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孤男寡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076字

    淡淡的馨香弥漫在盛时霆鼻尖,他感受着怀中安夏娇软的身子,体温不受控制的升高。

    完全没有发现盛时霆异样反应的安夏,单手推着他的胸膛,“太太太……太重了!您老人家压到我了!”

    旖旎的心思在一瞬间消散,盛时霆猛地起身,语气满是嫌弃,“压到你了啊,还真是倒霉。”

    安夏:“!”

    她早晚要直接把这个家伙给活活打死!一雪今日之耻!

    “时霆啊,这姑娘怎么样……”妇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视线就落在了衣衫不整的安夏身上。

    她抬起头看了看明显还带着几分恼怒的儿子,瞬间脑补了一场大戏,眼睛都亮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妇人直接冲上去拉住了安夏的手。

    被这突然而至的热情惊到了,安夏愣神了半晌,才回答,“我叫安夏……您是之前被碰瓷的姐姐?”

    这一声“姐姐”简直叫的苏瑶心花怒放,笑的连眼睛都看不见了,“虽然我确实年轻又好看,完全不像生了时霆这么大的儿子,但你也不能叫我姐姐,不然这不是乱了辈分吗?”

    安夏一脸懵逼,“啊?”

    苏瑶一脸正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亲生儿媳了!”

    额角的青筋狠狠跳动了两下,盛时霆直接将自家不省心的老妈拉过来,“妈你别闹了!”

    苏瑶回头怒瞪着他,“我闹?瞧瞧你的样子,活该单身一辈子!”

    “噗哈哈哈!”

    安夏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还没笑完,就感受到了两束火热的视线,连忙捂上了嘴巴,“我不是故意的,你们继续,继续好了。”

    “你好好歇着。”苏瑶扶着安夏躺在了床上,回头狠狠瞪了盛时霆一眼,“单身狗!”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重重的摔上了门。

    “扑哧!”安夏迅速捂住了嘴巴,将剩余的笑声都憋了回去,并且做了一个封住嘴巴的动作。

    揉了揉跳动的额角,盛时霆忍着想要将安夏丢出去的冲动,“歇着吧。”

    迅速从床上跳了起来,安夏生龙活虎,“算了吧,您风水如此好的地方,怎么能让我来玷污呢?我还是走吧,走……哎?”

    反复在门把上转动了两下,安夏惊奇的发现门居然是打不开的。

    “你们家门好像出问题了啊,怎么打不开呢?”

    盛时霆拧眉,“打不开?”

    “对啊!”安夏猛地点头。

    伸手转动着门把,盛时霆在发现真的打不开之后,拧眉。

    他仿佛知道了什么。

    直接将门反锁的苏瑶,此刻正得意洋洋的看着房门,“小样,想跟你妈斗,太天真了,也不看看是谁把你生下来的!”

    “妈你干嘛……唔!”

    可怜盛时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被亲娘直接拉走了。

    “你干嘛?小声点!”

    “妈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盛时景压低了声音,看着被拍的砰砰作响的房门,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这动静大的,我怎么感觉里面要出人命了?”

    “出人命了好啊!”苏瑶猛地一拍手,“你还看不出来吗?我是在给你创造一个亲生嫂子出来啊!”

    盛时景:“……”

    完全感觉不到儿子的无语,苏瑶依旧兴奋,“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见过你哥带女人回来?现在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肯定会发生点什么的!”

    “哥把人带回来,难道不是因为人家姑娘救了你吗?”盛时景忍不住了,“而且等哥知道妈这么坑他,他明天出来肯定会生气的!”

    “我知道啊。”苏瑶振振有词,“所以我打算告诉他,是你把他锁进去的。”

    盛时景:“……不是妈,你……”

    苏瑶猛地握住了盛时景的手,“到时候,你哥肯定会赏你,你最喜欢的大嘴巴子!别谢我啊,这都是妈妈应该做的。”

    说完苏瑶就轻飘飘的离开了,脚步轻快无比,连背影都写着开心。

    盛时景都快哭了。

    他早晚被这个亲妈给活活坑死!

    对外面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的安夏,还在不死心的拍着门。

    “开门啊!开门啊!你有本事反锁门,你有本事开门啊!”

    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盛时霆懒洋洋的靠在床头,“聒噪。”

    安夏愤愤不平的回头,“你倒是来开个门啊,这不是你家吗? 你不是文城一霸吗?怎么连自家的门都打不开了?”

    “到时候自然会开的。”盛时霆不以为意,“习惯就好了。”

    “习惯?”安夏不可置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你居然要我习惯?你果然是对我有什么不良的企图!”

    猛地起身,盛时霆一言不发,大步走到安夏面前,手上一个用力就将她推到了墙壁上!

    “你居然对女人动……哎?”好像不疼?

    单手放在了安夏后脑防止她磕伤,盛时霆嫌弃的嗤鼻,俯身凑近她,呼吸扫在她的耳畔脸侧,简直吐气如兰。

    “胸前连二两都没有,你拿什么让我对你有企图?”

    脸上的温度一瞬间就冷却了下来,安夏咬牙,“你说话怎么就能这么讨人嫌呢?”

    “如果说实话是错的话,那么我的确的犯了大错。”

    说着,盛时霆的视线还在安夏的身上扫视了一圈,在她的胸前停顿了三秒钟,然后不屑的错开视线,懒洋洋的倒回床上去了。

    安夏:“……”

    深呼吸了一口气,安夏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继续不死心的拍门。

    然后现实成功的教她做人,让她放弃了无谓的挣扎。

    回头看向了悠闲躺在床上休息的盛时霆,安夏暗戳戳的走了过去,“那现在怎么办啊?你好歹给我个地方让我休息啊!”

    不紧不慢的掀起眼睑,盛时霆斜睨了她一眼,“沙发在那儿,自己去。”

    安夏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你让我睡沙发?我不仅是个女孩子还是个伤员呢!你好狠的心啊!”

    “所以呢?”盛时霆好整以暇,“这是我家,你还打算让你的老板为你打地铺?”

    一想到那个卖身契,安夏就一阵语塞,“可是……我睡沙发伤口会疼的!”

    “那就一起睡好了。”

    安夏还没有反应过来,腰身就被人揽住,下一瞬间,整个人都扑在了盛时霆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