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人至贱则无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034字

    鼻息间满是盛时霆的气息,安夏的心脏不争气的迅速跳动了两下。

    “这是周扒皮周扒皮周扒皮!”

    反复的给自己洗着脑,安夏这才成功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试探性的推了推盛时霆的胳膊,想要挣脱出去。

    换来的却是盛时霆猛地将手臂收紧了,一瞬间她就紧紧的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差点连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再动,合同自动延长。”

    安夏:委屈巴巴。jpg。

    这一觉远比安夏想象中睡得更加安稳,她原本以为有一个不算熟悉的人在身边会很难入眠,结果这居然是父亲去世之后,她睡过最安稳的一觉了。

    如果不是一大清早就突然出现的电话,她可能会睡得更好。

    “喂,谁啊?”安夏的声音慵懒。

    “夏夏,孤儿院出事了!”电话那边的声音带着哭腔,“红红病情复发送医院了,张姨也急的住院。他们两个现在都需要做手术,可是我没有钱怎么办啊?”

    一瞬间就清醒了,安夏猛地坐了起来,挣脱了盛时霆的怀抱,“秋秋你先别慌,我现在就去找你,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低低的应了一声,杜秋秋擦着眼泪,“那你快点来,张姨和红红这边都离不开人。”

    挂断了电话,安夏整个人头都大了。

    杜秋秋是她唯一的朋友。当初家里的产业都被安磊风接手了,她就被扔到了孤儿院里,是张姨照顾她。张姨可以说是她仅存的亲人了。

    要不是后来安磊风抛弃侄女的事情被媒体曝光了,她现在可能还在孤儿院生活着。

    “还有红红……红红……”

    安夏想到那个成天带着笑,完全不知道自己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被家人抛弃的小姑娘,心脏就一阵闷疼。

    不管是红红还是张姨,她一个都不能放弃!

    “谁的电话?”盛时霆拧眉问道。

    “我现在有点事要去处理,今天就不去上班了。”安夏没心思跟他周旋,冲到门前去用力的拍着,“开门啊!我要出去!我有急事!”

    “笨死了。”

    盛时霆嘴上带着嫌弃,身体却是走上前去,将安夏拉到了身后,抬腿直接将房门踹开了!

    随着“砰”的一声响,门板倒在了地上,一个人影猛地窜了出来。

    “谁……谁用暗箭伤本少爷?啊,是哥啊,哈哈哈没事了,没事了。告辞!”

    只是他该没有走呢,安夏就从他身边擦了过去,动作之迅速让他一阵懵逼。

    “这不是我的亲生嫂子吗?怎么就这么走了?我还没来得及来拍……”

    “拍什么?”盛时霆动作迅速的将他手中的东西夺了过来,冷笑,“带着相机来偷拍啊,盛时景,你还真的是长本事了。”

    脸上的血色都没了,盛时景尴尬的笑着,“哥你听我解释……”

    随手将相机丢在了地上,盛时霆眯眼,“不用解释,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处理哪个出人命的女朋友吧。”

    盛时景疯狂挣扎,“哥……我的亲哥哥哎!”

    已经去追安夏的盛时霆,完全不想给他解释的机会。

    只是安夏此刻已经在前往医院的路上了。

    反复查着计算着存款和兼职能拿到的工资,安夏越算越觉得绝望。

    杯水车薪,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别说是手术费用了,她连眼下张姨和红红的住院费用都拿不出来!

    还没有思考出个所以然,出租车就已经稳稳停在了路边,安夏只能先进去查看情况。

    杜秋秋已经急的快要哭了,一见安夏来了就猛地上前拉住了她的袖子。

    “夏夏,怎么办啊?我现在就是去卖血都来不及了啊!”

    “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不会让你去的,更别说卖血也不够手术费啊。”安夏尽可能的安抚杜秋秋的情绪,“交给我来处理,我最近找了个工作,在盛世,签了五年的合同呢,可以预支工资的,肯定能凑够手术费的。”

    杜秋秋这才镇静了几分,“真的吗?你什么时候找的工作?我怎么不知道?”

    “你这不是知道了吗?”安夏低垂着眼睑,遮挡住眼里翻滚的情绪,“两个手术费用大概是多少?报个数,我好去筹钱。”

    将费用清单给了安夏,杜秋秋还是有些不放心,“夏夏你真的没问题吗?要不还是我帮你。”

    杜秋秋说了什么,安夏完全没有听见,她要被巨额手术费砸的眼前发黑了。

    张姨的手术费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里,但是红红所需的钱,简直能把人逼死。

    “我们都各自尽力吧。”安夏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先去公司,你照顾好张姨。”

    说完安夏也不等杜秋秋有什么回答,转身匆匆忙忙的跑开了。

    她没有去找盛时霆那个周扒皮,而是直接回到了安家。

    一走进去,安夏见到的就是一脸惬意的安娇,手上正拿着一个文件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径直往她面前一站,安夏伸手,“我爸爸的房产证呢?给我!”

    活生生被安夏吓了一跳,安娇迅速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了身后,心有余悸的看着安夏,“谁让你进来的?你还懂不懂礼貌了?这么没有教养吗?”

    “我是被你的父母教育大的,没有教养不是应该的事情吗?”安夏冷笑,伸手就去抢夺安娇手中的东西,“你在藏什么?为什么不敢给我看?”

    安娇一脸慌乱的站了起来,“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看……哎哟!你怎么还动手了?”

    在安夏的面前,安娇这点武力值根本就不值一提,她轻轻松松就将安娇藏在身后的东西夺了过来,定睛一看,脸色都变了。

    “好得很好得很,连我父亲留给我最后的房产你们都要打主意了,做人能不要脸到你们这个地步也真是不容易啊!”

    从楼上走下来的安磊风,正好听到安夏这句话,当即就沉了脸。

    “安家是我的安家,安家的东西也都是我的!别说是一个房子,今天就是娇娇想要你给她跪下提鞋,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才行!”

    一句话,安夏紧紧的攥住了拳头,骨节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