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孩子没做掉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0本章字数:2443字

    仔细的听了一会儿后,白静萱才不可思议的接受了自己怀孕了的事实。

    医院的病房里。

    白静萱静静地瞪着眼睛看着前方,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刚刚在急救室里医生说的话:““这孩子要是不要呀,想生可就难了!”

    她第一个孩子被尹馨馨毫不留情的害死了,叶临昊作为帮凶也无法否认这一事实!白静萱一想到肚子里的小生命,心就像是被刀绞一样的痛。

    “为什么你偏偏这个时候来呢!为什么你是叶临昊的孩子啊……”

    白静萱小声的念叨着,一边伸出手轻抚还没有凸起的小腹。那里面有她的孩子,她在这世上唯一的血缘至亲。

    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白静萱不禁想到了此时已安睡在地下的苏悦,若是他在,自己应该还不会孤单吧。

    正想着,白静萱就决定起身去找苏悦。

    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里苏悦正温柔的笑着,白静萱甚至能闻到墓碑前的鲜花传来的阵阵香气,只是这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苏悦……我好后悔……我已经报复了尹馨馨……可我一点成功的快感都没有。”白静萱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墓碑上的铭文,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滑落。

    “我怀孕了……是叶临昊的孩子。”说着,白静萱的声音突然哽咽:““叶临昊毁了我的所有,为什么偏偏是他的孩子呢!”

    白静萱的哭声越来越大,终于变成了嚎啕。而此时,本就阴沉的天空似乎感受到了白静萱的绝望,竟滴答的落下雨来,而且越下越大。

    “苏悦阿……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如果可以……我希望下辈子都不要再见到叶临昊!”白静萱靠着墓碑,望着苏悦的照片,恍惚间竟感觉到仿佛他还在身边似的余温,不禁更加心酸。

    叶临昊办完住院手续回到病房时,看到的就是空旷的病房和凌乱的病床,而床单上早已没了白静萱的温度。

    白静萱在A市没有亲属更没有什么朋友,她唯一能找的,也不过是苏悦而已,可苏悦现在已经……

    正想着,叶临昊仿佛忽然知道了白静萱现在在哪!于是毫不犹豫的跑了出去。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你不知道你现在……”叶临昊赶到墓园时看到的就是白静萱抱着墓碑抽泣的样子,说着,就脱下外套盖在了白静萱的肩上,同时试图将她带走。

    白静萱那悲痛欲绝的样子甚至让叶临昊以为她已经放弃了自己。

    “别碰我!你滚开!”白静萱甩开叶临昊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冲着叶临昊怒吼道:““你没资格出现在这里,苏悦都已经死了你怎么还不肯让他安宁!”

    “我……我只是……不放心你。”叶临昊见白静萱一脸防备,于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解释道。

    “不放心我?你无非是担心我生了你的孩子打扰你和尹馨馨的幸福罢了!”白静萱嘲讽的一笑,眼里尽是厌恶。

    “我希望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叶临昊急切的解释着,语气几乎是乞求的样子。

    “生你的孩子?”白静萱抬起头看着叶临昊的双眼平静的问到。

    “是……”叶临昊小心的回答。

    “我不愿意!”白静萱直直的看着叶临昊,一字一顿的说到,看着叶临昊脸上的失落,白静萱却笑了出来。

    果断的拒绝了叶临昊的请求,白静萱毅然走进了手术室。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听着医生准备仪器的声音,白静萱脑海里会想着这段时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从天堂到地狱,她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叶临昊妈妈意外离开之后,叶临昊就对自己表现得十分厌烦,他固执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她有意为之的,是她害死了他的妈妈。于是把她留在叶家,多看她一眼,对于叶临昊来说似乎都是一种折磨。

    可他却始终都没问过她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单单凭借着尹馨馨的几句恶意诋毁,就毁掉了所有对她的信任。

    本来白静萱以为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偏偏叶临昊又重新给了她希望。

    叶临昊终究还是同意了和她结婚阿!这让白静萱觉得他只是暂时解不开心结罢了,时间久了就过去了。

    于是她每天都耐心的等待着,一心一意的投入到未来的生活里,为新婚做着准备。可突然发生的闺蜜背叛,男友报复,让她心里所有对生活的期翼都付之一炬。

    尹馨馨在那张同样冰冷的手术床上夺走了她第一个孩子的生命。在那间破旧工厂里害死了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真心对她好的苏悦,而叶临昊,始终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对于白静萱来说,苏悦时在自己最难的时候陪伴自己的人,对于她这个习惯了孤独的人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他是曾经的恋人,也是唯一一个肯对自己付出真心的人。

    可苏悦……此时却睡在冰冷的地下,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却还睡得安稳。

    想到这,白静萱不禁握紧了拳头,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的关节充分的说明了主人的恨意。

    可明明做了坏事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惩罚呢?

    伸出手抚摸着小腹,一想到一会肚子里的小生命就要躺在一边摆放的托盘上,白静萱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尽管这是叶临昊的孩子,可也流着她的血啊!

    “白小姐,你……真的准备好了吗?下了这手术台,可就都晚了。”一边的护士看着白静萱的样子不忍心的询问道。

    “我……”白静萱知道,一旦自己点了头,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手术室的灯光照在白静萱的脸上,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注射麻醉之前,医生再一次不确定的问了一遍:““准备好了吗?可以的话就开始了。”

    “不……不行!”白静萱猛的坐了起来。

    叶临昊坐在手术室外来回不安的踱步,可就在他猜想着进展到哪了的时候,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

    叶临昊的眼里闪过一抹痛色,他知道白静萱是真的死心了。

    叶临昊快步走上前揽过白静萱的肩膀:““还好吗?我……带来了A市最好的医疗团队和月嫂。”

    白静萱抬起头扫视了一圈,果然看到了叶临昊带来的人。

    见白静萱不吭声,叶临昊继续说道:““你这身体现在太虚了,要好好补补才行。”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扶着白静萱。

    “现在你终于满意了?”白静萱眼睛里毫无波澜,冷漠的看着叶临昊难得的温柔,觉得这一切都十分讽刺。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怎么又开始装深情了?

    推开叶临昊,白静萱一步一步慢慢的有着。

    “我知道以前都是我对不起你,可那也是我的孩子啊!”叶临昊站在原地,看着白静萱的背影哑着嗓子低吼。

    他怎么可能舍得!

    “难道之前的不是你的吗!”白静萱回过身厉声问到。

    “对不起……都怪我……”

    被白静萱吼的叶临昊当然知道自己翻了多大的错误,也清楚这不是可以解释或者赔偿的事,他只希望他还能够挽回一点罢了。

    叶临昊眼里的悲伤白静萱看的真切。若他最初就选择相信她,怎么会有之后的这一切!

    “孩子没做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