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救救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1本章字数:2066字

    叶临昊一边说,一边更加用力的握着她的手试图拖上来,可他自己都动不了又怎么把她带上来呢。

    回头即是万丈深渊,白静萱此时甚至有些释然,她只当这一切都是应该发生的,正想着,手腕就滑了出去。

    “不!!静萱!!”

    叶临昊声嘶力竭的喊着,看着白静萱惊慌无措的眼神,叶临昊第一次痛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她。

    看着白静萱的身影一点一点变小,叶临昊的世界仿佛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侥幸感让他迅速的跑到山间极为危险曲折的小路,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向了山间。悬崖下面是深潭,不会出人命,可毕竟高度在,白静萱摔着一下子,早已昏了过去。

    叶临昊看到那个趴在湖边的人,顿时心疼的不行,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她受伤的样子,他也不敢看!他承受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叶临昊伸出手拨开拦路的荆棘,不顾枝干上的刺把自己扎出了血,此时的他他满脑子都是那个蜷缩着的身影。

    抱起昏迷不醒的白静萱,叶临昊一步一步的顺着开路走上去。

    “临昊,这叶子我一定会收好的,才对得起你受的伤呢!”叶临昊印象中的小姑娘一边给他胳膊上的伤口轻轻呼着气,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他为她摘下的最嫩最完整的叶子收到口袋里。

    “你若是喜欢,我就再去为你摘几片!”说着,叶临昊扫了扫身上摔下来时沾染的灰尘,起身就要再爬上树一次。

    青涩稚嫩的孩童还不知什么是羁绊,只知道自己喜欢她的笑,就见不得她皱眉,于是所有的心思都是希望她开心。

    “不要啦!我有一个就好了,我不想你再冒险了,你受了伤我会着急的。”小小的白静萱紧张的说,生怕叶临昊再做什么可能会受伤的事,眼里的关心和不舍是装不出来的。

    想到这,叶临昊轻轻的笑了笑:““静萱,我也舍不得你手上,你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好不好?”他语气哀求着说,不禁湿润了眼眶。

    叶临昊的助理赶来时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叶临昊手上都是鲜血,可抱着白静萱的手却是一点都不肯放松,而叶临昊的脸上,更是助理从没见过的哀戚。

    “叶总……我来吧!”助理不忍心看到叶临昊这么狼狈的模样,于是提议由自己来抱白静萱。

    “让开!”叶临昊沉声说,可话音刚落,因为体力不支,脚下一个踉跄,他没撑住,竟然就抱着白静萱直直的跪了下来。

    “叶总小心!”一边的助理看不下去了,一边伸手试图去扶一边劝解道:““您都已经体力透支了,让我来吧!”

    叶临昊根本就不理他,只是紧张的抱着白静萱,轻声问道:““静萱,疼不疼?有没有摔到?”

    可白静萱已经陷入昏迷了,根本就不会回答他了。

    一边的助理急得不行,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去开车。”叶临昊沉着脸不再说话,也不肯把白静萱交给别人。

    助理很快就把车开了过来,一路上,叶临昊不断的试图将白静萱唤醒,一直在和她说话,可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沉寂。

    医院。

    “医生!医生!救救她!”叶临昊一边跟着急救往急救室跑,一边用恳求的语气和医生说。

    人人都知叶临昊不轻易认输,也不曾开口求过谁,可这会儿白静萱有了生命危险,叶临昊早就已经不再顾及脸面的问题了,她只想将她唤回来。

    “静萱,你一定要坚持住啊!”看着急救室的门缓缓的合上,叶临昊声嘶力竭,眼眶也不禁有些泛红。

    可没过多久,急救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病人伤的太重了,您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出来的是一名护士,看到叶临昊眼里的期翼,有些不忍的问到。

    叶临昊感觉就这一瞬间,他的天都要塌下来了。不顾医生的阻拦闯进了急救室,看着静静地躺在那里的白静萱一脸苍白,叶临昊走上前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说:““保大人……一定要保大人。”

    “孩子……我的孩子……”白静萱不知怎么竟然有了意识,声音沙哑的抓住了叶临昊的手。

    “孩子我们还会再有的,我只想要你!”叶临昊一脸心痛,眼泪也是终究没能忍住,失控的滑了出来。

    “不!保孩子!”

    白静萱已经经不起任何打击了,这孩子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他!

    “静萱……我不能没有你……”叶临昊将头埋在白静萱的颈窝轻声说。

    白静萱感觉到了颈窝处的湿润,可孩子是她此时唯一不能让步的:““我的孩子……叶临昊……求你……”

    “不行……”叶临昊又怎么能接受这孩子即将要离开呢?它又何尝不是他的希望呢?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白静萱渐渐失去了力气,断断续续的说。

    “先生,请您快点决定,病人已经支撑不住了,需要尽快手术。”医生看着这一幕也十分心酸,可却不得不催促到。

    叶临昊倏然起身,没有犹豫的沉默着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他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没有白静萱不行。

    手术室里气氛十分紧张,叶临昊就一直攥着白静萱的手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直到手术室的灯光熄灭。

    看着昏迷不行的白静萱,叶临昊也是一脸的憔悴,失去孩子对他来说已然是个不小的打击,何况白静萱也陷入了昏迷醒不过来。

    叶临昊亲自照顾着白静萱,甚至忽视了自己,助理和医生都不止一次的劝过他,可是他都恍若未闻,寸步不离的守在白静萱床前。

    “叶先生,您也去吃点东西吧,再这样下去,你也倒下了。”来换药的小护士看到叶临昊形容枯槁的样子,不忍心的劝到。

    “她只有我了……在她醒来之前,我哪儿都不会去。”

    叶临昊一边温柔的帮白静萱擦脸,一边轻声回答。

    护士也知道此时除了等白静萱醒过来,其他什么办法都没用的,于是也就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