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得罪你就是得罪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19字

    “我不近女色吗?”盛时霆捏着安夏软软的,指尖忽然笑了,“我只近你就够了。”

    安夏被这一句话逗得又有些脸红,“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经点,这是上班时间!”

    “我很正经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盛时霆看着安夏的眼睛,“见到你之后,所有的情话,全是发自肺腑。”

    忽然就觉得和盛时霆相握的手有些发烫了,安夏猛的把手抽了出来,“我还要工作呢,你也认真工作吧!”

    手上的触感,一瞬间就空了,盛时霆也不动怒,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夏,“好啊。”

    他这个唇角微微上扬的笑容,实在是太过亮眼了。

    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安夏反复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被美色所迷惑。

    “还有一件事,我需要告诉你一下。”安夏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刚刚的录音拿出来,“似乎除了你,整个公司的人都觉得任小姐才应该是你的女伴,个个都在骂我是小三,你最好出面澄清一下。”

    眼神猛地沉了下来,盛时霆明显是有些动怒了,“谁在背后乱嚼这种舌根?敢说你一句不是,就干脆给我滚出盛时!”

    虽然这话非常的霸道,但安夏还是忍不住点出了现实,“太多了,我数都数不清,你总不能为了这么一两句话,把整个公司的人都开除吧。”

    “为什么不能?”盛时霆回复得一本正经,“得罪了你就是得罪我,我不需要一群忤逆我的员工。”

    说着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把今天的监控调出来,把所有说过小三两个字的人,全部开除。”

    没想到他是来真的,安夏赶紧上前去,“你是认真的吗?这样一开除,你就变成一个光杆司令了!”

    桃花眼里泛着光,盛时霆语气满是严肃,“我只要有你,就不是光杆司令。”

    这下就已经不是感觉手有些烫了,安夏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热。

    刚刚因为任羽诗而出现的那一点不开心,现在看来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

    “那就当是为了我,别开除了吧。”安夏将手背在身后,十指都搅在一起,遮掩着自己的紧张,“刚刚订婚就搞出这么大的动作,对我的名声也不好,不是吗?”

    其实盛时霆很想说,跟在他的身边完全不需要好名声,除了那些实在不开眼的,所有人都会奉承她。

    可看到安夏实在是不情愿,他就只能将念头打消了。

    “好,听你的。”

    听着盛时霆总算是将命令撤回了,安夏这才松了一口气。

    “夏夏,帮我泡杯咖啡。”盛时霆吩咐道。

    虽然不明白,话题为什么突然就转移到泡咖啡的事情上了,安夏却还是点了点头,拿着咖啡杯走了出去。

    认识这么久,她已经将盛时霆的喜好了解的差不多了,泡一杯咖啡还是得心应手的。

    闻着从杯子里散发出来的香气,安夏忍着想要先尝一口的冲动,“这么好闻的咖啡居然是从我的手里出来的,我还真是心灵手巧啊!”

    “刚一转弯就听到嫂子在这里自卖自夸,你还真是有幽默感啊。”

    任羽诗不知从哪里拐了个弯走过来,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咖啡是,“这杯咖啡,是你泡给大哥的吗?”

    “有什么问题吗?”安夏没兴趣和她周旋,警惕地拉开了一段距离。

    “当然有问题了!”任羽诗突然发难,“你泡的这是什么?闻起来就觉得甜腻,大哥他从来都是喝黑咖啡的。你身为他的助理,连这点都不清楚吗?”

    安夏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咖啡,“他喜不喜欢喝黑咖啡我不清楚,但只要是我泡给他的,每一次他都会喝完这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

    看着任羽诗有些僵硬下来的脸色,安夏颇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更何况,人的口味是会变的,当初你还觉得他会喜欢你呢,现在他不依旧是选择了我吗?”

    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过扎心,任羽诗眼神一瞬间就变得凶狠了起来,转瞬过后却又遮掩住,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嫂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只要大哥喜欢的,我就也喜欢,难不成你觉得,我会破坏你们两人的感情吗?”

    然而她那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却没能躲过安夏的眼睛。

    “真是个合格的影后啊!”

    安夏发自内心的感叹,自认为不能和这种影后飚戏,端起咖啡就要离开。

    正当安夏打算从任羽诗身边绕过去的时候,对方忽然之间就猛地发力,整个人朝她撞了过来!

    一声惊呼过后,安夏手中的咖啡被直接打翻,人也被撞的摔到了地上。

    手肘和地板摩擦到破皮了,安夏看着隐隐渗出鲜血来的伤口,狠狠的拧眉。

    “你是不是有毛病,好端端的过来撞我干什么?”

    “我撞你?”任羽诗满脸受伤,好像安夏说了什么罪不可赦的话一般,“嫂子,我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你可以直说。但你没有必要这样对我!你撞伤了我,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你不能冤枉了我,还在这里倒打一耙!”

    安夏简直是要被她给气笑了,“我冤枉你?你能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吗?不对,你肯定是没有良心的。”

    听到声音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安夏不想跟她继续纠缠,站起来就要离开。

    “大哥!”任羽诗惊呼了一声,匆匆忙忙的站了起来,将双手背在了身后。

    “怎么回事?”盛时霆拧眉问到。

    “一点意外,我和嫂子撞了一下,不小心摔伤了。你放心,没什么大事,我们两个也都不是故意……”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任羽诗就忽然僵硬着,连嘴都张不开了。

    她看到自从车祸之后就对她无微不至的盛时霆,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径直走到了安夏的身边。

    他拉着安夏双手,查看伤口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

    “受伤了?疼不疼?”

    盛时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声音有多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