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姿势很标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023字

    当然最终还是并没有卖身成功,安夏这一觉睡得相当稳,第二天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安夏简单洗漱一番之后就要离开,却被正在吃早餐的盛时霆不紧不慢的挡住了脚步。

    “作为我的贴身秘书,你每天的上班时间是六点半,现在已经迟到了半小时。”

    安夏不可置信的回头,“你们做总裁的都这么辛苦的吗?天天六点半起床?”

    她错了,她一直以为做到盛时霆这个位置,每天躺着就能挣钱了。

    凉凉的扫了安夏一眼,盛时霆起身,“跟上,去公司。”

    “可是我还没有吃饭呢……”

    盛时霆的脚步停顿,“所以?”

    安夏:“……没什么,怎么能让老板牺牲工作时间等我吃饭呢?出发吧,今天也是活力满满的一天!”

    如果她的肚子没有一直咕咕叫的话,这话听上去应该能更有可信度。

    当第三次被肚子叫的声音打断了视频会议,盛时霆揉了揉额角,“出去。”

    已经饿到头昏眼花的安夏猛地回神,“您说什么?”

    “给你十分钟,吃完马上回来。多耽误一分钟合约延长一个月。”

    “谢谢老板!”安夏大大的鞠了个躬,转身就跑。

    简直大步流星,健步如飞。

    抬手揉了揉额角,盛时霆拧眉,“真蠢。”

    只有十分钟时间的安夏连打喷嚏的时间都没有,简直疯狂逃窜找路边摊。

    对,她连进早餐店等着的时间都没有了,只能在路边买点吃的赶紧回去。

    大口吃着还冒着热气的煎饼果子,安夏一瞬间感觉煎饼果子可能就是人生的真谛了。

    “你今天要是不赔钱,我就不走了……有钱人撞死人了不赔钱啊……救命啊!”

    饭还没吃完,一阵哭喊声就吸引了安夏的注意力,她寻声走过去,就看到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正躺在一辆兰博基尼前打滚,口中还骂骂咧咧的说些不堪入耳的话。

    “我根本就没有撞你,是你自己冲过来的!”保养得宜的妇人有些动怒,却还是从钱夹里拿出几张红票子,“我赶时间,你拿上钱马上走!”

    一看妇人是个好说话的,碰瓷人更加不肯起来了,“这么点钱,够干什么的?今天不赔个三万五万的,别想打发我!”

    安夏终于是听不下去了,“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在这里碰瓷吗?你又不缺胳膊少腿的,干什么不行啊?你贱不贱啊!”

    “关你什么事?”碰瓷人恼羞成怒了。

    “姑奶奶我是路见不平!”安夏撸袖子,“你知道有种东西叫行车记录仪吗?你知道这辆车有多贵吗?就你在车上蹭的这两道,修理费用都够砸死你的了!”

    妇人闻言,笑了,直接掏出手机来,“说的也是,我还是直接报警吧,正巧这里还有监控呢。小姑娘,谢谢你提醒我啊。”

    安夏傲娇的抬着下巴,“这都是为人民服务……小心!”

    “砰”的一声响,安夏眼明手快的挡在了妇人面前,一阵剧痛从后脑传到四肢百骸,疼的她直接栽倒在地上。

    临昏迷前,她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是:

    “我这个倒霉的脑袋哦!”

    这次负伤安夏睡了整整一天,等到她清醒过来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极简风格的豪华装修。

    是的,就是极简风格的豪华。虽然这个房间满目皆是冷硬的黑白灰线条,但却连茶几上的烟灰缸都大写着“有钱”两个字。

    “我这是出现幻觉了吗?可我这种俗人不应该直接看到一大堆金子吗?”安夏抬手揉了揉脑袋,当即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又在做什么?”

    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安夏眨巴了眨巴眼睛,越发确定自己不是幻觉了。

    她怎么可能幻想盛时霆这个周扒皮在梦境里?

    所有的迷糊都在一瞬间散去了,安夏坐直了身子,“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是我家。”盛时霆大步走进,俯身逼近,呼吸洒在安夏鼻尖,“你在,我床上。”

    “扑通!”

    安夏一个惊吓,直接摔在了地上。她扯着嘴角尴尬的笑了笑,“我这是给您表演一个……悬空下床!”

    拧了拧眉,盛时霆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看着安夏后脑上的伤,忍着想要把安夏直接丢起来的冲动,伸出了手,“起来。”

    “不敢劳您大驾。”安夏强撑着站了起来,“我这种粗糙的猪猪女孩就应该好好工作,怎么能因为一点小伤就旷工呢?我还是去公司吧!”

    “晚了,你已经旷工了。”

    安夏一个踉跄。

    “您听我解释,我是见义勇为……别别别,别动手……哎?”

    嘴上的挣扎还没有说完,安夏身子就猛地悬空了。

    盛时霆将她稳稳的抱在了怀里。

    如此近距离的面对他的盛世美颜,安夏心脏不受控制的扑通的两下,“其实我可以……哎哟喂!”

    可惜安夏一颗少女心还没来得及膨胀,就被盛时霆往床上这么一丢,直接摔的四分五裂了。

    “见义勇为?你这叫不自量力,逞强好玩吗?”盛时霆抬手,戳了戳安夏脑袋上的纱布,“刺激吗?”

    “很刺激。”安夏偏头躲过他的触碰,咬牙,“我是不自量力,要不是因为我蠢,我能落在你手上吗?”

    看着她微微有些发红的眼角,盛时霆唇瓣微动,正要说些什么,安夏就猛地站了起来。

    “我要回家了,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把我捞回来……”

    剩余的话还没有说完,安夏就猛地一头昏,整个人径直朝着地面栽去!

    完蛋了!

    她这个倒霉的脑袋又要遭殃了吗?

    “真蠢。”盛时霆稳稳的将她托在怀里,冷嘲。

    “你这个人!”安夏恨得牙痒痒,猛地一跺脚,“你说句好听的能死啊?”

    被安夏精准的踩到了脚背,盛时霆忍痛拧眉,手上力道一松。

    下意识拉住了盛时霆的手臂,安夏靠着突然爆发的求生欲,活生生将盛时霆扯到了床上。

    姿势很标准,男上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