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青梅竹马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33字

    一向对她任羽诗呵护备至的盛时霆,现在听到了安夏这么明显的针对,居然没有半点维护她的意思。

    盛时霆的天平,果然已经偏的没边了吗?

    “这样啊,那看来是我误会嫂子了,在这里给嫂子道个歉。”任羽诗短短几秒钟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嫂子,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是啊,我很介意。”安夏脸上的笑容若隐若现,眼底却是一片冰冷,“我只是订婚了而已,还没有结婚呢,你这声嫂子叫的有点太早了,我承担不起。”

    分明就盛时霆对有意思,却还要在这里管她叫什么嫂子。好好的一个词,硬生生被叫的阴阳怪气的,安夏听着都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任羽诗额角的青筋都跳动了两下。

    能够得到大哥的喜欢,是一件多么令人称羡的事情,结果这女人居然说的这么不在意!

    安夏究竟是在对着她炫耀,还是真的就这么没有自知之明?

    只是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任羽诗脸上依旧要波澜不惊。

    “那看来嫂子还真是一个真性情的女人呢。大哥,你可千万要小心,别以为订了婚,人家就跟定你了。”

    “这一点就不用你费心了,我们两个不会分开的。”盛时霆总算是将注意力从安夏的身上挪开,看向了任羽诗,“我和你嫂子有些事情要谈,你没事的话就先出去吧。”

    她居然被下了逐客令。

    短短几分钟之内,巨大的心理落差就让任羽诗觉得心态有些崩了。

    可她却偏偏还要保持自己好妹妹的形象,不能生气,更不能计较。

    不然就真的是满盘皆输了。

    “那好,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大哥你再叫我。”

    总算不用和任羽诗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了,安夏摸了摸身上的鸡皮疙瘩,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反应这么大,你真这么讨厌她?”

    “第一次见面有什么讨不讨厌的,无非就是气场不太合罢了。”安夏死撑着不肯说实话,“不过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个好妹妹啊?看样子你们两人感情还好得很呢,怕不是青梅竹马吧?”

    饶有兴趣地托着下巴,盛时霆看着安夏写满了别扭的一张脸,笑了,“你吃醋的方式,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谁吃醋了?”安夏一瞬间就拔高了音调,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情绪有些过激了,“我不是,我没有,你别冤枉我。我跟你又不是真正的未婚夫妻,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盛时霆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了起来,正色道,“有些话,说一次就够了,说太多是会让人伤心的。”

    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会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安夏反复张了张嘴,最终也只是弱弱的说了一句,“我也就是那么一说罢了,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

    盛时霆脸上带着几分受伤,“我把你放在心上,绑在身边,你却把不在意我这种话挂在嘴上,夏夏,你在说这些话之前,真的有考虑过我吗?”

    安夏一脸脑壳痛的表情,“我刚刚那顶多算是气话,你怎么能当真呢?”

    “原来做不得真,那是我冤枉夏夏了。你果然是喜欢我的。”盛时霆一瞬间就变换了脸色,低下头,在安夏的唇瓣上亲了亲,“这么软的唇,说出来的话却总是嘴硬,真是不讨喜。”

    安夏:“……”

    怎么就突然忘了盛家一家人都是戏精呢?人家的演技拎出来都是可以当影帝影后的,她居然还会上当,真是蠢的不要不要的。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和刚刚那位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反正都已经被打上了吃醋的标签,安夏干脆就破罐破摔,问个清楚。

    只要她自己明白,她只是不喜欢这种被人叫小三的感觉就够了。

    没错,就是这样,她只是自尊心受不了罢了。

    “邻家妹妹,你要说是青梅竹马也没问题。”

    一句话,安夏的心态就彻底崩了,好半天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站起来就要离开。

    “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要去工作了,没事不要找我,有事也最好不要找我!”

    脚步还没有迈开,安夏就被拉住了手腕。

    盛时霆一个用力就将她扯到了怀里,“你吃醋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安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才吃醋了呢!我吃饭从来不就醋,最讨厌醋这种东西了,我才不要吃!”

    安夏还没发现,自己因为情绪激动,说出来的这番话已经是语无伦次了。

    “好,你没吃醋,是我错,我不应该逗你,惹你生气。”盛时霆拉着她的手,有些无奈地亲了亲她的指尖,“羽诗的确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但在她出车祸之前,我和她交集一直不深。”

    “车祸?”安夏似乎感觉到了了不得的信息。

    “是的,车祸。”

    盛时霆想到当年的事情,依旧觉得有些头疼,“当年我刚刚接手盛世,手段雷厉风行,得罪了不少的人。他们明着不能拿我怎样,就暗地里在我的车上动了手脚。”

    “结果那辆车,刚好被羽诗开走了。”

    安夏不自觉攥紧了拳头,“很严重吗?可我看她现在,好像很健康的样子。”

    “羽诗原本的长相和现在还是有所不同的,车祸让她险些毁容,她治疗了整整三年才恢复成现在这个模样。

    可即便如此,只要一到雷雨天,她的伤口还是会复发,很多打戏根本没有办法亲自上场,这些年一直在被人骂耍大牌,不敬业。”

    而这一切的根源,是盛时霆。

    是他给任羽诗留下了这辈子都无法痊愈的伤口,也是他影响了任羽诗的事业,让任羽诗即便做了影后,还是免不了被人诟病。

    那么这一切,一瞬间就都能说的通了。

    “难怪你这么不近女色的人,还会有青梅竹马这种存在,原来是有因缘的。”

    安夏忽然就觉得十分舒畅了。

    盛时霆要是真的喜欢,肯定不会放手的,两个人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在一起,就说明他对任羽诗真的只有愧疚,也只当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