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谁给你的勇气?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28字

    匆匆忙忙地将浴巾裹上,安夏几乎是落荒而逃。

    关门前还听到身后传来了盛时霆的一声轻笑,安夏恨恨的咬了咬牙,脸上的温度一路飙升,烫的人心尖都发麻了。

    她刚刚居然被美色迷惑了,差一点点就擦枪走火了!要不是盛时景来得太过及时,她现在可能已经贞操不保了。

    “这房子没办法住下去了!”安夏不停的走来走去,最后猛的打定了主意,“我要走,天一亮就走!这他娘的就是个狼窝啊!”

    打算轻飘飘来,也轻飘飘走的安夏,第二天天色蒙蒙亮就悄悄地溜了出来,结果走到楼梯拐角处时,突然听到了某一种不和谐的声音,硬生生让她的脚步停顿了下来。

    犹豫了一下,安夏还是选择回头,鸟悄悄地站在了房门前,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仔细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时景~我们都要结婚了,你对我怎么还是这么不冷不热的呀?你是不爱我只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才想要跟我结婚?”

    安夏在房间外猛地点头,一脸赞同。

    安娇终于说对了一次,看来也不是全然没有自知之明的。

    “怎么会呢?呵呵呵……就算是为了孩子,我也不可能跟你结婚的。”盛时景看着这个即将要把他扒光的女人,满脸都写着惊悚,“求你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安娇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时景你真是会开玩笑,我就喜欢你的幽默。”

    盛时景:“……”

    “良宵苦短啊时景,趁着现在天还没大亮,大家都在休息,不如我们来做一些开心的事情……”

    后面的话安夏一句也没有听清,门缝没有关严,她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安娇直接就朝着盛时景扑了过去。

    “身材真是好啊!”安夏忍不住暗暗赞叹了一句。

    安娇的身材,说是波涛汹涌也不为过。只不过这种波涛汹涌,在眼下的情况显得好像有些过于壮观了。

    “好看吗?”

    “也就凑合吧,看习惯了。”安夏随口回答着,话音落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跟谁说话。

    她僵硬的转过头,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boss您来了,您怎么会在这里的?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呀?天色还早呢,您怎么不在去休息一段时间呢?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

    淡定的握住了安夏的手腕,盛时霆眉眼不动,“未婚妻都快跑了,我哪里还睡得着?”

    安夏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两下。

    “我其实就是……我擦,一会儿功夫俩人都脱衣服……”

    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安夏就直接被捂住了眼睛,腰肢被人强硬的揽住,她连挣扎都没来得及,就直接被拉进了楼梯间里。

    “少儿不宜。”盛时霆压低了声音,唇瓣凑近安夏耳垂,“你看我就够了。”

    最后一句话,成功的让安夏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景,体温不自觉就开始飙升了。

    “你有什么好看的?我还不稀罕呢。”

    瞧着她这副嘴硬的样子,盛时霆眼里多了几分笑意,拉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好不好看,你还需要再感受一下吗?”

    明明盛时霆体温也不算高,可是安夏就觉得自己的掌心,被烫的游戏发麻了。

    他怎么就能羞耻成这个样子?

    “啊!!”

    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又一次及时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

    安娇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时霆景,难以想象自己这么投怀送抱,结果居然被踢下床了!

    “我这是为了你好!”盛时景一边强忍着恶心,一边还要继续演戏,捂着自己的胸口,“你现在还怀着孕呢,我就算是再想跟你亲热,也要忍着不是吗?”

    一句话,安娇所有的疑虑都打消了。

    “我就知道,你最心疼我了。”

    她站起身,一脸心疼的在盛时景脸上亲了亲,“今天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但只要你想要,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毕竟我是如此的爱你,可以为了你付出我的全部。”

    盛时景含泪点头,目送着她离开。

    等到房门一被关上,他就崩溃的倒在床上,用枕头埋住了脸。

    “苍天呐,快给我一道雷直接把我劈死好了,我为什么要活着受这种折磨!”

    “噗!”如此活宝,安夏又一次没忍住,直接就笑出声了,“我怎么觉得他有点作呢?既然这么讨厌安娇,为什么当初要在一起呢?”

    “不是有点,是作死了。”盛时霆冷冷的看着盛时景的方向,“不给他一点教训,他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洁身自好。”

    安夏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开我?”

    为什么每一次和盛时霆在一起,她都有一种见不得光的感觉?

    “我放开你?”盛时霆的语气似笑非笑。

    安夏一低头,这才猛地发现,盛时霆早就没有捂着她的眼睛了,现在只是不轻不重的握着她手腕。

    反倒是她自己,相当自然的靠在人家怀里,脸颊就蹭在盛时霆胸膛上。

    迅速的站好,拉开距离,安夏轻咳一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今天天气真好啊,好的我都想回去补个眠了呢,再见,你也回去多睡一会儿吧。”

    说完她就一脸淡然的离开了。出门时还不自觉被门框绊了一跤,险些摔倒在地上。

    “怎么就能这么丢人呢?”安夏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良心询问着。

    碰上盛时霆简直是她人生当中的一个劫数,她小半辈子的脸,好像都丢在这一个人的身上了。

    “蠢丫头。”盛时霆捏着嘴角,尽量不让笑意太过明显,“真是蠢得可爱。”

    “哟,姐姐,你也起的这么早啊!”

    安夏这边还没来得及回到房间里,就被安娇堵住了。

    只见安娇摸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变化的肚子,高高的扬起下巴,“既然起来了,就去给我做点早饭吧,我和孩子都还等着吃呢。”

    安夏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是谁给你勇气,对我这样说话的?梁静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