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你就是个小三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29字

    安夏从宿舍里出来时,盛时霆已经等了她二十分钟。

    “怎么去了那么久?”

    他差点就要直接进去找人了。

    “我在和秋秋你侬我侬啊。”安夏扯谎扯得面不红气不喘,“毕竟我们感情太好了,实在是舍不得。”

    勾了勾唇角,盛时霆握着安夏的手,不轻不重的揉捏着她软软的指尖,“她很不喜欢我?”

    “你怎么知道的?”安夏脱口而出之后就忍不住拍了拍脑袋,“其实也不是,她就是因为不了解你,所以担心而已。”

    听着她带有几分着急的解释,盛时霆忍不住勾唇,“所以,你很了解我?”

    “……”她感觉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坑里,“也就一般了解吧,一般。”

    轻笑了一声,盛时霆牵着安夏坐进车里,“嗯,你说的都对。”

    安夏忍不住揉了揉有些发热的耳垂。

    她还不知道,因为卖血而脸色苍白的她,成功的将耳垂衬得越发红,一低头就是一抹娇羞。

    喉结动了动,盛时霆低头,不轻不重的吻在安夏的唇上,细细厮磨着。

    “只要你喜欢就好了,别的人我不在意。”

    言下之意就是,只在意她。

    这男人真的是越来越撩了。

    “走了走了,突然觉得有点晕。”安夏缩在角落里,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看不见。

    相当自然的把安夏扣在了怀里,盛时霆将下巴搁在她的脖颈上,“睡吧。我在。”

    这四个字就像是一个催眠咒语一般,原本想要挣扎的安夏忽然就真的昏昏欲睡起来了。

    好像有盛时霆在身边,她就能睡得格外好。

    打从这天开始,安夏就在盛时霆的房子里住下了,整整养了半个月,直到她胖了三圈过后,盛时霆才肯让她继续去工作。

    嗯,她还在盛时霆的帮助下,把毕业论文完成了,可以说是收获满满了。

    “你先去上班,我自己一个人过去。”安夏把想要送她去公司的盛时霆给推开了,“我随后就到,你别担心。”

    盛时霆有些无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别扭?”

    “自尊心在作祟啊。”安夏深沉的叹息了一声,“等到我习惯了抱大腿的感觉,就没事了。”

    她执意想要和盛时霆分开走,无非是因为不想被人说走后门,可是订婚礼过后,谁都知道她是盛时霆的未婚妻了。

    明知道没有意义却还是执着不肯妥协,自尊心这东西还真是奇怪的很。

    在盛时霆进公司半个小时之后也赶到了,安夏才刚刚走进公司大门,忽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怎么全公司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鄙夷和厌恶?

    就算她走了后门,也不过是做了个助理的位置罢了,至于总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吗?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公司里的人这么奇怪?

    “安小姐是吧?”一个外表精明妆容精致的女人走了过来,“这个文件拿去复印一下,没问题吧?”

    “没问题的,交给我就好了。”安夏自然的将文档接了过来。

    虽然做了盛时霆的助理,可是她完全参与不了高层的活动,平日里都是做些琐碎的工作。

    可今天还是第一次,有人给她任务之前,多问了一句“没问题吧”。

    莫名多了几分阴阳怪气的味道。

    “没问题就好。”女员工冷冷的笑了,“免得我一句话不对得罪了你,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话就已经不是阴阳怪气了,而是有意针对。

    “你给我工作我就接受,我的工作态度还是像从前一样,心态变了的人,恐怕是你吧。”安夏冷了表情,“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以后还是少说闲话吧,我会觉得你们工作很清闲的。”

    说完安夏就要转身离开,女员工却是被她说的脸色都变了。

    “你得意什么?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不过就是靠着一张脸而已!”

    她猛然拔高的声音,让一众员工的视线都落在了这边。

    安夏的脚步停顿了下来,“要是你认为,盛时霆是一个会被女色迷惑的人,那么你就尽管幻想下去吧。”

    说着,安夏忽然笑了,“更何况,我要是真的像你想象的这么恶毒,就凭借你说的这几句话,早就该滚出盛世了!”

    她不过就是订了个婚而已,凭什么被这些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她行得正做得直,就连当初进这个公司都不是自己愿意的,她才应该委屈好吧!

    才刚刚想到这里,安夏的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她一看到是盛时霆的电话,当场就挂断了。

    现在的她还很气,完全不想接电话!

    接下来,几个电话安夏都没有接听,把文件复印好了就拿了出去。

    结果还没有走出门口,就被人给挤回来了。

    “请让一让好么?我要送文件。”

    站在她身前的女人回头看了一眼,不屑的将视线偏转到一边,“没看到羽诗姐回来了吗?先等着吧,等她进去你再出来。”

    “羽诗?”安夏念着这个名字,心里忽然涌上一种不大舒服的感觉。

    这种感觉来的很莫名其妙,就像是女人突然而至的第六感一样。

    “怎么,连羽诗姐都不认识吗?”那人忽然用一种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安夏,“还真是,不知者不怪啊,呵呵。”

    最后阴阳怪气的呵呵,活生生让安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再阴阳怪气的,信不信我掐死你?”

    这种态度真的好惹人厌啊!

    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安夏整了整有些乱的文件,去找刚刚给她指派任务的女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十分生气的女人,现在忽然换了一副表情,意有所指的看着安夏。

    “文件复印好了就放下吧。”

    女人抬着下巴,满脸都写着“我有话说你快点来问我。”

    安夏不为所动,“哦。”

    她放下文件就要转身离开了。

    “羽诗姐回来了!”女人忽然拔高了音调,“她回来了,这里就没有你的位置了,你就是小三知道么?”

    似乎还是不解气,女人直接来到了安夏的面前,“想你这种趁人之危的,早晚会滚出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