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打爆渣男狗头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050字

    初春的文城还带着几分凉意,安夏蹲在酒吧草丛后,浑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硬生生出了一身薄汗。

    真闷啊,但是为了堂妹拼一把,她今天一定要把搞大妹妹肚子又逃之夭夭的男人揍成猪头!

    回想着娇娇对那个男人的形容,安夏认真的排查着每一个经过的人,最终在某个颀长的身影经过时,猛地睁大了眼睛。

    就是这个!肩宽窄腰大长腿,薄唇挺鼻桃花眼,一身黑衣满是禁欲气息,全场最好看的就是他,一看就是喜欢骗小姑娘感情的渣男!

    将鸭舌帽往下压了压,安夏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躲在拐角处看着那渣男被众人围簇着走进了包厢,眯眼。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红酒,安夏走近包厢,轻轻敲了两下之后放柔了声音,“服务员送酒水。”

    三秒钟过后,房门打开了,安夏低着头走了进去,不动声色的朝着男人靠近,握紧了酒瓶。

    “哟,这服务生穿的可够多的,这是知道我们今天这里有一个不近女色的盛总,特意换的策略……卧槽你干嘛?”

    轻挑的声音尚未落下,安夏就猛地扬起手将酒瓶朝着渣男的头上砸去!

    只可惜渣男反应相当迅速,酒瓶砸在了沙发上,碎片飞溅,却没伤到男人分毫。一看就是没少被人爆头,都躲出习惯了!

    狠狠的磨了磨牙,安夏退而求其次,反手一杯红酒直接泼了上去!

    “渣男!搞大女朋友肚子不肯负责还在这里花天酒地!去死吧你!”

    说完,她趁着包厢里的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酒杯一扔,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哼,她就知道,这种渣男肯定人人喊打,她这么大摇大摆都没人阻拦她。

    包厢里的人,都被这位奇女子惊呆了。

    这世上居然有人敢打盛总!怕不是活腻了所以故意用这种方式来找死吧?

    活着不好吗?

    “不是,哥,你真的把人家姑娘的肚子……”

    “闭嘴!”盛时霆咬牙,狠狠擦掉脸上的酒渍,桃花眼里沉着怒火,“给我查!一小时内,把这个女人带到我面前!”

    “好嘞马上去。”吊儿郎当的男人见盛时霆是真的生气了,头也不回的就去抓人了。

    盛时霆垂在身侧的手指一根一根攥起,骨节咯咯作响。

    渣男?泼酒?真是,好得很啊。

    此时的安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了。

    刚从酒吧出来,她就给堂妹安娇打了个电话,说她打了渣男的脸,让堂妹以后不要再和渣男往来了。

    结果换来的是一连串抱怨。

    “打他?你居然打了他?谁准你动他的?你这样我还怎么嫁给他?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多管闲事?”安夏不可置信,秋水般的眼眸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受伤,“昨天哭着叫我帮忙出气的人不是你吗?现在说我多管闲……”

    话还没有说完,安夏后颈就猛地一痛,直接昏死了过去。

    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她不甘心就这样狗带!

    疼,好疼。

    尖锐的疼痛从后颈传来,安夏猛地清醒,茫然的看着空旷而豪华的房间,一脸懵逼。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醒了?”

    低沉的男声忽然出现,安夏闻声回头,直接就被对方掐住了下巴,疼的她一阵皱眉,眼底弥漫着水汪汪的雾气。

    “你谁啊……渣男?!”

    原来是被打击报复了,安夏现在无比后悔今晚的决定。

    吃力不讨好,两面不是人!她再相信安娇的话,她就是猪!

    听到安夏现在还在叫他渣男,盛时霆简直是要被气笑了,“渣男?搞大肚子,还不负责?好,好得很!”

    阴沉沉的语气让安夏心里一阵发麻,她想躲开男人的触碰,下巴上传来的力度却叫她动弹不得。

    “我多管闲事了是没错,但你确实是个渣男啊!我又没说错!”

    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几分,盛时霆眯眼,桃花眼里染着薄怒,“我盛时霆还需要玩弄感情?多的是像你这样的女人对我前仆后继!”

    “你可以打击报复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和那些小年轻是不一样的,你渣不了我的!”安夏正色道,“更何况不就是长成你这样的才能玩弄感情吗?长的丑的只能学习懂么?学习!”

    盛时霆:“……”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无法反驳。

    趁着男人愣神的功夫,安夏悄悄的挪动身子,“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下次见面权当是路人……哎哎哎!你干嘛?”

    “干嘛?”盛时霆顺势将安夏压在床上,冷笑,“你不是说我是渣男吗?嗯?”

    强势的男性气息压了下来,安夏疯狂挣扎推拒着男人的胸膛,“不不不你当我没说过不行吗?你不渣你不渣!你绝世好男人还不行……别撕衣服啊!”

    安夏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带着怒气的吻就落了下来。不,应该说是撕咬,她一瞬间就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用力的踢蹬了几下,安夏发现根本无法挣脱,终于怒了,反口狠狠咬了回去!

    不能输!打不过就咬回去,比牙口她还没怕过谁!

    “嘶~”盛时霆倒抽了一口冷气,抬手摸了摸唇角的鲜血,“你属狗的吗?”

    “这不应该问你吗?”安夏狠狠锤了锤他的胸膛,“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这是强X,是犯法的!请尽快打住,迷途知返可以吗?”

    指尖游走在安夏腰间的肌肤,盛时霆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衣服都脱了,你跟我说迷途知返?”

    鸡皮疙瘩都要被他的动作激起来了,安夏狠狠打了个冷颤,正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撕拉”一声,身上一凉,她的肉肉就这么暴露了!

    “身材不错。”盛时霆像是在夸奖,“也就只有身材还能看了!”

    脑子里的弦就这么绷断了,安夏尖叫了一声,拼尽全力照着男人的腿间狠狠一踹!随着一声痛极的闷哼,安夏终于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大声的说出了自己的抗议:

    “去死吧你!什么叫还能看?姑奶奶我这么貌美如花你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