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谁暗算劳资!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28字

    惊慌的捂住了小腹,安娇猛地向后退了两步。

    “你别过来!你别想伤害我的孩子!”她简直目眦欲裂,“刚刚把我推下楼去还不够,现在还想要对我下手吗?”

    安夏:“……你是选择性失忆了吗?难道刚刚把你推下去的人不是盛时霆吗?”

    更何况刚刚要不是她挡在路中间,盛时霆也不会动手了,她纯粹就是活该,现在还想把锅甩到她的身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安娇捂着耳朵,活的好像一个琼瑶剧,“就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你别过来!别过来!”

    安娇的戏才刚刚演到一半,安夏就拦住了已经动怒的盛时霆,了然的挑了挑眉,俯身凑近她耳边。

    “继续装,千万别露馅,你最好期待,你能安稳装到订婚当天。”

    安娇依旧惊慌的大喊着,“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装疯卖傻哭闹上吊,安娇这一套连招简直得到了她妈妈的亲传。

    “回去吧。”安夏看向了眸光深沉的盛时霆,“你是时候该心疼你的弟弟了。”

    正在外面来回打转不敢面对的盛时景,忽然就听到了这句话,警惕的抬起了头。

    刚好对上安夏带着几分怜悯的眼神。

    他有些懵逼的看向了盛时霆,“哥,这是怎么了?”

    盛时霆没有多给他一个眼神,起身轻飘飘的同安夏离开了。

    徒留他一个人在病房,面对眼神殷切的安娇。

    “你你你……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安娇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她只在医院里住了一晚上就出院了,当天晚上就摸到了盛时景的床上。

    一头长发铺散开来,像极了从恐怖片里爬出来的女鬼,大半夜的直接把盛时景吓得摔床底下去了。

    “嫂子!嫂子你救救我吧!”盛时景简直要哭了,“再这样下去我怕是直接就凉了啊嫂子!谁能受得了评论一天三次的突然爬床啊!你看看她现在的状态,就像个索命的女鬼啊!”

    他说着还有些委屈,“孩子不是没事吗?她做出这幅样子给谁看?”

    安夏:“……”

    她眨了眨眼睛,看向了带着金丝眼镜淡定翻书的盛时霆,忍不住问出了内心中埋藏已久的问题:

    “你这个弟弟他……是不是傻?”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盛时霆抬眼,“别嫌弃,也是你弟弟。”

    安夏重重的点了点头,“好的!”

    这个时候还当安娇怀孕了,这不是傻是什么?

    完全没有注意到,盛时霆说这也是她弟弟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你们两个真是……太过分了!”盛时景愤怒的站起来,气冲冲的离开了。

    安夏笑的脸上的伤口都要复发了,“后天就要订婚了,他的悲惨日子这才刚刚开始呢。”

    淡定的瞥了安夏一眼,盛时霆闪烁的眸光被挡在了镜片后,狭长的桃花眼里带着笑意,“或许吧。”

    只觉得他戴了个金丝眼镜似乎变得越发斯文败类起来了,安夏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我先去休息了,再……”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安夏的手腕就被拉住了,一个吻来的汹涌又突然。

    细细描摹着安夏的唇线,盛时霆眯眼,声音喑哑,“晚安。”

    体温和心跳一起飙升,安夏眸底带着盈盈的水光,说话都结巴了,“晚……晚安。”

    迷迷糊糊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安夏直接砸到了床上,脸颊滚烫滚烫的。

    完蛋了完蛋了,刚刚被亲她不但没有还给盛时霆一耳光,反而还习以为常了!

    这简直是人性的沦丧啊!

    因为这一个吻,安夏一整晚睡得都不怎么安稳,第二天天蒙蒙亮就起来了,一开门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守在她房门口的安娇。

    最近一段时间安娇的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可直到今天近距离观察,安夏才明白盛时景那句,安娇现在像个女鬼,完全没有半点夸张。

    她现在看起来真的像个索命的女鬼。

    “你一大清早在这里吓唬谁呢?”

    “时景现在这样对我,你一定很得意吧?”安娇咬着牙,眼神阴冷。

    全然一副她会落得这个地步全怪安夏的表情。

    “你自己自作孽,还怪我了吗?”安夏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离我远点,我看见你就觉得烦心!”

    “你别得意!”安娇恨恨的看着安夏,“我马上就要嫁给时景了,我才是盛太太!你充其量不过是个小三而已!还有你那个死鬼老爸的房子!也都是我的!”

    说到这里,安娇好像找到了什么发泄的渠道一样,快意的笑了,“你的一切都将会是我的,是我的!”

    安夏只是用一种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她,“年纪轻轻的,多学点法律。还有,别以为你抓着不放的别人也会当成宝。”

    视线落在了安娇的肚子上,安夏双手抱胸,“靠一个子虚乌有的孩子来绑住男人,恐怕也只有你才会觉得很骄傲了。”

    说完安夏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没兴趣和安娇继续纠缠。

    转悠了几圈还是走到了盛时霆的房门前,安夏敲了敲房门,却没有得到回应,刚刚打算推开房门看一下,就被神出鬼没的管家给拦住了。

    真的是神出鬼没,管家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少爷去公司了,有什么事情您等他回来再说吧。”

    放在门把上的手就这么收回来了,安夏有些讪讪,“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上班吧。”

    “您别去!”管家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好几度。

    安夏奇怪的回头,“我去上班,有什么问题吗?”

    “嗯……没事,我就是觉得,您最好化好妆再去,注意形象。”

    安夏:“???”

    盛家的管家连这都管的吗?

    狐疑的转身回房,安夏的手才刚刚放在门把上,还没来得及用力,房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

    一块手帕直接捂在了口鼻,安夏还没挣扎两下,异样的香气就刺激的她头脑一阵晕。

    在彻底昏过去之前,安夏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是:

    谁特么暗算劳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