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便宜你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3本章字数:2036字

    一声救不了,顿时就凉了那几个外地人的心。

    “医生,求求你了,我们也打了120,可是外面大塞车,根本赶不及啊!”一个年轻人跪到了地上,颤声说道。

    吴天赐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年轻人,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根本没有条件啊!这是大动脉出血,我这里可没办法的。”

    “是啊,我们都是医生,治病救人本来是天职,可是也不能乱出手,那样不但救不到人,还会害人的。”吴晓莲也摇头说。

    那几个人一听,脸全部都白了,嘴里还在哀求着。

    叶小天走了进去,也看清楚了病床上的人,是一个年轻女性,大腿的位置让一根木刺直接扎了进去,鲜血还在冒着,连绑着布条都无法止住,看来越人如吴天赐说的一样,是大动脉出血了。

    他脑子里马上就闪出了一段信息,然后便开口说:“也许我有办法?”

    “你有办法?”地上那个微胖的青年一听,顿时就惊喜地叫了起来,这真是遇到救星了啊!

    可是,等他看到叶小天的样子后,顿时心就凉了下来,居然是一个小屁孩!

    “小天,你说什么,你又不是医生,懂什么救人啊!”这时候,吴晓莲也皱眉说。

    “晓莲姐,我真的懂医术,而且水平一点都不低!”叶小天认真地说。

    “你懂医术?什么时候的事?”吴晓莲愕然。

    吴天赐也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叶小天,虽然这孩子以前也经常会到自己这里来,还会问一些中医方面的知识,可是距离懂医术,却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这个先不说了,伤者现在的情况很危急,如果再不动手相救的话,一会就晚了!”叶小天摇头说。

    “你确定自己能救得了?”微胖年轻人皱眉说。

    “如果你不相信我,那我就走,反正也不关我事。”叶小天不悦地说。

    年轻人脸色一滞,他也真是左右为难了,那个老医生死活不愿意出手,如果自己不让这个小屁孩出手的话,那就意味着表妹很可能就这样失去性命了!

    “好,我就赌你一回!不可,我丑话说在前,如果你是随便糊弄的,我会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上的!”他从地上起来,用凶狠的目光看着叶小天,咬牙切齿地说。

    叶小天也没有恼怒,他能理解对方的心情,摆了摆手说:“除了晓莲姐之外,你们全部都出去!”

    “为什么要我们出去?”年轻人一怔,然后不服气地说。

    “你不想出去?行啊,我要解开她的裤子了。”叶小天淡淡地说。

    “你想干什么?”年轻人大怒,拳头对着他,仿佛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了。

    “不解开裤子,你让我怎么治?你不看看伤在什么地方!”叶小天没好气地说。

    “呃……那不是便宜你了?”年轻人脱口说道。

    “特么,你有这么重口味,我可没有,血淋淋的有什么看头?”叶小天顿时大怒,斥道。

    这话一出,众人想笑又不敢笑,想想也有道理,就算再漂亮再性感的女人,处于这种情况下,恐怕都没有谁有兴趣去看了。

    “我先出去了,小天,你最好能治好。”吴天赐瞪了叶小天一眼,然后便转身出去了。

    “我……我也出去了。”年轻人有点不甘心地说。

    他一走,另外几个人也一样,跟着走了出去。

    “晓莲姐,准备消毒水,干脆的手套。”叶小天一边关门,一边郑重地说。

    吴晓莲几乎是麻木的照做了,等她准备好了之后,还是不放心地问:“小天,你不会是乱来的吧?”

    “少废话,快帮她脱掉裤子!”叶小天哪有时间跟她说这些,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再不动手的话,这个可怜的伤者就真有可能一命归西了。

    让他一吼,吴晓莲下意识想发火,可是看到他那严肃的表情后,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不敢开口了,乖乖的帮那个伤者脱起了衣服来。

    然而,由于血流了不短时间了,伤者的裤子都让沾在了腿上,脱了不下来了。

    “让我来!”叶小天皱眉说,然后拿起了剪刀,迅速地剪开了。

    只是一会,他就将伤者的裤子全部都弄了下来,连最里面那一条也脱下来,然后便盯着大腿看。

    “小坏蛋,你瞎看什么啊?”吴晓莲脸色发烫,尽管叶小天看的不是她,可是她也感觉到非常羞涩了。

    “我在观察伤势!晓莲姐,你帮她剃掉那些毛,不然会妨一会的救治。”叶小天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说。

    “好!”吴晓莲这一次倒是很干脆,她也看出来了,叶小天的眼神很清澈,没有半点猥琐的样子,看来是真的在观察伤势了。

    她毕竟也是学护医出身的,护医护医,也就是介于医生和护士之间的一种职业,护士的活也会干,所以很快就完成了任务。

    “好了,你站在一边,我说什么你就照做什么。”叶小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她说道。

    吴晓莲白了他一眼,但叶小天这个时候可没有时间去领略她的风情了,取过了已经消毒过的金针,用非常快速的手法,一下子就扎了下去。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本来一直冒血的地方,居然很快就止住了!

    吴晓莲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差点就叫了出来,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学的医术,居然这么厉害!

    叶小天却没有时间去看她的表情了,止住血之后,他就运起了普霖术,一股清凉的气息散发出来,渗入了伤者的大腿上。

    做完这个步骤之后,叶小天便将一只手放到了伤者身上,一只手举起来。

    “小流氓,你干什么?”看到他将手按在伤者那高耸的胸口上面,吴晓莲的脸又红了起来,嗔道。

    “我要取出木刺来,防止她太痛跳起来。”叶小天一本正经地说。

    “就是这样,不是专门占人家便宜的?”吴晓莲怀疑地说。

    “废什么话,这个时间我有这种心思?”叶小天没好气地说。

    说完,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一掌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