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阿花?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30字

    淡定的挑眉,安夏微笑,将还在录音状态的手机拿了出来。

    “我会不会滚出去我不知道,但你在盛世很难立足这一点,却是肯定的了。”

    脸色瞬间就变了,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夏,“你阴我?你引诱我说出这番话,就是为了在这里等着我?”

    安夏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去了,“大姐,话都是你说的,跟我有什么关系?谁逼你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

    “还有吗。”安夏打断了她的话,眼神冷了下来,“你口中的羽诗姐是谁我没兴趣,但不管她回不回来,这里都已经有我的位置了。”

    她是盛时霆的未婚妻,谁都改变不了!

    冷冷的转身,安夏想了想还是把录音保存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拿去给盛时霆的打算。

    她不觉得因为这一两句口角就需要毁掉一个人的工作前程,但为了自己考虑,对方的把柄还是要有一点的。

    刚刚将录音保存好,盛时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安夏想了想,还是接听了。

    “生气了?”他的声音低沉,还带着几分宠溺,“谁欺负你了?跟我说。”

    “除了你还有谁能欺负我吗?”安夏这说的是大实话。

    即便刚刚被冷嘲热讽的一大堆,安夏本质上依旧是不痛不痒的,现在还拿到了对方的把柄,更不存在吃亏了。

    轻笑了一声,盛时霆眉眼都是温柔,“那还不上来?要我下去接你吗?”

    “不用……”

    安夏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道清丽的女声。

    “大哥,你躲在这里啊。怎么我回来你都不去接我?我在楼下等了你好久的。”

    “回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盛时霆的语气明显熟稔。

    “给你个惊喜啊。”任羽诗笑着眯了眯眼睛,目光落在了他的手机上,“怎么大哥你在跟人打电话吗?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事。”盛时霆说着又将话题转移到安夏这边,“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

    说完安夏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心脏猛地跳动了两下。

    刚刚有人和她说所谓的“羽诗姐”时,她完全是不在意的,可是现在,当她听到盛时霆和这个女人的说话方式之后,她就没办法不在意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安夏去了盛时霆的办公室,正要在房门上敲两下,安夏就忽然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盛时霆办公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如果不是故意的,她不可能听见里面的对话。

    “楼上楼下的距离,大哥还需要去接她吗?看来你们的感情还真的是很好的。”

    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盛时霆轻笑了一声,“她啊,矫情的很。”

    嘴上虽然带着嫌弃,可是盛时霆话语中的宠溺显而易见。任羽诗听了,眸光都跟着闪烁了几分,面上却还是波澜不惊。

    “我真好奇,能让大哥动心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她该有多优秀,才能有资格做我的嫂子啊。”

    仔细的联想着,盛时霆实在是无法把优秀两个字和安夏联系在一起。

    “她普通的很,一点都不优秀。”

    安夏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她不优秀吗?

    她那里不优秀了?

    “但喜欢这种事情,和优秀与否完全无关,不是吗?”

    没有进门都能脑补盛时霆此刻的表情了,安夏这才松了口气。

    “这还差不多。”

    要是敢在别的女人面前说她的不好,盛时霆这家伙可能是要凉了。

    “那看来,大哥是真的很喜欢她了。”任羽诗脸上的笑容都快要绷不住了,“可你订婚也未免太过突然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她把声线放的轻快,好像只是在开玩笑一样,“要知道在此之前,大家还都以为我们是一对呢。”

    眼神冷却了下来,盛时霆的语气都跟着严肃了,“那也只是以为罢了,还是别人以为的。”

    没想到这句试探居然让盛时霆有些动怒了,任羽诗有些紧张的想要解释,“抱歉大哥。我只是想要开个玩笑罢了。”

    终于是听不下去了,安夏直接推开了房门,“可玩笑这东西,难道不应该看好不好笑吗?”

    她径直走了进来,坐在了盛时霆的身侧,“这位是谁啊?难道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吗?”

    “嫂子你难道不认识我吗?”任羽诗抢在盛时霆开口之前说,语气满是讶异。

    好像不认识她,是一件多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

    “看着有些面熟啊,你是……阿花?”

    任羽诗的脸色一瞬间就黑了。

    现在的任羽诗已经是史上最年轻的影后了,但阿花却是要跟着她一辈子的名字。

    这是她出道的第一个角色,在一部大制作的男主戏里扮演了出场只有三分钟的村女阿花。

    短短的三分钟成了电影里最大的亮点,她也是借此开始了演艺生涯。

    可同样也是阿花这个角色,让村女成了她一辈子摘不掉的标签。

    天知道她有多讨厌这个土的掉渣的名字!

    这个女人,居然在第一次交见面就这样称呼她!

    察觉到了任羽诗的情绪变化,安夏挑眉,“我是说错什么了吗?你好像不太高兴?”

    难不成她认错了?

    不可能啊,任羽诗的作品她只记得这一部,谁都知道这是她的成名作。

    “没有,我怎么会不高兴呢?”任羽诗整理好情绪,再看不出半点的不悦,亲昵的拉住了安夏的手,“我只是没想到,嫂子你居然还记得我这么久之前的角色呢,你也是我的粉丝吗?”

    受不了这突然的套近乎,安夏把手抽了出来,“你想多了,我要是你的粉丝,也就不会只记得你阿花这一个角色了。”

    任羽诗这下彻底笑不出来了,“大哥你看嫂子,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的?”

    安夏:“???”

    不认识就是不给面子?什么逻辑?

    “她可没有不给你面子,她就是这个性子。”盛时霆把安夏拉到怀里,“你就当她是不知者无畏吧。”

    一句话,任羽诗脸上的血色都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