是因为他们才会害了苏悦啊!

    一路跌跌撞撞,白静萱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绕了几个圈子,当她抬头看到“太平间”三个字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推开了门,一边哆嗦着唇说到:““骗我的……一定都是骗我的!”

    冰冷的停尸房里只有孤零零的一张床,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惊讶的望着她。

    “小姐,您不能来这!”医生一边说一边走上前试图将白静萱带走。

    白静萱用力的甩开医生抓着的手腕,快步走到尸体前,看着被白布盖住的人,白静萱此时甚至不敢伸出手。

    “苏悦……不是你对不对?”白静萱看着眼前的尸体,颤抖着双手缓缓的拉下了盖在上面的白布。

    可现实却不会因为她的恐惧而手下留情,放下手的一刹那,白静萱感觉到眼前一黑。

    “啊!!!我要你们不得好死!”空旷的病房里在下一刻响起了白静萱凄厉的叫喊。

    出现在白静萱眼前的赫然是苏悦的脸庞,只不过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看到这张熟悉面庞的白静萱声嘶力竭的叫喊着,眼泪如同决堤了一般:““尹馨馨……叶临昊……你们会有报应的!”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本就虚弱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了,顺着病床滑落在地。

    “苏悦!苏悦!我的孩子啊!”太平间的门再一次被意外闯入的人撞开了,苏悦的爸妈冲了进来,看着苏悦苍白的脸嚎啕大哭。

    “都怪你!要是没有你这个女人,我儿子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苏悦妈妈一边怒吼,一边对跌坐在地白静萱拳打脚踢。

    可似乎还不解气似的,苏悦妈妈猛的拽着白静萱的头发用力将她的头向床边撞去,大声的发泄着自己的难过:““你怎么不去死啊!凭什么是我儿子躺在这里!”

    白静萱仿佛被人定住了一般,任眼泪肆无忌惮的滑落,一动不动的随苏悦妈妈拳打脚踢,只在嘴里小声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苏悦妈妈一听白静萱这话后更加崩溃了,认定了她就是害死苏悦的凶手,于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拼命的拉扯着白静萱。

    就在白静萱被折磨的快要昏死过去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被拉入了一个坚实有力的臂弯里。

    “把他们都给我带出去!”叶临昊的声音在白静萱的头顶响起。

    叶临昊带来的助理和保镖压着苏悦父母,二人毕竟上了年纪,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能疯狂的怒吼着,宣泄着痛失爱子的悲哀。

    白静萱却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样,用力的推着叶临昊的胸膛,试图挣脱出去。

    “你放开我!不准碰我!”白静萱一边叫喊一边拼命的挣扎着:““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才会这样……是你害了我!”说着,扬起手用力的打了叶临昊一巴掌。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叶临昊一时间甚至没反应过来,可随后白静萱一下接着一下的捶打却让他不得不回过神来。

    “你冷静点好不好!”叶临昊低声吼到,一边还得将白静萱抱紧以防她乱动。

    “叶临昊!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白静萱对叶临昊的阻拦浑然不觉,她从未这样憎恶过他,除了现在!

    “他都已经死了!”叶临昊冲着白静萱大声吼到,试图让她看清事实。白静萱就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突然安静了下来。

    可就在叶临昊以为她不会再闹了的时候,白静萱却再一次挣扎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对着叶临昊痛骂道:““我不会放过你和尹馨馨的!我要你们两个都血债血偿!”

    看着因为苏悦的死如此悲痛的白静萱,叶临昊说不出自己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他任由白静萱的拳头在自己身上一下又一下的打下来,可比身上更疼的,是心里的某个地方。

    “你们是不是一定要看我死才肯放过我!”

    白静萱不知过了多久才停下来,无力的摇晃着,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似的,她目光涣散的望着叶临昊,咬着牙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

    看着都已经站不稳的白静萱,叶临昊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些害怕,他忍不住伸出手重新将白静萱揽到了怀里。

    “别碰我……我已经没什么值得你费心毁掉的了!”虽然仍在拒绝,但白静萱却没在挣扎,她已经对一切都麻木了,只呆滞的看着前方。

    伸出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拍打着白静萱的后背,叶临昊也无法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明明恨死白静萱了。可当看到她被欺负的时候却仍是毫不犹豫的想要把她护在身后。

    知道事已至此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叶临昊也就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抱着虚脱的白静萱。

    叶临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只是现在不想让她受委屈罢了。

    叶临昊想要将白静萱送回病房,可白静萱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她抓住躺着苏悦的床脚,哑着嗓子说:““让我陪他吧,我哪儿都不想去。”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陪!你先养伤好不好!”

    叶临昊觉得胸口酸酸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白静萱的全部,甚至看到她为了自己生不如死的时候他还有些得意。

    可现在,看到白静萱为了苏悦甚至是一副恨不得替他躺在那里的样子,叶临昊心里是说不出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