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一定要毁了他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1本章字数:2313字

    “伯母……苏悦的事,我也很难过。”白静萱得知苏悦的父母身体状况不太好后,来到了苏悦家里,尽管面对着二老的冷脸,白静萱仍然不断的关心着:““您有什么难处和我说就好,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我们需要什么?我需要我儿子!”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们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缺憾,我真的十分愧疚,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让我照顾你们好不好?”白静萱真诚的看着苏悦的父母,试探的问道。

    “我只希望你能从我的家出去!”苏悦妈妈一手指着门,一边对白静萱说,这个女人她看到就来气!为什么死掉的那个不是她!

    “我怀孕了……叶临昊的孩子。”白静萱见苏家二老都没有反应,于是顿了顿继续说:““我知道你们怪我,也知道苏悦会这样都是因为我,所以我打算和叶临昊撇清关系,让这孩子认苏悦做干爹。”

    话音一落,苏悦的妈妈瞬间抬起了头:““你究竟还想要做什么!为什么我儿子都已经死了你还不肯放过他!”

    “我不是一定要你们接受我,我只是想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弥补这缺憾,我相信如果苏悦在的话,他那么善良……他不会拒绝的。”白静萱红着眼眶说道。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可每当一提及苏悦,她总是无法冷静。

    苏悦的爸爸冷着脸将白静萱推出了家门,面对白静萱的愧疚,全然不为所动。

    回到叶家,白静萱放下了筷子,脸色忽然变得严肃:“叶临昊。”

    “嗯?”叶临昊也不生气白静萱语气里的不耐。给白静萱夹了几个蘑菇,同时轻声询问道。

    “我们离婚吧,我想守着苏悦,让我的孩子认他做父亲。”白静萱冷静的说,殊不知每一个字都像是刺一样扎在叶临昊的心上。

    “你让我的孩子认别的男人做父亲!?”叶临昊危险的注视着白静萱,语气中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白静萱不想和他争辩什么,嘴里的饭也越来越觉得没有味道,索性就不再吃了。

    “苏悦不论是从前还是什么时候,他是这世界上少有的肯接受我的人,而相比之下,我不愿意和你在一起。”白静萱轻轻的说,像是在说一件多么无关痛痒的话一样,然后推开了面前的餐具,起身快步走出去。

    白静萱出了门之后拦下了一辆车后就吩咐去苏悦的墓地。而叶临昊这个人,早就被她甩到了脑后。

    叶临昊拎了一件外套就快步追了上去,可见到的只有汽车尾气。

    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方向,白静萱一定是去苏悦的墓园了!

    而不出其所料的是,当叶临昊赶到时,看到白静萱正温柔的擦拭着苏悦的墓碑。

    “苏悦阿……最爱干净……一定要擦干净……”白静萱一边用手擦拭着墓碑一边小声的念叨着。

    墓碑前的鲜花已经开始有了枯萎的迹象,白静萱将它们摆放在一边。地上散落的花瓣,衬得白静萱格外凄冷。

    “白静萱!你宁愿嫁一个死人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叶临昊通红着双眼冲着白静萱怒吼到,握紧的拳头青筋暴露。

    “和你在一起?”白静萱笑着反问道:““我宁愿去死!”

    “苏悦都已经死了!我哪儿不如他?嗯?”

    “你没资格和他比,你都不配提到他的名字!”白静萱倔强的瞪着眼睛,控制着眼里的泪水,不想让叶临昊看到自己的脆弱。

    话音刚落,叶临昊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大步上前将白静萱的后背抵在冰凉的墓碑上。

    “叶临昊!我真是高估了你的人性!”

    手下力度不减,只听见布帛破裂的声音,叶临昊已经将白静萱胸前的衣服撕了开来。

    “那就让你的死人听听你是怎么喘的吧!”叶临昊说着就要吻下来,同时,大手不老实的在白静萱的手上游走着。

    “呵……”白静萱低笑着,没有反抗挣扎,也没有表情,只是静静地承受着。

    叶临昊的吻来的很凶,甚至让白静萱有些喘不过气来,可叶临昊却一点都没有放慢节奏,只是一昧的索取着。

    白静萱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破烂,可她却一动不动,任由叶临昊在身上肆意的啃咬。

    感觉不到她的反抗,叶临昊渐渐的放轻了力度,低下头看着她。看着白静萱空洞的眼神,叶临昊猛的将白静萱揽进怀里:““对不起……我错了……我只是太爱你了。”

    “若是你之前这么说该多好。”白静萱的眼里没有任何波澜,推开了叶临昊淡淡的说。

    “我会补偿你的,我会加倍对你好,我……”叶临昊着急的解释着,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白静萱打断了。

    “已经太晚了!”眼泪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眨眼间顿时流了出来。

    “不会的,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叶临昊一边靠近一边解释到。

    “我不要了!我不需要你的承诺,而你带给我的痛苦,我一定会加倍奉还!”话落,白静萱用破烂的衣服把自己包裹好,缓缓地离开了墓园。

    叶临昊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只是一个令人生厌的角色罢了,再无其他意义。

    叶临昊一个人在墓园里站立了很久,直到天黑了才离开。

    深夜。

    书房的房门被轻轻打开,潜入的人影正是不久前熟睡的白静萱。她知道最近叶氏有一个很大的项目在和宋氏竞争,而就在今天下午,叶临昊将做好的方案拿了回来。

    轻手轻脚的在书房里翻找到这份文件,她用叶临昊的电脑将它发给了宋氏的邮箱后,满意的笑了笑离开了书房。

    “叶总!昨天下午才做好的文件被合作方pass了,理由是已经有其他公司拿到了项目,企划正是我们这份!”助理慌张的像叶临昊报告。

    这份策划案是目前也是做的最大的一个,几乎投进了半个叶氏的资本!而一旦落空,之前的所有准备项目都打了水漂不说,还会被扣上抄袭的帽子!

    “策划案是从哪泄露出去的?”叶临昊沉声凝重。

    “是……是您的邮箱……”助理怯怯的说。他实在是想不通叶临昊为什么要做这种完全不利己的事。

    “查家里的监控,找到源头。”

    叶临昊听后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仍是很快冷静下来,他没有解释,目前找到泄露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助理前脚刚走,叶家老爷子就把总裁办公室的门踹了开来。

    “叶临昊!你究竟长没长脑子?怎么什么样的人都留在家里!”叶老爷子说着,拳头就打了下来,落在叶临昊的身上,他却躲都没有躲。

    一边的叶家老管家将手中的照片递给叶临昊,照片墙坐在书房翻找的人可不就是白静萱!

    叶临昊没有说话,可脸上的难过却是遮都遮不住,她竟然恨自己到这个地步了吗?不惜一切都要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