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给大佬道歉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074字

    一句话,安磊风怒急,“你居然敢威胁我?别忘了这么多年是谁在……”

    “是我父亲的遗产在养活我,而不是你们。更何况十八岁之后,我的一切开销都是自己挣的。”安夏回答的干净利落。

    今天的几个巴掌,彻底让她寒了心。之前的遗产她拿不回来也不想拿,但是祖宅,她决不能放手!

    “好,好!”宁磊风额角的青筋暴起,“只要你能把盛总安抚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行了吧!”

    安夏这才点头,“记住你的话。”

    换了身衣服又处理了脸上的伤口,安夏这才出门去,在门口,已经有车子在等着她。

    一想到上了这辆车就相当于是上了一艘贼船,安夏忽然有了几分悲壮,风萧萧兮的坐了上去,简直将壮士断腕四个字写在了脸上。

    开车的管家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仿佛闻到了戏精的味道。

    安夏直接被接到了盛时霆的城堡里。

    真的是个城堡,矗立在城市的边缘,建筑风格辉煌又高贵,在如此快节奏的文城里别具一格,有种遗世而独立的味道。

    所以她打的果然是个金坨坨吧!果然是的吧!

    “安小姐,请进,先生已经在等着你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安夏点了点头,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进去。

    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盛时霆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个,露出平直的锁骨。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晃着红酒杯,慵懒而优雅,带着致命的性感。

    就连额头上的绷带,都给他增添了几分颓废的帅气,丝毫不影响他完美的五官。

    “男色惑人,惑人啊。”

    安夏反复提醒自己,这是个斯文败类,还狠下心来在脸上捏了一把,直把伤口扯得一阵疼,这才镇定了下来。

    “还不过来,等我请你吗?”盛时霆凉凉的开口。

    “哎,好嘞,就来。”安夏狗腿的笑了笑,凑上前去,“您老有什么吩咐吗?”

    盛时霆简直要被她这幅样子逗笑了,“知道错哪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您是盛总,怎么可能会玩弄女人感情呢?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是吧哈哈哈。”安夏艰难的干笑着。

    在来的路上她已经查过了,能让安磊风如此惧怕的盛总,只有一个盛时霆。

    大名鼎鼎的文城一霸,为人却又诡异的十分低调,网上充其量只能搜到一张他的侧脸。

    “哦?你不是说,只有像我这种长得好看的,才能玩弄感情吗?嗯?”盛时霆尾音上扬,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

    “可好看到您这个程度,就是另外一个极端。再说了,您和安娇充其量就是周瑜打黄盖,还不一定谁比较吃亏呢。”

    盛时霆这个条件,能看上安娇根本就是安家祖坟冒青烟了。

    “噗……咳咳!”

    一口红酒差点喷出来,盛时霆被安夏突然转了个弯的话刺激的险些呛着,额角的青筋突突的跳个不停。

    安夏诧异挑眉,“您这是……哎哟打我干嘛!”

    “检查一下你的脑子。”盛时霆几乎是咬着牙,“听听里面有没有黄河在咆哮。”

    安夏:“……”

    十分钟后,安夏看到了一整摞的,关于安娇的资料。

    原来安娇的交往对象根本就不是盛时霆,而是他的弟弟盛时景。和盛时霆不同,盛时景就是个花花公子,和安娇之间的关系,连谈恋爱都算不上,却没想到安娇会怀孕。

    还给了他哥一个超大的黑锅背。

    “原来打错人了。”安夏心里一阵咯噔,尴尬的面对着盛时霆,“那个,我道歉,道歉可以吗?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安娇说全场最好看的就是她的男朋友了,所以安夏就奔着盛时霆去了,谁知道会……

    “道歉?”盛时霆挑起她的下巴,俯身凑近,温热的呼吸扫在她的脸颊,“说说看,你想怎么道歉?”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我乡下人,营养跟不上的。”安夏挣扎着躲避。

    盛时霆却好似不为所动,越发逼近,薄薄的唇瓣距离安夏的唇角仅一线之隔,“我让你,说。”

    安夏被都要被吓结巴了,“道歉可以,请别动手动脚!虽然我知道我是很好看,你似乎对我也有那么点企图,但是我会挣扎的,我会大喊大叫的!真的会的!”

    盛时霆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两下。

    这个丫头还真是,每次都恰到好处的踩在他的理智弦上。简直是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

    直接将事先准备好的文件丢在了安夏面前,盛时霆揉了揉额角,“没问题就签字,有问题就立马签字!”

    安夏:“……”这两个选项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吗?

    将文件大致看了一遍,安夏抬头,水汪汪的眼睛里写着不可置信,“你是认真的吗?让给你打五年工还一分钱都挣不到,这不符合劳务法,这是犯法的!你怎么总是喜欢做违法的勾当?”

    盛时霆危险的眯了眯眼,“你跟我说,法律?”

    安夏一噎,然后猛地反应过来,这是文城一霸,他就是文城的法律。

    “为了房子为了房子为了房子。”安夏反复给自己洗脑,“不给钱可以,但来回路费还有伙食费总得负责吧?而且五年也太长了,不如改成……好好好我签我签,您老别动手。”

    一笔一划的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安夏一张脸写满了委屈巴巴。

    如此生动的表情,总算是让盛时霆的情绪缓和了几分。

    将一式两份合同全部都收了起来,盛时霆起身,修长的双腿径直朝着楼上走去,“一楼最角落的房间是你的。”

    “嗯?”安夏猛地抬头,“我难道不应该回家吗?”

    “已经没有公交了安小姐。”管家适时为安夏解答疑惑,“而我们做下人的,没有先生的吩咐是不会送你回去的。”

    表情由懵逼变成了羞愤,最终又变成了羞愤难当,安夏抱紧了沙发上的小枕头。

    这签的不是一个合同,是生死契吧!

    站在二楼房间的窗户旁,盛时霆瞧着安夏不情不愿的样子,唇角不自觉向上勾起一个弧度。

    “蠢丫头。”

    “阿嚏!”安夏狠狠的打了个喷嚏,“谁?谁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