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打脸进行时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24字

    安夏发誓,她真的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可盛时霆却好像跟她完全不在同一个脑回路上。

    “刚刚盯着别的男人看不说,现在我在你身边,你还想着别的男人?”

    “可他们两个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啊!”

    盛时霆眸光都跟着沉了几分,“印象这么深刻,看来你在他身上的注意力,不是一般的多。”

    安夏:“……”

    这日子没有办法过下去了,真的。

    瞧着安夏鲜活生动的表情,盛时霆忽然就笑了起来。

    似乎有了这么一个姑娘,身边再没有什么阴郁。

    自然的拉住了安夏的手,盛时霆放柔了声音,“好了,跟我回家。”

    “盛总!”

    安夏还没来得及答复盛时霆,身后就忽然传来了一声殷切的呼唤,声音让她熟悉的一阵脑壳痛。

    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安磊风就差直接鞠个躬了,“虽然你们已经订婚了,但毕竟还没有正式结婚,所以现在安夏还是和我一起回家去比较好,您说呢?”

    盛时霆:“我不想说。”

    安磊风:“……”这人怎么永远都不按套路出牌?

    直接就被这两人的对话给逗笑了,安夏眉眼弯弯,“你可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盛时霆做什么决定,难道还要跟你提前说一声吗?”

    脸色沉了下来,安磊风狠狠的瞪了安夏一眼,“怎么,你现在长大了,连大伯的话都不听了,跟我回家都不愿意吗?”

    “那是你们的家,不是我的。”安夏双手抱胸,站在盛时霆身后,狐假虎威,“而且说什么要让我回家,根本就是想打听安娇的下落吧?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我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自己去找,和我没关系。”

    提及安娇,安磊风的脸色就又黑了几个度,“你是什么意思?你把我的娇娇怎么了?”

    “安先生。”盛时霆拉长了声音,一字一顿,“你还真是将给脸不要脸这句话,诠释的淋漓尽致。”

    面对安夏还敢咋咋呼呼的安磊风,一听到盛时霆的质问就立马怂了,当场换了一副表情。

    “盛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娇假孕企图骗婚,被拆穿之后又逃之夭夭的事情,我顾全面子,没有跟你们计较,你反而主动送上门来了?”

    一直以为安娇是真的怀孕了,能就此飞上枝头的安磊风,一听到这句话,立马大惊失色。

    “我的娇娇年纪小,又善良,是不可能会做这种事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扑哧!”安夏一个没忍住,直接就笑出了声,“年纪小,善良,你是对你的女儿有什么误解,还是你对你自己有什么误解?”

    这两个词根本都和安娇搭不上边好吧,也不知道安磊风是哪里来的勇气,顶着一张老脸说出这句话的。

    “可这真的是误会,一定是误会……”

    “我没兴趣。”盛时霆淡定的抬了抬手,打断了安磊风的话,“我现在只想问,夏夏的嫁妆在哪里?”

    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了起来,安磊风搓了搓手不自觉向后退着,“这个嘛……你们两个订婚,实在是事出突然。不如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准备,等到你们正式结婚的那天,我一定将嫁妆双手奉上!”

    将不屑写在了脸上,盛时霆冷笑,“你算是什么东西?我需要你准备的嫁妆?”

    “那您的意思是……”

    “我们是在要我父亲留给我的遗产,那个婚房!”安夏实在是受不了安磊风的智商了,“就是你想要抢去送给安娇的那个,现在我订婚了,请你把它还给我。”

    早就已经把安家的一切都当成自己囊中物的安磊风,一听到这话,脸色就扭曲了。

    “可那个房子,按照大哥的一种需要等到结婚才能……”

    安磊风话还没有说完,膝盖忽然就猛地一痛,他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膝盖和地面撞击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耳朵里,安夏忍不住抖了抖,“让你拿什么你就拿出来,现在好了,挨打了吧!刺激不?”

    膝盖上传来的疼痛让安磊风脸色都苍白了,额头上的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掉,他颤抖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有三秒钟的时间站起来,将土地证交还给我。”盛时霆拍了拍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居高临下地看着安磊风,“做不到,就等着彻底变成废人吧。”

    “我站的起来,我能站的起来!”

    连三秒钟的倒数都不需要,安磊风直接拖着还受伤的腿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前走着。

    “土地证就在公司里放着,我马上命人给您取来。”

    自从被安夏拿走了房产证之后,安磊风就把土地证放在了自己的公司里,生怕安夏杀回去把房子据为己有。

    完全不记得,这已经是他去世的哥哥留给女儿最后的遗产了。

    十分钟之后,土地证被送了过来。安夏一把将证书拿了过来,仔细检查之后放在了包包里。

    两个证书都在她的手上,更别说还有盛时霆撑腰,现在谁也别想把房子夺走!

    “开心了?”盛时霆看着她心满意足的神情,只感觉心情跟着愉悦了不少。

    “开心,可以回家了!”

    眼看着这两人就要相携离开了,安磊风拖着自己受伤的腿拦在了两人面前。

    “土地证已经还给你们了,不知道我女儿她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今天原本是来参加娇娇的婚礼的,现在婚礼的两个主角都换了,不是他们将娇娇藏了起来,还能有谁?

    “自己的女儿找不到了,却来质问我,你是在跟我讲笑话吗?”盛时霆冷冷地将他推开,带着安夏就要走。

    一阵惊呼却从远处传的过来,一众宾客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发生什么事了?”

    安夏说着就要上前去察看,却被身旁的盛时霆拉住了手腕,下一刻就被直接扣在怀里,捂住了眼睛。

    “别看,当心辣眼睛。”盛时霆低声在她耳边说。

    “可是……”

    安夏还企图挣扎两下,可话还没有说出口。一道惊呼就忽然炸响了。

    “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