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让看光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013字

    有了叶小天的保证,唐妙珠是心情大好,虽然才跟他认识了不到两个小时,但是她却看得出来,叶小天绝对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叶小天也没有在县城里呆多久,签了合约之后,便先行告辞了,然后会合上去办事的刘玉清,往家里赶了。

    “居然签下这么大的合约?”当叶小天将情况跟她说了之后,刘玉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尽管她也想过能卖出很高的价钱,但是现在的成交价,依然比她想象的要高出许多许多,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些有钱人啊,吃的真不是菜,是健康啊!用他们的话说,健康无价!”叶小天兴奋地说。

    “好吧,其实这也有道理,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的了,能活得久一点,活得健康一点,其实比起什么钱都重要,这是我最近听得最多的一些生活哲理了。”刘玉清感慨地说。

    “所以,回去之后,我要马上就开始租地,租大量的地。”叶小天说道。

    “可是,我就怕那个吴大刚会阻碍你。”刘玉清担心地说。

    吴大刚在村里的那些行为她当然也知道了,甚至她都受到过骚扰,只不过由于她泼辣,让对吴大刚知难而退了。

    叶小天脸上泛过了一丝不屑之色,说道:“别人还好,吴大刚么,我正好握有一些把柄,他不敢怎么样我的!”

    刘玉清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有把握,毕竟吴大刚在村里可是一霸,叶小天凭什么敢这么说?

    叶小天也没有解释什么,就说自己有把握,让她不用担心。

    “好吧,你还是不相信我!”刘玉清坐在摩托车后面,有点不高兴地说。

    叶小天一疼,顿时就咧起嘴来,苦笑道:“嫂子,你就算再恨我,也不能拿它出气啊,万一抓废了,以后你想用都不行啊!”

    “反正你不给我,我干脆弄废它算了!”刘玉清恨恨地说。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放开了手,那玩意可不能太大力抓了,不然真弄废了,以后自己真想用时,可就没办法用得了。

    叶小天松了口气,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但你得答应我,这种事不要说出去,毕竟关系到别人的声誉。”

    “瞧你说的,好像我是那种长舌妇一般!”刘玉清将自己的胸口紧紧贴着他,还故意摩擦了一下,媚声说道。

    叶小天心里一荡,差点就停下车,拉着她到路边的甘蔗地里过了一把瘾了。

    他强自忍住心里的冲动,运起了普霖术,这才勉强将那股邪火压下,苦笑道:“嫂子,你真是越来越让我难以控制了,也许有一天,我就真吃了你,坏了你的贞节!”

    “切,我才不怕,有本事你来啊!”刘玉清无比风骚地说。

    “哼,你这女人欠打!”叶小天恼怒地说。

    “是啊,我欠打,你来打我啊,狠狠地打我啊,最后压着打,打得我叫爽!”刘玉清娇媚地说。

    叶小天刚刚压下的邪火再一次上升了,停下车子来。

    刘玉清愕然,以为他真的要对自己那啥了,心里又喜又羞。

    “我去放松一下!”叶小天恨恨地看着她一会,然后便朝着旁边的甘蔗林里走去

    “噗!”刘玉清脸红红地笑了出来。

    叶小天让她笑得也有点脸红了,不过他可是知道的,某些底线不能碰,一旦碰了,以后就无法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安宁了。

    他也真是有点急了,到了里面后,便拿出来,痛快地放了出来。

    这个地方距离吴家村也不远了,叶小天放完之后,才感觉到有点不对,呆呆地抬起头来,看着蹲在旁边不远的一个人,然后便无比尴尬起来。

    他刚才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前面左边的地方居然正蹲着一个人,将他小解的全过程都看到了,而且,还看到了他那惊人的大炮!

    要知道,刚才他让刘玉清撩起的邪火还没有消散下去,那里差不多都达到了最强状态了,那人看得眼睛都瞪大了,居然忘记了自己也是在小解!

    叶小天的眼睛也瞪大了,看着这个脸色娇媚的女人,眼睛也往下看去。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那个地方,但是却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与众不同的,嘴里几乎是一下子蹦出来一个词:“白虎!”

    这个女人,居然一点毛都没有,完全就是书上形容的一种特殊群体啊!

    说完之后,叶小天才感觉到不对,连忙转过身去,尴尬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

    然后,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他就拉上裤子,一下子溜走了。

    朱香兰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脸红耳赤地站了起来,将自己的裤子拉上,嘴里小声说道:“惨了惨了,居然让他看到了!还有,他那里好大啊!”

    说了一会,她又悄然走了出去,却没有到赌场手睦到叶小天的影子了。

    “他好像是里面那条村的人,有点眼熟,一下子想不起来了……不过,看了本小姐的身子,你以后别想撇清关系……那么大的东西,我肯定要尝一下的!”朱香兰自语道。

    叶小天并不知道自己让一个女人惦记上了,他从里面出去后,心跳也是一点急了,脸也红了。

    “小天,你这是干嘛了?”看到他的样子,刘玉清有点奇怪,这小流氓不会在里面干了什么坏事吧?

    “没事没事,还不都是你惹的祸?”叶小天看了她一眼,趁着转身挡着的机会,恨恨地抓了一把。

    刘玉清嘴里发出了一声娇媚到了极点的声音,然后才看着他说:“好啊,有本事你就办了我!”

    “你这女人,总有机会的!”叶小天恨恨地说。

    “切!你这明显就是有色心没色胆,谁会相信啊?”刘玉清幽幽地说。

    叶小天一阵的尴尬,心里突然泛起了那个女人来,不知道她看了自己那里,会不会也有刘玉清一样的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