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人作孽有天收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17字

    完全没注意到安夏已经过来了的杜秋秋,还在和前来闹事的安娇据理力争。

    “你自己过得不痛快,就来找别人的麻烦?谁给你那么大脸的?别说夏夏不在,就算我知道她在哪里,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顶着一张红肿不堪的脸,安娇目眦欲裂,“我不管!找不到安夏我就等她回来!要是等不到,我就要你替她赎罪!”

    杜秋秋怒了,“你是不是脑子……”

    “秋秋,你在干嘛呢?跟这种丑鬼说什么?”安夏挤了进来,直接将杜秋秋挡在了身后,夸张的哇了一声,“天哪,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丑的人吗?这是从哪个古墓里蹦出来的木乃伊吗?”

    现在的安娇把自己从头到尾都裹得严严实实的,脸上还打着几个绷带,只露出了眼睛鼻子嘴,看上去还真的很像木乃伊。

    而且还是那种,诈尸了的木乃伊。

    抬手摸了摸脸颊,安娇感受着凹凸不平的触感,越发觉得刺痛,疼的她眼睛都发红了。

    “我会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因为你?你怎么有脸在这里振振有词?”

    “因为我?我可不认识你这么丑的……啊,你是安娇啊!”安夏好像现在才发现眼前的人是谁一样,恍然大悟道,“你怎么成了这幅样子了?好好活着不好么?”

    杜秋秋憋笑在她身后跟着一唱一和,“这可能就是报应吧,人作孽有天收的!”

    “你们两个贱人!”

    安娇大怒,抬手就要给安夏一个巴掌,手腕却忽然一阵疼痛,疼的她脸色都苍白了。

    “动作真快,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呢。”安夏耸了耸肩,似乎很是可惜的样子。

    用力的将安娇甩开,盛时霆满脸厌恶,“脏,我来就好。”

    身子一个踉跄,安娇看着依旧俊美的犹如天神一般的盛时霆,忽然狠狠打了个冷颤。

    “把我丢进荷花池里的,是你;给我下毒让我毁容的人,也是你,对不对?”

    她会落到这个地步,不是因为安夏勾引了盛时景,而是因为盛时霆!

    安夏早就和盛时霆勾搭成奸了,所以她才会被针对成这样!

    “原来你也不算太蠢,还是有脑子的。”盛时霆眼底一片阴冷,“所以还不滚,你在等什么?”

    理智告诉安娇,她应该离开了,可是看到自己满身的伤痕,她满满的都是不甘心!

    “为什么?安夏有什么好的,你要为了她这样对我?我好歹肚子里有盛家的骨肉,是盛时景的未婚妻!”

    “噗!”盛时霆还没有说话,安夏先忍不住笑出来了,“说谎说到你这个份上还真是不容易啊,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怀孕了是怎么的?”

    安夏的话似乎狠狠刺激了安娇,她情绪瞬间激动了起来,“你胡说什么?我怀孕了,时景的孩子!宝宝在我的肚子里,他还好好的在我的肚子里!”

    嘴角抽搐了两下,安夏无语,“我看你不是聪明,是自作聪明!别说你上次从楼梯滚下去,医生就已经明确说过你没有怀孕了,仅仅看你的身体状况,你也根本不足以怀孕!”

    这种从高中就开始堕胎,造作的时候还不做措施的女人,现在居然还想靠孩子绑住男人?

    简直笑死人了!

    像安娇这种女人,除了一张脸根本一无是处。哦不对,她现在怕是连这唯一的长处也要失去了。

    安夏的话一落下,围观群众就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个个都在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安娇。

    她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胡说!你就是想要污蔑我!”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跑开了,简直是将做贼心虚四个字写在了身上。

    “真怂,我还以为她今天战斗力能有多强呢。”

    居然说了两句就跑了,这个心理承受能力还做什么妖艳贱货?

    “主要还是因为她今天脸崩了吧。”杜秋秋想起安娇刚刚的样子就忍不住抖了抖,“真难看啊,不知道从哪里感染来的传染病,居然还想冤枉我们。”

    安夏似笑非笑的看着盛时霆,“我和你是被冤枉的,但盛总可不是。这的确是他的杰作。”

    杜秋秋:“……”

    自然的挽起了杜秋秋的手腕,安夏直接抛开了盛时霆,“我去拿电脑,很快就回来,你稍等一下。”

    盛时霆无奈的揉着额角,低低的应了一声。

    因为一个安娇,他现在连抱着安夏宣示主权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走到宿舍楼里就加快了脚步,杜秋秋慌里慌张的,连抽血之后的不适都遗忘了。

    “你走慢一点,会晕的。”

    “啪嗒”一声直接打开了宿舍门,杜秋秋一脸的紧张,“夏夏啊,你之前怎么没有告诉我,你找的男人这么危险啊!”

    安夏疑惑的挑眉,“很危险吗?”

    “你看看安娇哪个样子,这难道还不危险吗?”杜秋秋暗暗有些心惊。

    安娇成了这个样子,她原本是十分开心的,毕竟恶有恶报。可是一想到把安娇整治成这样的人,现在就在安夏的身边,那就是全然不同的两种情况了。

    “万一哪天你惹到他了,他也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该怎么办?”

    安夏淡淡的挑了挑眉,“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吓人。”

    杜秋秋赶紧点头,“就是啊!”

    轻笑了一声,安夏捏了捏她的脸颊,“可这么危险的男人,不是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多看安娇一眼,更别说出手了。”

    起码到现在为止,盛时霆完全没有伤害她的迹象,而且全程护着她。

    就连他会让杜秋秋觉得危险的原因,也是为了给她出气。

    谁都可以觉得盛时霆危险,唯独她完全没有理由。

    “好吧,陷入爱情的女人啊。”杜秋秋叹了口气,被安夏说服了,“不过我相信你心里有数,你保护好自己就行。”

    “放心好了。”安夏笑眯眯将电脑拿起来,捏了捏杜秋秋肉嘟嘟的脸颊,“你看看盛时霆那张脸,就该知道我肯定是不会吃亏的了。”

    杜秋秋:“……”

    说的好有道理,她完全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