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怕不是瞎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45字

    一句讽刺,安娇的脸瞬间就变了。

    “别忘了,这么多年是谁把你养大的!要是没有我你能住进这么好的房子吗?别给脸不要脸,让你伺候我,是你的荣幸!”

    安夏差点就被气笑了,当场就想怼回去,结果还没有开口,一道凉嗖嗖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了。

    “早就听说安小姐家教甚严,今日一看,果然不同凡响。”盛时霆嘴上带着笑意,眼底却是冰冷一片,“未婚先孕,咒骂长姐。安小姐,你还真是叫我大开眼界了。”

    脸色由愤怒变成了惊慌,安娇上前一步拉住了安夏的袖子,“我们姐妹两个是在开玩笑呢,就是因为从小感情好,所以才能这样打打闹闹,姐,你说是吧!”

    说着,安娇猛地在安夏的手背上掐了一下,威胁的意味显而易见。

    “嘶……”安夏疼的活生生倒抽了一口冷气,用力的把手抽了出来,“你神经病啊!谁跟你感情好了?离我远点,别动手动脚的。”

    原本愤怒的脸色在安夏抬手的一瞬间就变了,安娇顺势朝着地上倒去,眼眶迅速泛红,姿态柔弱可怜。

    “就算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不开心的事情,那也是因为我现在怀孕了,情绪不太好,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吗?”她捂着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就算不看在我们的情分上,你也该顾及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这可是盛家的后代!”

    安夏简直要被她流畅而精湛的演技震惊哭了。

    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把自己从一个施暴者变成了受害者,还拿出肚子里的孩子做挡箭牌,成功的将自己放在了整个盛家的高度上。

    要不是安娇现在面对的人是盛时霆,说不定还真的能让她蒙混过关呢。

    “还没生出来的,算不上盛家的人。”盛时霆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眼神微冷,“更别说这个肚子,能不能有,还是两说。”

    肩膀猛地颤抖了一下,安娇慌慌张张地低下头去,视线左右乱瞟,“大哥说的这是什么话?您就算再不喜欢我,我肚子里好歹也是时景的孩子。”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妹妹。”盛时霆不紧不慢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我劝你,好自为。”

    眼看盛时霆这么轻飘飘地就解决了安娇,安夏勾起唇角,皮笑肉不笑的瞥了她一眼,跟上了盛时霆的脚步。

    “没想到你不光怼我有一套,看来你这个技能点根本就是天生的。”

    盛时霆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嫌弃,“我不像你,只会对我横,面对真正欺负你的人,怂的像个鸵鸟。”

    “我那是懒得和他们计较。”安夏振振有词,有理有据,“他们亏欠我的太多了,要真是什么都计较,我可能会被活生生气死。”

    盛时霆挑眉,“你倒是还有理了。”

    “我本来就……”

    安夏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是杜秋秋的。

    “夏夏,手术圆满成功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看一下?红红现在哭着想要见你呢。”

    “我现在就过去。”安夏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起身就要去医院,却被拦住了去路。

    她抬起头,一脸无奈的看着盛时霆,“我这次真的不是要跑路,刚刚电话的内容你也听到了,我现在真的有事。”

    “也就是说你之前是真的想要走了?”盛时霆高高的挑起眉,双手抱胸。

    安夏:“……”

    一不小心就又掉到坑里去了,跟这家伙说话,还真是要小心再小心。

    不轻不重的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盛时霆相当自然的握住了安夏的手,“走了,和你一起去。”

    掌心里传来的,是属于盛时霆的体温,安夏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手指不自觉蜷缩了几分。

    “其实我可以自己去的。”

    “我并不是在和你商量。”盛时霆回头,阳光在他完美的侧脸上打下一层光晕,“做了我的人,就只需要站在我身后,你什么都不用管。”

    虽然明知道他这句话指的只是那个契约,但是安夏心跳还是忍不住停了一拍。

    她从来都是一个人,从没有人告诉她,她可以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站在某个人的身后就好了。

    “可待会儿见到了张姨,我该怎么解释呢?”安夏坐在车上就开始纠结另一个问题,“我总不能说你是周扒皮,我是小白菜吧?”

    盛时霆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安夏当时就扯着嘴角尴尬的笑了笑,“我记错了,周扒皮和小白菜不是同一个案子里的,我们顶多是杨乃武和小白菜。”

    盛时霆:“……这是重点吗?”

    他算是服了这个丫头抓重点的本事。

    “重点是……我还是没有办法介绍你啊,你是慰问员工家属的老板?”安夏狐疑的看着他,生怕自己一个回答错误。

    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两下,盛时霆感觉自己迟早要被气死,“我是你男人,是你男朋友,是你未婚夫!”

    安夏眨巴了眨巴眼睛,“如果boss您不介意的话,当然可以这么说了。不过我就怕……”

    她话说到一半就停顿了下来,硬生生引着盛时霆接话,“怕什么?”

    “我怕张姨不相信,我能找到你这么好看的男朋友。”

    紧绷着的唇角不自觉向上勾起,盛时霆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在安夏的额头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

    “有什么好不相信的?”他声音不自觉低沉了几分,“或许我就是喜欢你呢?”

    安夏当场就不配合的笑出了声,“那你该是瞎成了什么样啊?”

    盛时霆:“……”

    他在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看上的姑娘,无论如何一定要忍!

    猛的一脚刹车踩了下去,盛时霆冷声,“下车!”

    一个前仰,差点撞到额头,安夏心有余悸地揉了揉自己脆弱的脑袋,满是怨念的看着盛时霆的背影。

    “变脸变得这么快,男人这种生物,真是太难琢磨了。”

    盛时霆仿佛后背长了眼睛一般,忽然回头,“还不快走,等着我请你吗?”

    安夏瞬间调整好自己的表情:

    “好嘞您,马上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