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她在我怀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43字

    这才回想起之前杜秋秋奇怪的神态,安夏第一反应就是给她打电话。

    连续三个电话都没人接听之后,安夏的脸色变幻不定,拧着眉拨通了孤儿院的座机。

    “院里是不是出事了?”

    接听电话的人是孤儿院里的打扫阿姨,她带着哭腔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说的安夏心惊。

    “孤儿院的地皮被人盯上了?都快要被拆迁了,怎么没有人告诉我?”

    “杜小姐不让说,她说她能自己处理的,我就是一个打工的,我也不敢违逆她的意思。”

    揉了揉疼痛的额角,安夏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知道了,谢谢你,不用担心,我来解决。”

    她知道杜秋秋在哪里了。

    这个傻丫头,遇到了事情不想麻烦她,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去筹钱了。

    而眼下来钱最快的法子,只有卖血。

    当初最困难的时候,安夏曾经也走过这个路子去筹钱。她拿出手机来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当初卖血人的电话。

    面带微笑地拨通了号码,安夏三分钟之后就拿到了地址,当场打了个车赶过去。

    她赶到的时候,杜秋秋已经卖血卖的差不多了,脸色苍白的趴在桌子上,连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你这是干什么?你今天到底抽了多少血?”

    “你怎么过来了?”杜秋秋慌慌张张的想要站起来,可却没有力气,身子一软就摔在了地上。

    这下就连抽血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好好歇着,回去补血吧。你这简直是不要命了。”

    赶紧上前去将她扶了起来,安夏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所有指责的话都说不出口。

    “夏夏你别生气,我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才会来的。”

    “我不生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安夏脸上还带着微笑,淡定的将杜秋秋按在了椅子上,对着抽血的人伸出手。

    “我也卖血,她抽多少我抽多少。一毫升都不要差。”

    这才意识到安夏这次究竟有多生气,杜秋秋想要阻拦,刚一站起来就感觉大脑一阵昏沉,无力的摔在了椅子上。

    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夏卖血。

    这次卖血直抽的人头昏眼花才停歇,安夏到抽了一口冷气,接过红艳艳的钞票,笑了。

    钱可真是个好东西。

    “需要帮你们叫车吗?”抽血的人于心不忍了。

    “那就谢谢您了。”安夏勾了勾唇。

    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她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体力。

    “夏夏……”

    “什么都别说,车来了我们就走。”安夏抬眼看着一脸愧疚的杜秋秋,“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我们是要同甘共苦的姐妹。你卖血,我不可能坐享其成。”

    杜秋秋哭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重重的点着头。

    十分钟后车子来了,安夏给自己补了个唇彩,尽可能显得脸色红润些,这才敢出去。

    她和杜秋秋互相搀扶着,才刚刚走到拐角处,眼前的光就被一个阴影挡住了。

    抬头看去,安夏只是感觉见到了一个不速之客,瞬间就变得心烦了。

    “好狗不挡路,古先生,请你离我远一点。”

    “都已经狼狈到了这个样子,还是这幅不讨人喜欢的样子,也难怪会沦落至此了。”

    古一希双手抱胸,笑的嘲讽,“刚刚还趾高气昂说自己是盛家未来少奶奶的女人,现在就已经凄惨到要来卖血了,我还真是可怜你啊。”

    “可怜我,就凭你吗?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勇气?”安夏双手抱胸,冷冷的笑了一声,艳红的唇角向上勾起,“我可比你富足多了,起码不会像你这样,闲的发慌还总惦记着别人的女人。”

    一天之内碰见了古一希两侧,第二次还是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她才不相信是偶然。

    这男人根本就是在跟踪她,简直丧心病狂。

    警惕地拉住了安夏,杜秋秋压低声音问道,“这人是谁呀?夏夏,你跟他很熟吗?”

    “完全不熟,今天见过一次而已,根本就是个路人。”安夏冷笑了一声,就要起身离开。

    忽然抬手握住了安夏的手腕,古一希力度大的让她感觉一阵疼。

    “你给我放开!”安夏厉喝。

    要不是她现在刚刚卖了血,实在是提不起力气,她非一拳打爆这个狗男人的头不可!

    “这么激动做什么?盛时霆他什么都给不了你,还让你凄惨到要来卖血的地步,你何苦为了他守身如玉?不如跟了我啊。”古一希笑的有些邪气,“起码我不会让你沦落到这番地步。”

    “呕!”

    安夏当场就干呕了一声,十分不给面子。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心里是有一定洁癖的,你恶心到我了。”

    古一希的脸色都黑了,“你……”

    “你别说话,我现在一听到你的声音,就有生理性的不适。”安夏摆了摆手,往后靠了靠,“我这是实在不理解,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你能够比得过盛时霆呢?”

    安夏摇了摇头,满脸的不可置信,“做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别说你本来就不如他,就算你真的有资格和他比较一番,在我眼里,你,也是远远不及盛时霆分毫的。”

    眼神逐渐变得危险,古一希双手紧紧攥成拳,骨节咯咯作响,“别拿我跟他比!”

    更不要说还是将他排在了盛时霆后面!

    “怎么,自卑了吗?那看来你这个人还是有一定自知之明的,不是那么无可救药。”

    安夏用力将手腕抽了出来,“没兴趣和你浪费时间,秋秋我们走吧!”

    话音刚落,安夏的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盛时霆的电话。

    安夏有些慌,她还没有想好,要是盛时霆询问她行踪的话该如何解释,只停顿了这么一瞬间,手机就忽然被人夺走了。

    古一希当着她的面接听了电话,还打开了免提。

    “你的女人现在在我这里。”

    安夏脸色直接就变了,伸手就要去抢手机,“把手机还给我!”

    顺势将力气还没有恢复的安夏扣在了怀里,古一希笑的有些邪气。

    “她现在在我的怀里呢,不知道你作何感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