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怕是要瞎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55字

    什么感激,什么紧张,什么萌动的春心,全都是假的,假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安夏皮笑肉不笑,“我觉得令堂说的一句话非常的准确——你真是活该单身一辈子!”

    她就说这么条件如此优质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单身?果然是有原因在里面的。

    之前对盛时霆有意思的女人肯定都被气死了,气死了!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盛时霆,这次花了好半天时间才成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不笑出来。

    “你父亲的遗产好好留着,从今天开始,住到我哪里去。”

    “好的吧……哎不对,你怎么知道遗产的事情的?”安夏拧眉,“你调查我?”

    “你家那点事情还需要我特意去调查?”盛时霆捏了捏安夏的脸颊,“跟上,走。”

    脸颊都被捏的变形了,安夏揉着双腮,叹息,“行吧,反正横竖您老是老大,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说完她就认命的跟着盛时霆离开了。

    懒洋洋的坐在车上,盛时霆靠在车座上翻阅着加急文件,修长的手指微微屈起,把一页一页翻纸的动作都做的行云流水美不胜收。

    安夏就拖着下巴看着他。

    造物主在创造盛时霆的时候到底的偏了多少心啊,不说话的时候他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安夏看着看着瞌睡就泛上来了。瞅了瞅还在批文件的盛时霆,她悄悄的往角落里蹭了蹭,尽可能把自己蜷缩起来,靠在车窗边缘开始昏昏欲睡。

    盛时霆一抬头就看到了好像在小鸡啄米一样的安夏。

    眼看着她一晃一晃的,好像下一瞬间就要摔出去的模样,盛时霆一伸手,轻轻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扣在了怀里,将她的头放在腿上,让她睡的能够安稳一些。

    砸了咂嘴,安夏相当自然的往盛时霆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睡得更好的姿势入眠了。

    温热的呼吸扫在盛时霆的腿上,他看着浑然不觉还睡得正熟的安夏,肌肉都变得紧绷起来了。

    他抬手,轻轻捏了捏安夏的鼻尖,看着她在睡梦中拧眉嘟嘴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倾泻了一丝笑意。

    “蠢丫头。”

    出事了也不知道找人帮忙,都绝望到要去卖父亲留给她的遗产了,也不来联系他。

    更别说,就算真的卖房,短期内也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买家,医院的两个病人根本等不住,还不知道这个丫头会做出什么蠢事来。

    这一觉安夏睡的不算久,但却十分安心,等到她一睁开眼,天色已经全黑了,她正被盛时霆抱在怀里,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

    周身满是属于盛时霆的体温和气息。

    一瞬间就心慌意乱,安夏第一反应就是要从他怀里跳出来。

    “不敢劳您大驾!我自己来,自己来!”

    怀中的温度一瞬间就空了,盛时霆拧眉,正要说些什么,一道矫揉做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哎哟,姐姐你来了啊,时景就说要让你在我出嫁前陪着我呢,现在果然把你找来了啊。”

    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安夏看着宛如一个幽灵一般出现的安娇,简直要被恶心出帕金森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安娇捂着唇娇笑,恨不得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她的嘚瑟,“哎呀,这不是我和时景的婚期已经提上日程了,时景他心疼我,就让我出嫁前就先住在这里呢。”

    又一次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安夏看着满脸都写着绝望的盛时景,挑眉,“你是认真的?你要娶她,而且还把她放在你哥的房子里?”

    安娇跟谁在一起她都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一想到自己又要和安娇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她就觉得膈应。

    人变起来还真的是很快,她当初有多疼安娇这个妹妹,现在就有多恶心她。

    顶着一脸的绝望,盛时景咬牙,挤出来一个笑容,“是啊,我要娶她,认真的,特别认真!”

    安夏想伸出手拍怕他的肩膀,刚刚抬起手,身边的盛时霆就不轻不重的咳嗽了一声,她只能讪讪的将手给放下了。

    “我祝你们幸福,就这样。”

    盛时景尽可能让自己的笑容显得不那么的扭曲,“嗯,谢谢嫂……谢谢您嘞!”

    轻轻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盛时霆面上满是冷淡,手上的力度逐渐加大,“我祝你,百子千孙,恩爱一生。”

    只感觉自己是要被拍进泥地里了,盛时景咽下咽喉中的一口老血,“谢谢哥,谢谢我的亲哥!”

    他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安娇约了一发。要不是因为安娇,亲哥就不会认识安夏,也不会让亲妈把安夏当成亲生儿媳妇,他现在也就不会上这个贼船了!

    贼船啊!

    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盛时景已经活成了一个戏精,安夏一进屋子就看到了前来迎接的管家。

    然后就被带到了最角落的房间里。

    站在房间门口摸着下巴,安夏挑眉,“我怎么有种,我其实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的感觉呢?”

    一句“你其实没有感觉错”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了,管家在紧要关头强行找到了自己的求生欲。

    “怎么会呢?您是少爷的贵客。请早点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安夏现在什么要求也没有,她奔波了一整天就想要好好洗个澡。

    打开衣橱就看到型号合适的一整排衣服,安夏选了一件看起来最素净最便宜的当换洗,将门锁好之后就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落在肌肤上,安夏感受着肌肉的放松,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拿起沐浴露来打在身体上,安夏才刚刚冲洗到一半,浴室的灯忽然就闪烁了两下,然后猛地熄灭了。

    紧接着热水也断了,安夏连沐浴露都没有冲完,就被冻得一哆嗦。

    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安夏迅速将身上的泡沫冲掉,摸黑裹上浴巾,顺着墙壁走了出去。

    “有人吗?怎么停电了啊?”

    朦朦胧胧间,安夏只看到一个房间还亮着灯,沿着光亮就走了过去,轻轻推了推房门。

    “请问有人……”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安夏就感觉,她可能是要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