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罪恶的黑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7本章字数:2046字

    迅速的捂上了眼睛,安夏脸颊爆红,温度高的简直发烫。

    “你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大晚上的耍流氓给谁看呢?”

    淡定的挑眉,盛时霆看着已经走光却还浑然不知的安夏,抱胸,笑,“我有浴巾。而且现在没有穿衣服的人,是你。”

    一句话,安夏迅速低头,看到了身上半掉不掉的浴巾,慌忙拉住,满脸都写着羞愤。

    “你这里怎么突然停电了?我澡还没有洗完呢!”

    “不清楚。”盛时霆缓步走近,微微低头,“我这里有水,需要吗?”

    他的身上还带着水汽和沐浴露的清香,一个俯首间,气息就将安夏整个笼罩了。

    迅速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安夏尬笑,“谢谢您的好意了,就不用了吧,我自己来,自己来。”

    说着她就要从盛时霆的身后悄悄绕过去,脚下却猛地一个打滑,整个人朝着地面扑去!

    电光火石间,安夏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某个支点,硬生生止住了自己差点摔下去的身子。

    “真是太悬了,还好我机智。”她摸了摸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是吗?”

    忽然就感受到了一股子杀气,安夏慢悠悠的抬起头,就看到了满脸风雨欲来的盛时霆。

    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支点”,安夏只感觉头皮都在发麻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抱你大腿的,更加不是故意扒你浴巾的!”

    谁知道她一抬手就如此的精准呢?

    迅速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安夏一手捂着胸前,一手捂着眼睛,“你还是先把浴巾给穿上吧,遛鸟不是一个好习惯。”

    还好现在停电了,不然就这么一遛鸟,她怕是真的要瞎了。

    一把握住了安夏的手腕,盛时霆的没用太大力气,态度却是不容转圜,“谁给我脱掉的,谁负责穿上。”

    “可我不是……”

    “人要为做错的事情负责。”他几乎是强硬的将安夏的手拉到了身前,“你也一样。”

    被盛时霆拉的一个踉跄,安夏整个人都朝着他扑了过去,单手撑着他的胸膛,唇瓣从他的喉结擦过。

    喉结不自觉上下滚动了一下,盛时霆低头,昏暗的光线遮挡了他眼底不断翻滚的情绪。

    无比懊恼自己为什么要进这个房间,安夏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挣脱不开,委屈巴巴的蹲下找浴巾了。

    柔软的羊毛地毯扫在掌心上,安夏更委屈了。这地毯完全不足以把人摔伤,早知道就不伸出那罪恶的黑手了。

    将掉落在脚边的浴巾捡了起来,安夏起身想要给盛时霆穿上,比划来比划去,却发现怎么穿都尴尬。

    她似乎挪动到哪里,都会触碰到盛时霆不可描述的地方。

    察觉到安夏的瑟缩,盛时霆不紧不慢的握住了她的手腕,指腹在她肌肤上细细摩挲着。

    “怎么,不敢了?”

    “谁不敢了!”安夏挣扎了几下换来的却是盛时霆越发的用力,“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就知道欺负我。”

    这句似娇嗔似埋怨的话落在盛时霆的耳畔,像是有电流在耳边炸响一般,让他心脏都跟着微微发麻了。

    “真是不乖。”他揽着安夏的腰肢,直接将她扣在怀里,精准的找到她的唇瓣,吻了下去。

    安夏被他亲的整个人都懵逼了。

    恍惚间连唇舌都失守,等到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盛时霆压在了床榻上,身上的浴巾要掉不掉,火热的指尖正在她身上游走着。

    呼吸都紊乱了,安夏想要推拒盛时霆的胸膛,手腕才刚刚抬起来就被握住了。双手被拉高按在了头顶,安夏感受着属于盛时霆的火热气息,只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离水的鱼,性命都依附在他身上了。

    察觉到安夏的放松,盛时霆勾唇,唇舌的攻势正要再进一步,门板就忽然被拍的震天响了。

    “哥,怎么突然停电了啊?你在吗?出什么事了啊哥?”

    一瞬间就清醒了,安夏慌慌张张的坐了起来,猛地推开了还恋恋不舍的盛时霆。

    “怎么办啊,怎么办?”

    瞧着她一副偷情被抓住的样子,盛时霆挑眉,“藏好。”

    说着就抱着她往床上一滚,直接躺到了床上,然后将被子一盖,将安夏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进。”盛时霆语气淡然。

    得到了首肯才敢走进来,盛时景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暗自搓了搓手,“哥,你怎么这么半天才给我开门啊?”

    “有事就说,没事就滚。”

    说着,盛时霆的手轻轻搭在了安夏的腰肢上,挑开她的浴巾,在她的腰窝上不轻不重的抚摸着。

    痒得差点让安夏笑出声来,却还是要强行憋着,被子盖在她身上一动一动的。

    隔着被子狠狠的瞪了盛时霆一眼,安夏咬牙。

    早知道他这么不要脸,还不如干脆走出去呢!现在好了,更加说不清了!

    一上来就碰了一鼻子灰,盛时景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其实我过来是因为……哥你被子怎么了?”

    一句话,安夏连在被子里悄悄动都不敢了,憋笑憋得脸都涨红了。

    “啧。”盛时霆满是不耐烦。

    这下连后面的威胁都不用说出来了,盛时景开口,“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眼神一瞬间就冷冽了下来,盛时霆的语气里满是警告,“门在哪里,滚的远点。”

    “可是……”

    原本还想要挣扎一下的盛时景,目光在落到某一个点之后,忽然就恍然大悟了。

    “我马上就走,保证滚的十分圆润。”

    说完还当真一个翻滚离开了,顺手还关上了房门。

    随着“咔哒”一声门锁被落上,安夏猛地打开了被子,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

    “果然碰见你就没有什么好事,跟上了贼船一样。”安夏嘟囔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灵动又潋滟,带着淡淡的雾气。

    好看的叫人喉结滚动。

    “你这是,在邀请我吗?”盛时霆的声音沙哑。

    终于意识到危险的安夏猛地低头,就看到已经掉落的浴巾,和不知道胸前不知道走光了多久的风景。

    她今天可能是要死于浴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