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真的打爆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164字

    盛时霆感觉自己遭遇了二十七年来最大劫难。

    他居然在一天时间里,被同一个女人打了两次,两次!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你先动的手!我是无辜的!”安夏不停的后退着,想要趁机离开。

    刚打算跑开就被握住了手腕,安夏一回头就看到了盛时霆难看的脸色,心里一慌,下意识就抓起在床头的台灯,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响,盛时霆身子晃了两下,最终还是无力的摔在了地上。

    伸手试了试男人的呼吸,安夏在确定他只是昏迷之后才松了口气。

    “活该,谁让你欺负我的,这就是下场!”安夏嘟囔着,想了想还是简单的给他清理了一下伤口,免得他血流不止。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啊。”安夏不要脸的感叹了一句,还打了个急救电话,这才离开。

    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扯的破破烂烂了,安夏一边揉着还在隐隐作痛的后颈,一边防止走光,赶紧打了个车就离开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安夏还没有走进去,就听到安娇在和大伯大伯母哭诉。

    “我就是跟她抱怨一下,谁让她去打人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好的男人,打算怀个孩子绑住他,安夏这样让我怎么办啊?”

    “别哭啊宝贝。”张香兰安慰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等安夏那个死丫头回来,妈帮你好好教训她!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敢欺负我的娇娇!一个没娘养的孤儿,也不看看是谁养她这么大!”

    安夏苦笑一声。

    她一直念着多年来的养育之恩,对大伯一家人一忍再忍,对安娇这个妹妹也是尽可能的好,可现在看来……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安夏对客厅里的母女视若无睹。

    张香兰厉喝:“站住!谁准你回房间了?还不过来给我跪下!”

    安夏冷笑,“跪下?凭什么?”

    “你还好意思说!”安娇满脸的控诉,“要是时景跟我分手了,我非要你好看不可!”

    安夏的火气被激起来了,“既然你这么喜欢他,那么下次就不要在我的面前哭哭啼啼,更不要哭着让我帮你出气,你的眼泪就这么不值钱吗?我们这么多年姐妹,在你眼里还比不上一个不肯负责的男人吗?”

    “我……妈你看看她!”安娇说不过安夏,只能转而去找母亲哭诉,“本来就不是我的亲姐姐,凭什么跟时景比啊?”

    安夏如堕冰窟。

    她一直以为,在这个家里安娇是唯一拿她当亲人看待的,可她此刻才发现,她自以为的姐妹情谊,还比不过一个玩弄感情的男人。

    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安夏没兴趣看这对母女互相安抚,径直朝着房间走去,一阵呼啸的风声带着势如破竹的力道,忽然迅速逼近!

    慌忙侧过身子躲闪,安夏却还是被砸了个正着,鲜血顺着额角滴滴答答的往下掉。

    “还敢走?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小贱人!”

    安娇在一旁快意的笑着,虚伪的轻抚张香兰的后背,“别气了妈,姐姐也不是故意的,别气坏了身子。”

    “呸,一个孤儿,也配你叫她姐姐?”张香兰狠狠的啐了一口。

    此刻安夏已经被打的鲜血横流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张香兰却还是觉得不够,扬起手就要再给她一个巴掌,尖尖的指甲朝着安夏精致的脸蛋划去!

    安夏抬手握住了张香兰的手腕!

    “够了吧!”她咬牙,额头的鲜血衬的她越发双眼明亮,“我忍你很久了!”

    “疼疼疼!”张香兰倒抽了一口冷气,“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贱人,别忘了是谁把你养这么大的!”

    手上的力度松懈了几分,安夏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是你们把我养这么大的不错,但是我不欠你们什么!”

    当年父亲一死,产业就全部由大伯继承了,遗嘱上唯一的附加条件就是将安夏这个女儿养大成人,再等到她结婚后将祖宅留给她做婚房。

    父亲是想用安家的产业来换她后半生的衣食无忧,可是安夏这些年在安家过的日子,只比仆人好了一点。唯一亲近她的安娇也翻脸无情。

    “不欠?你果然和你那个私奔的妈一样没良心……”

    “啪!”张香兰的话还没有说完,安夏就一个巴掌直接甩了上去!

    当场就被打蒙了,张香兰和安娇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居然敢打我?”

    “我不仅敢打你,还敢再补一个耳光呢,你信吗?”安夏冷笑,狠狠擦了擦脸上的鲜血,“再让我听到你说我妈妈一句坏话,后果自负!”

    说完安夏就径直回到了房间里,也不管张香兰在楼下崩溃的大喊大叫。

    拿出医药箱坐在了镜子前,安夏小心的将伤口里的碎玻璃取了出来,细致的贴上OK绷。

    “这可能就是报应吧。”

    刚刚才把不知名的男人给打破头了,现在自己就被爆头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不能多管闲事。

    “砰”的一声响,安夏的思绪还没有飘散完,房门就被人猛地踹开了。安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头发就被人狠狠扯住,紧接着就是两个耳光,直打的她双耳一阵嗡鸣。

    “你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啊?你为什么要拖累我们全家啊?”安磊风怒急,还想要在给安夏两个耳光,腹部就忽然一痛,手上的力气不自觉松懈下去。

    一拳下去终于将自己的头发解救了出来,安夏倒抽了一口冷气,“你们一家人是疯了吧!”

    她在安家虽然过的不好,但一般都是冷暴力,毕竟安磊风还要做出一个疼爱侄女的形象,像这样被毒打还是头一遭。

    “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吧?谁让你去招惹盛总的?你是非要把我们一家都害死吗?”宁磊风捂着肚子站了起来,“你马上给我滚去给盛总道歉,要是敢连累我,我非弄死你!”

    “盛总?”

    安夏脑海里浮现了那个被她打爆狗头的男人。

    当时在酒吧里,似乎是有人说了句“今天有盛总”在。

    所以她爆的不是一般的头,而是一个金坨坨吗?

    “行了我知道了,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安夏指着门口方向,“出去,我收拾一下就去。”

    “最好如此!”安磊风冷哼了一声就要离开。

    “慢着!”安夏忽然出声,眼底带着狡黠的光,“我去可以,但你要把我父亲留给我的房产还给我,不然我可不确定,我到时候会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