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自以为深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22字

    隐约间闻到了些许血腥气,安夏靠在盛时霆怀里,偏过头去想要查看,结果却被强硬的带着离开了。

    “不想瞎就跟我走。”

    大概已经猜到了,安夏明智的点了点头,“赶紧走!”

    身后还有安磊风和安娇的哭声,安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拐弯前忍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

    隐约只看到安娇的身子好像肿了一圈。

    “既然没事了,我就该去医院了。”安夏挣脱开了盛时霆的手,“你那个家我还是不去了,我觉得我对那个荷花池有心理阴影。”

    “已经填平了。”盛时霆挑眉,“你还有什么借口,一起说出来。”

    安夏:“……”

    这人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我就是单纯的想要去医院而已。”

    盛时霆:“我陪你。”

    “不不不,不行!”安夏的反应激烈,“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张姨秋秋她们说我已经订婚的事情呢,你可千万别过来!”

    盛时霆的语气沉了几分,“我就这么见不得光吗?”

    “倒也不是,只是张姨一直拿我当亲生女儿看待的,现在肯定觉得她家的白菜被猪给拱了。”

    盛时霆:“……”

    最终还是成功的说服了盛时霆,安夏只坐他的车到了医院门口,一个人走了进去。

    还没进病房呢,安夏就被人握住了手腕,猛地拉了出去。

    “你还敢回来啊?张姨都快被你气的复发了!”

    安夏眉毛狠狠的跳了跳,“不至于吧,我不就是订了个婚而已吗?”

    “你要是直说就没事,现在问题可大了!”杜秋秋痛心疾首,“张姨现在感觉她的女儿被人贩子拐卖了!”

    安夏:“……”

    她突然有点明白刚刚盛时霆的心情了。

    “是啊,学姐你但凡提前跟我说一声,现在我也不会这么难过了。”

    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穿了过来,安夏回头看去,只感觉这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男人似乎有点眼熟。

    “您……哪位啊?”

    杜秋秋赶紧拉了拉她,“这不就是比咱们小一届的那个校草吗!上个月跟你表白的哪个!”

    安夏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想起来了,就那个叫什么凡的。”

    “盛培凡。”他出声提醒,“没想到学姐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果然是攀上高枝了。”

    安夏的眉毛狠狠的跳动了两下,“不好意思,我是压根就没有记住过你!”

    学校里追过她的大有人在!

    更何况这男人的语气实在是太难听了点,不跟他就是攀高枝了吗?简直直男癌!

    “学姐你……”盛培凡一脸受伤的看着安夏,“我只不过是喜欢你而已,你又何必这样?”

    杜秋秋听不下去了,“那她也只是不喜欢你而已啊,难道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这是我和学姐之间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盛培凡上前一步,对着杜秋秋伸出手,“一边去!别打扰我们!”

    眼看他就要对杜秋秋动手了,安夏眼明手快,直接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一拳狠狠砸在了盛培凡的手腕上!

    安夏这一拳用上了全身的力气,盛培凡当时就被打的脸色都白了几分。

    “学姐你……”

    “闭嘴!”安夏咬着牙,“嘴上说着喜欢我,却敢当着我的面对我的朋友动手了,你胆子还真是大的很啊!”

    “不是的学姐,我没有那个意思……”

    “都说让你闭嘴了!”安夏将厌恶都摆在了脸上,“赶紧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没想到会落得这么个地步,盛培凡向后退了两步,“学姐对不起,但我希望下次见到你,你能记得我是谁。”

    正要说他成功的用这种奇葩方式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安夏还没开口,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你姓盛?”

    盛培凡苦笑了一声,“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堂哥了,注意到我居然是因为我的姓氏。”

    安夏:“……”

    年轻人,脑补是病,得治的。

    她现在才算明白过来,为什么她完全不记得有盛培凡这么一个人,却觉得他眼熟了。

    他长得跟盛时霆有三分像。

    “我不会放弃的!”盛培凡忽然气势汹汹的来了这么一句,“别说你还没结婚,就算是真的嫁人了,我也不会放弃的!”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一个自认为潇洒的背影。

    安夏和杜秋秋无奈的对视了一眼。

    “盛总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杜秋秋忍不住说道,“居然有这么一个堂弟,时时刻刻惦记着给他戴绿帽子。”

    无奈的扶额,安夏想着盛培凡刚刚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抖了抖,“他这就是感动了自己一个人,还自认为很深情的样子。”

    “算了,不管他了,我们去看张姨……”

    杜秋秋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她低着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眸光微微闪烁了几分。

    “你先进去吧,我接个电话,很快就好。”

    安夏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张姨正用一种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她。

    “张姨您别这样,我就是顶了个婚而已。”

    撑着坐起了身子,张姨拉着安夏的手,仔细的看着她的眉眼,最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事已至此,我说再多也没有意义,我现在就只想问你一句话。”她眼底有泪光泛出,拉着安夏的手也不自觉开始用力,“你喜欢他吗?”

    一个问题就突然扎心了,安夏有些艰难的咬了咬下唇,犹豫了半晌,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你喜欢比什么都强。”张姨忽然轻轻松开了手,将头偏转到一边去整住眼角泛出的泪意,“我很累了,想休息了,你先回去吧,乖。”

    张了张嘴,安夏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也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好。

    和杜秋秋这个神经大条的完全不同,张姨心思细腻,经历的事情又多,她肯定是看出了什么,却又不好明说。

    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额角,安夏走出病房,想要找杜秋秋诉说一下心里的苦闷,这一抬头,才猛地发现。

    杜秋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