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速度结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033字

    什么叫做人至贱则无敌,安夏现在算是正儿八经的领教到了。

    “我爸爸遗嘱上给你们一家的东西,我不要也没兴趣要。但是这个房子,是我爸爸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你们谁都别想拿走!”她坚定的将房产证抱在了怀里,“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们最好别逼我!”

    “你!”安磊风怒急,上前去就要给安夏一个巴掌。

    “爸,别生气。就算姐姐再怎么不对,你也不能动手。”安娇声音轻飘飘的,眼神却很有几分锐利,紧紧的盯着安夏的眼睛,“我就是奇怪,明明姐姐之前一直什么都不在意的,怎么突然想要来抢房子了?”

    冷笑了一声,安夏一步步朝着安娇走了过去,眼神冷冽,“抢?这本来就是我的房子,抢东西的是你们!”

    她冷眼看着这父女二人,双手抱胸,“是不是好日子过的太久了,就忘记自己姓什么了?”

    气的鼻子都歪了,安磊风连安娇做作的阻拦都顾不上,上去就要对着安夏动手!

    不耐烦的躲过了他的动作,安夏稍微一个抬手,反手就将他推倒了一边。

    “还想对我动手呢?也不看看自己胖成什么样了?怕是连走路都困难了吧!”

    听到声响下楼的张香兰,看到的就是自家老公吃瘪的这一幕,当场就炸了。

    “你个小畜生,居然敢对把你养大的人动手了?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安夏没兴趣和这一家周旋,“房产证我就拿走了,大家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

    “你站住!”张香兰急了,赶紧追上去拉住安夏的手,“你走可以,房子得留下!这是娇娇……啊!”

    猛地一个用力将她掀开,安夏嫌弃的甩了甩袖子,“这是娇娇的?你说这话倒是也不怕晚上梦见我爸啊!”

    “姐,你这是说什么呢?”安娇站出来了,满脸的怒其不争,“我们都是一家人,难道会惦记你的一个房子吗?只不过是我现在要结婚了,缺个婚房,所以想要借这个房子救救急罢了!“

    盯着安娇的肚子看了半天,安夏想起在盛时霆哪里看到的一系列资料,扯着嘴角笑了笑。

    安娇被她渗人的笑容看的一阵鸡皮疙瘩,“你笑什么?”

    “笑我自己啊,你是个这么不要脸的人,我怎么就现在才发现呢?”安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肚子里的娃娃不是我的,你也不给我暖被窝,凭什么要把我的房子借给你?”

    “可我们难道不是一家……”

    “不是。”安夏果断的否定了她的说辞。

    眼神不停的变换着,安娇忽然狞笑了一声,“说的是,谁想跟你这种爹死娘跑的丧门星做亲人?”

    “你以为这个房子你能拿回去吗?死心吧,你那个死鬼老爸当初说的是,等你结婚之后把房子给你做婚房,现在这个房子还是我的,是我们一家的!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提到遗嘱,安夏的脊背僵硬了。

    瞧着她的脸色,安娇快意的笑了,“瞧瞧你那个爸爸,蠢到了什么地步啊?当初找了个抛夫弃子的蛇蝎女人,现在更是还坑了你一把,哈哈哈……”

    “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甩了上去,安夏直接将安娇的脸打偏了,力度大的自己手心都还在微微发麻。

    “我爸爸这辈子做过最不应该的事情,就是把你们一家毒蛇当做了亲人,还真的以为你们会念着亲情好好照顾他唯一的女儿。”

    她紧紧攥着手中的房产证,眼眶有些发红,“这个房子,是我的!我就是拿去卖掉,都轮不到你们!”

    只是说道“卖掉”两个字的时候,安夏的心脏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如果不是情况实在危及,她也不会把主意打到房子的身上了。

    “你居然敢打我的宝贝娇娇?”张香兰一瞬间就炸了,直接朝着安夏就扑了过去!

    轻飘飘的挡住了她的动作,安夏抬腿一踹,直接将她绊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不自量力。”安夏冷笑,抬眼看向了正铁青着脸色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安磊风,笑了。

    “我劝您一句,千万不要再来逼我了,不然我就是鱼死网破,也不可能让你落得半点好!”

    说完她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任凭身后传来多大的怒喝都不曾回头看一眼。

    第一时间就拿着房产证去询问能不能卖出,安夏走了好几家中介,最终得到的结论都是一样的。

    只要她一天不结婚,这个房子都不是她的财产,她根本就没有处理的权力。

    同样的,安磊风一家也没有。但她没有这么多时间耗下去了。

    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里,安夏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满脸都写着绝望。

    现在连卖房子都做不到了,前有张姨和红红的病情,后有虎视眈眈的安磊风,她真的走投无路了吗?

    拿出手机来,安夏一字一句的敲下:“速度结婚,有没有人选?”之后点击了发布。

    不一会就收到了各种调戏的回复,杜秋秋甚至紧张的来私戳她,问她是不是急傻了。

    “是啊,急傻了。”安夏懊恼的敲了敲脑袋,疼的龇牙咧嘴之后迅速的将刚刚发布的动态给删除了。

    ——

    “哥哥哥,我嫂子说她想结婚了!”盛时景猛地推开了盛时霆的书房门,“她是在暗示你吧?一定是的!”

    然而盛时霆的注意力,却完全放在了另外一个地方,“你什么时候拿到她微信号的?”

    盛时景:“……啊这个啊,今天天色挺好的,我先走了,再见啊。”

    随手拿了一本书直接朝着盛时景丢了过去,盛时霆冷声,“滚!”

    “啊!”

    盛时景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就悄无声息了。

    “想结婚?”盛时霆拧眉,眸中暗光涌动,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半小时后,正心力憔悴瘫在床上休息的安夏,忽然就看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男人。

    她一脸懵逼,“大兄弟,你谁啊?怎么进来的啊?”

    盛时霆:“……”

    好好的安夏,说傻就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