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你在逗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14字

    不晓得昏迷了多久,安夏的意识才逐渐恢复,身上却依旧是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甚至连睁开眼睛都困难。

    “吱呀”一声响,安夏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就有人站在了她的身边,目光在她身上打转,看的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了么?”

    居然盛时霆的声音。

    安夏内心暗恨,就知道这个周扒皮不是什么好人,居然还偷袭她!

    “只差唇彩了。”化妆师恭敬地回答着。

    “嗯。”盛时霆低低的应了一声,“都出去。”

    接连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安夏清晰的感受到,身边只剩下了盛时霆一个人。

    一阵清凉的味道忽然萦绕在鼻尖,安夏深呼吸了一口气,体力总算逐渐恢复了,起码能睁开眼睛。

    仔细打量了一圈,安夏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化妆间里,对面的镜子里映照着她此刻的妆容。

    说是淡雅大方华贵气派也不为过,安夏知道自己长得还算不错,但却没想过,她化了妆之后气场能变得如此不同。

    她现在的样子,站在盛时霆的身边也是郎才女貌了。

    如果没有看到华丽的身上的礼服,她的心情可能会好很多。

    转头看着盛时霆,安夏咬牙,“你这是做什么?要把我卖了不成?”

    “卖你?”盛时霆淡定的挑眉,拿起化妆师提前准备好的唇彩,轻轻涂抹着,“你以为除了我,还能有别人要你?”

    安夏:“……”

    妈卖批,好气哦!

    蹲在安夏的面前,盛时霆细致的为她涂着唇彩,沿着她的唇线细细描摹,神态紧绷的好像在做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

    瞧着他认真的模样,安夏气性也消退了不少,无奈的问,“你把我弄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别动。”盛时霆摆正了她的脸,低头在她的唇角上吻了吻,“你睡了整整一天,今天是订婚礼。”

    安夏依旧一脸懵逼,“安娇和盛时景订婚,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安娇逃婚了,典礼不能取消,总要有个女主角在场。”他拢了拢安夏耳边的碎发,“所以,你来了。”

    一脸“你特么的在逗我”的表情,安夏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安娇巴不得嫁给盛时景呢,怎么可能会走?更何况就算她真的逃婚了,你也不能把我给卖了啊!他前两天还在叫我嫂子呢,今天我就要做他的新娘子了吗?这辈分是不是不太对!”

    最重要的是,她完全不想和盛时景这个傻fufu的扯上关系!会被拉低智商的!

    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两下,盛时霆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一个爆栗敲在了安夏的脑袋上。

    “你脑子里到底在装着什么?今天是我和你的订婚礼!”

    抬起手揉着疼痛的额角,安夏委屈巴巴,“那你说清楚啊!还怪我不成了?”

    “我早就说过了。”盛时霆将头纱给她带好,“是你从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认真的翻着回忆,安夏这才发现,盛时霆确实是说过,半个月后他们两个要订婚的。

    只不过她当时还挺排斥这件事的,盛时霆不提及,她干脆就抛到脑后去了。

    谁成想居然在这里等着她呢!

    眼看盛时霆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妥当,拉着她就要出去了,安夏赶紧死死扣住了桌沿,企图垂死挣扎。

    “订婚的事情你真的想好了吗?出了这个门,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可就要被我糟蹋了!你忍心吗?”

    似笑非笑的捏了捏安夏的脸颊,盛时霆声音低沉,“谁糟蹋谁,还不一定。”

    安夏:“……”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最终还是被强行的带去订婚了,安夏看着礼堂里呜呜泱泱的宾客,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紧张吗?”盛时霆不轻不重的握住了安夏的手,将她带到身侧,“跟紧我。”

    “也就……一般紧张,毕竟第一次嘛!”安夏干笑了两声,额角有些冒汗,“下次,下次肯定就不会这样了。”

    盛时霆清晰的感觉到,他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两下。

    “你还想有下次?”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放心,虽然我们直视合作关系,但我不会绿你的!”安夏压低了声音解释,“我就算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啊。”

    她还想有那个心???

    盛时霆觉得他今天可能是遇上了一个劫数。

    他现在只想把安夏按在床上教育一番。

    完全不知道盛时霆在想什么的安夏,依旧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状态,全程神父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整个程序都完成的僵硬而麻木。

    直到唇瓣上传来了温热的触感,安夏这才回过神来。

    已经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了,她现在是盛时霆光明正大的未婚妻。

    浅浅的结束了这个亲吻,安夏同盛时霆双手交握,正要离开,忽然就感受到了一道阴冷的目光。

    真的是阴冷,即便这视线只是落在了安夏的后背,还是让她有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顺着视线来源看过去,安夏的视线和角落里的某个男人撞在了一起。

    即便是坐在了最不显眼的角落里,男人的英俊依旧抢眼,阴影遮挡在他的眉眼额头上,越发显得他鼻梁下巴线条分明。

    这还是安夏第一次遇见,长相不输给盛时霆的男人。和盛时霆的精致不同,他的哪种硬朗的英俊,坐在那里都散发着荷尔蒙。

    要是他现在没有用哪种阴冷的目光看着她,她对男人的评价可能会更高。

    “跟我走。”盛时霆强硬的握住了安夏的手腕,“自家男人在身边,你在看什么?”

    盛时霆把自己的不悦明明白白的表露在脸上。

    “当然是在看帅哥啊。”安夏回答的理所当然。 “知道什么叫饮食男女吗?你很帅跟我要看别的帅哥完全不冲突!”

    眼眸眯了眯,盛时霆低头,在安夏的唇瓣上吮吸了一下,然后拉着她离开了高台。

    将安夏揽在了怀里,盛时霆回头,视线落在某一个点上,眸光微微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