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为了活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20字

    回到房间里将门反锁上,安夏好好的洗了个澡。

    污泥黏在身上的感觉,简直叫人恶心。

    反复冲洗了好几遍,才将那种黏腻的感觉洗掉,安夏看着自己有些红肿的皮肤,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安娇她就是怀孕了,不然她非把安娇扔到泥潭里去泡一晚上不可!

    抱着小枕头坐在了床上,安夏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也不晓得在期待着什么,目光呆滞的看着屏幕,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拨通了盛时霆的电话。

    当场就像被烫到了的猫咪一样一惊一乍,安夏第一反应就是要把电话挂断,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难得主动打电话给我。”盛时霆抬起手,暂停了会议,不自觉放低了声音,“你是想我了吗?”

    底下的一排股东简直要被震惊哭了。

    如此温柔,如此细致,这一定不是他们的老总!

    不然就是他们老总年纪轻轻的,突然吃错药了!

    在发现自己拨通电话的一瞬间就已经后悔了,安夏无声的咬了咬牙,脸上的表情变换不定。

    “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不叫我?我不应该和你一起上班的吗?”

    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点着桌面,盛时霆似乎心情很好,语气都跟着轻快了几分。

    “看你睡的熟,没舍得叫醒。”他眸光亮了几分,“没想到你这么期盼和我待在一起,还真是叫人受宠若惊。”

    “我就是随口一问而已,千万别想太多,毕竟我是一个认真工作的好员工!”安夏几乎是语无伦次的说完了这一番话,耳尖的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然后就整个人都惊悚了,“你该不会,是在开会吧?”

    她刚刚分明清晰的听见了汇报工作的声音!

    不悦地挑了挑眉毛,盛时霆看向了身旁的助理。

    助理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简直要哭了。

    他只是一个想要好好工作的普通员工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有事就说,没关系。”盛时霆的语气依旧波澜不惊。

    耳朵都变得发烫了,安夏摸了摸耳垂,紧绷着的唇角不自觉向上勾起了一个弧度。

    “好好开会吧,我先挂了。就这样,再见!”

    说完之后就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安夏揉捏着发烫的耳垂,倒在了床上。

    她感觉自己有点像一个春心萌动的少女。

    虽然对着一个周扒皮,春心萌动显得多么不可思议。

    “砰砰砰!”

    房门被敲响了三声,盛时景带着几分试探的声音传了过来,“嫂子,你现在怎么样?”

    一听到他的声音,安夏忽然就觉得心情不好了,扁了扁嘴巴打开房门,“没什么感觉,你也不用抱歉,毕竟事情不是你做的。”

    “我不光是抱歉,我更是在为自己的生命安全作出一定的保障,为了活着!”盛时景简直泪眼朦胧,“你能不能不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哥?要是让他知道,他刚走了半天,我就没照顾好你,他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安夏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你好歹是他的亲弟弟,我不过是个外人而已,他怎么可能为了我去收拾你?”

    “你不懂的。”盛时景45°角仰望天空,深沉的叹了一口气,“像我这样的弟弟,和捡来的根本没有差别。”

    活生生被逗笑了,安夏不禁感叹,盛时霆简直像是基因突变一样,明明他妈妈和弟弟都很逗逼,他却活成了一个周扒皮。

    “放心好了,一点小事。我没有背后告人黑状的兴趣。”

    盛时景这才放下了心,“那我就先走了,嫂子你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我!”

    安夏嫌弃的甩上了房门,“快走吧你!”

    不过就是摔了个泥塘而已,能有什么大事?安夏不以为意的倒在了床上,接下来的一天连门都没有出,在房间里吃了晚餐就早早休息了。

    她害怕看到安娇那张欠揍的脸,会忍不住动手。

    事实证明她的确忍不住。

    当睡到一半恍惚睁开眼睛,安夏看着近在咫尺的安娇,第一反应就是一拳挥了出去,直接砸中了她的眼睛!

    只用了一拳就把安娇砸成了一个熊猫眼。

    嗷的一声就惨叫了出来,安娇捂着自己的眼睛,愤怒地跺了跺脚。

    “安夏!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叫安娇!”

    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安夏翻了个身,就要继续睡觉,“我管你叫什么,离我远点,不然你那两只水灵灵的眼睛,可就要变成对称的熊猫眼了。”

    话音刚落,安夏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猛的回头,她和拿出瓶子往她身上抛洒的安娇对了个正着,第一反应就是要翻身躲避!

    可就算她反应再怎么快,两人的距离还是太近了,安娇手上的东西仍旧有一大半撒到了她的身上。

    粉末落到手臂上,让安夏想起了白天落到泥塘里的触感,恶心的狠狠抖了的抖。

    “你有毛病吧,怀了孕的人不该早睡早起吗?你非要来这里恶心我吗?”

    安夏这话说的毫不留情,可一贯很容易被激怒的安娇,这次却毫不动怒。

    她眼睛里迅速蓄了泪,点点的水光在她眼中泛开。

    “如果你没有顶着一个熊猫眼的话,应该还挺楚楚可怜的。”

    险些被安夏一句话就刺激的破功,安娇狠狠的磨了磨牙,扯开嗓子大喊了一句:

    “快来人啊,救命啊!我姐姐出事了!”

    “你胡说八道……”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安夏忽然就感觉到一阵痒,从皮肤钻到骨骼深处,嵌在骨缝里,难受的叫人想要活生生撕破皮肉!

    明知道情况不对,安夏却还是抵不过突然而至的痒,在手臂上轻轻抓了两下。

    就这么两下,她就感觉到了温热黏腻的触感。

    鲜血一瞬间凝固在她的指尖,红的抢眼。

    用力的咬着嘴唇,安夏直接一口咬得鲜血四溢,这才控制了想要继续抓痒的冲动。

    她听着安娇声声的呼喊,目光落在了撒落床边的药粉上。

    “安!娇!”她眼眶发红,“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