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我是病人家属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0本章字数:2502字

    “叶临昊!你不要太过分!”急促的呼吸让白静萱红了脸,她侧过头怒斥着。

    “嗯?我怎么就过分了?是这样……还是这样?”看到白静萱紧张的样子,叶临昊一边更加靠近她一边低声问着,说着,手还在白静萱的腰侧游走着。

    “放开我!你放开我!”感觉到空气里多了不一样的成分,白静萱奋力挣扎着,试图将叶临昊从身上推开。

    可毕竟是体力上的悬殊,再加上白静萱本就虚弱,挣扎了好久,叶临昊却是纹丝未动。

    “你就这么讨厌我?”感受到白静萱的抗拒,叶临昊的黑眸不禁沉了沉。

    “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说着,趁叶临昊此时毫无防备,白静萱狠狠的在叶临昊按着自己肩膀的手上用力的咬了下去。

    叶临昊因这猝不及防的一下痛的松了手,而白静萱也借着这个空挡迅速的起身推开病房的门跑了出去。

    回过神来的叶临昊连忙追了出去,见到的只有白静萱消失在转角的那一个瞬间。

    “白静萱!你给我站住!”

    听到身后的喊声,白静萱头都不回的拼命向前跑,站在马路边,甚至都不看周围有没有车,就直接向对面冲了过去。

    “小心!”

    看到白静萱不要命的样子,叶临昊下意识的喊了出声。

    可他却没看到,就在他的右边,此时正有一辆越野疾驰而来。

    刺耳的刹车声传来,叶临昊不得不停了下来,汽车从眼前驶过,他甚至能感觉到风吹在脸上的刺痛。

    “没长眼睛吧你!”司机停下车冲着在马路上横冲直撞的叶临昊骂到。但一接触到叶临昊危险的眼神,接下来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口了,只好赶紧开车走人。

    叶临昊像是意识不到自己的处境一样,仍在寻找白静萱的身影,但是却怎么也看不到了。

    “就算我死了你都不会关心了吗?”望着眼前的车来车往,独独没有她的身影,叶临昊站在马路中央落寞的想着。

    叶临昊又在附近找了一遍,可却再也没看到哪儿有白静萱的踪迹。

    “派人找到白静萱,就算是把A市翻过来也要找到她!尽快!”叶临昊打电话给助理,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坐在叶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的叶临昊无论如何都无法集中精力在工作上,满脑子都是白静萱的身影,偏偏都已经过去一整天了仍是没有任何进度。

    “总裁,您看一下今天的娱乐新闻。”助理观察着叶临昊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文件递给叶临昊。

    “叶氏总裁和尹家独女疑涉嫌谋杀!”报纸的标题让叶临昊瞬间变了脸色,而接下来看到的文章内容更是让他狠狠地揉皱了手中的报纸。

    不只是一份报纸,多家媒体联合报道,负面新闻铺天盖地,整个叶氏集团都处在阴影之下。

    “这是我们调到的监控。”助理将手中的u盘插到电脑里,屏幕上的画面让叶临昊再也无法冷静下来。

    “是白小姐将这些新闻送到报社和娱媒的。”助理小心翼翼的说。

    视频里的女人带着鸭舌帽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但身材和气质却不难看出是白静萱本人。她几乎走遍了a市的每一家媒体,将她手中整理出来的资料寄了出去。

    这节骨眼上白静萱这样做无疑是对叶氏毁灭性的打击。

    “叶总……要不要……?”助理见叶临昊的气压越来越低,于是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等待着叶临昊的应允。

    可这一个动作却激怒了叶临昊。

    “滚!”叶临昊冲着一脸自信的助理吼。

    而另一边的尹馨馨,在看到这份报纸时,终于再也无法冷静了。她知道这件事的曝光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着急的来到叶氏集团的大楼,尹馨馨不顾保镖的阻拦,径自向总裁办公室狂奔过去。

    “临昊……我该怎么办呀……你帮帮我好不好?”

    一进办公室,尹馨馨便红了眼眶,举起手中的报纸楚楚可怜的哽咽着,做足了无辜被冤的样子。

    “帮你?我怎么帮你?证据清清楚楚,有什么好遮掩的!”叶临昊冷漠的看着尹馨馨,他第一次觉得他一点都看不透这个女人。

    “我这样做也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你要相信我啊!”尹馨馨快步走上前攥住了叶临昊的衣袖委屈的说。

    “不得已?你是不得已杀人还是不得已放火!”叶临昊一把甩开尹馨馨的手,眉眼间的厌恶毫不掩饰。

    “我都是因为爱你啊!我还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尹馨馨见叶临昊对自己的态度,就知道这次是真的栽了,她有些崩溃的哭喊到。

    “难道和我在一起就一定要害死无辜的人吗!”叶临昊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尹馨馨事到如今还不肯认错。

    “可我……!”尹馨馨试图争吵什么,可话音未落,就被突然闯入的警察打断了。

    “就是她!尹馨馨!”白静萱情绪激动的指着尹馨馨说,不难看出她眼里报复的快感。白静萱的出现让办公室里的两个人形成了极端的对比。

    叶临昊脸上全是放心了的轻松,而尹馨馨的脸上则全是恶毒的仇恨。

    “白静萱……我……”叶临昊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白静萱,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呵,虽然我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是害死了苏悦的人,谁也别想逃脱!”

    白静萱打断了叶临昊的话,仇恨的盯着他的眼睛,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

    警察毫不耽误的逮捕了尹馨馨,准备将她带回去审讯,毕竟白静萱提供的证据充足,所以尹馨馨的罪名基本就坐实了,于是警察也就不再客气。

    “白静萱!我真后悔当时没有直接让人烧死你!留下了你这么一个祸害!”被警察拖到门口的尹馨馨拼尽全力回过身来冲着白静萱声嘶力竭的咒骂。

    “这是你应得的。”

    白静萱冷漠的笑了笑,眼里全是无所畏惧的强势。

    “白静萱!你不得好死!”尹馨馨疯狂的怒吼着,直到随着距离延长才逐渐消失……

    直到再也看不到尹馨馨的背影了,白静萱才松了口气,可她虚弱的身体经这么一折腾再也只撑不住了,摇晃了几下后就跌坐在了地方,昏了过去。

    “静萱?白静萱!你怎么了?”叶临昊只看到白静萱身形恍惚,还没来得及反应,白静萱已经昏了过去。

    他慌了,赶紧打电话给助理,让其马上开车过来,他要带着白静萱去医院。

    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叶临昊焦灼的等候着,内心早已被愧疚和后悔填满的他此时心里全部都是白静萱的安危,他还没有补偿她,她一定不能出什么意外。

    “哪位是病人的家属?”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拿着病历打量着问。

    “我!我是!”叶临昊赶紧应承到,随后焦急的问:““她怎样了?有没有危险?”

    “病人只是太虚弱了,再加上怀孕初期,情绪又不稳定,所以才会这样。”医生无视叶临昊脸上的急迫,淡淡的说。

    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叶临昊一时间竟有些回不过神来,过了许久后,才小心的问道:““你刚刚是说……她怀孕了?”

    白静萱在急救室里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可眼睛还没睁开,就听到周围的医生在议论“怀孕”和“孩子”的话题,还不时的提起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