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不过是不在意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25字

    原本并不怎么委屈的安夏,在听到这句询问之后,忽然觉得伤口变得严重起来了。

    “疼,当然疼了。”

    但不仅仅是因为有了伤口所以疼痛,还有那种突然可以发泄的委屈,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

    “蠢丫头。”盛时霆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她的手,“泡个咖啡都能有这么多事,回去上药。”

    说完盛时霆拉着安夏就要离开,在经过任羽诗身边的时候,才想起来询问她一句。

    “你受伤了吗?严不严重?”

    任羽诗赶紧摇了摇头,一颗眼泪挂在眼角要掉不掉,低下头就是楚楚可怜的标本。

    “伤了一点点而已,并不严重,大哥你不用担心。”

    “嗯。”

    她说不用担心,盛时霆还就真的不担心了,随口应了一句就带着安夏走了。

    任羽诗刻意露出来的手背上的烫伤,就这么无人问津的暴露在空气里,简直像个狰狞的笑话。

    做戏时都没有感受到的疼痛,在这一刻突然就涌了上来,十指连心,疼的她死去活来。

    她这么明显的伤口,盛时霆居然就连一句询问都没有,就这么起身离开了!

    盛时霆能够一眼就看到安夏手肘上的擦伤,却注意不到她这么明显的表露。

    说白了,就是不在意而已。

    “不是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大哥当初很疼我的。”

    任羽诗反复的给自己洗着脑,“现在只是因为安夏突然出现,抢了我在大哥心中的位置,仅此而已。”

    说到此处,她的眼神忽然变得坚定了起来,“就是这样,只要没了这颗绊脚石,大哥的心里眼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正在任由盛时霆上药的安夏,忽然之间狠狠打了个喷嚏。

    “怎么,又感冒了?”盛时霆凉凉的扫了她一眼,将药膏放回医疗箱里,“你这身子,还真是有够多灾多难的。”

    安夏无语的沉默了三秒,“……我不是感冒,我是被你那个好妹妹在背后说坏话了。”

    盛时霆觉得有些好笑,“你们两个才第一次见面,又没有仇,她为什么要在背后骂你?”

    抬起还带着伤口的手,安夏满脸都写着不可置信,“没有仇我的手会变成这个样子吗?你们直男的脑回路都这么神奇的吗?”

    将安夏的手拉了下来免得她再次受伤,盛时霆叹气,“不过就是个意外罢了,她也受伤了,不是吗?”

    安夏眼神古怪的看着他,“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居然相信这是意外吗?”

    任羽诗是故意撞她的,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打开电脑,将监控到的内容提取了出来,盛时霆试图将事情解释清楚。

    “她的确不是故意撞你的。”

    看完这短短两分钟的视频,安夏直接就说不出话了。

    在这段监控视频中,她们两个人只是在茶水间里聊了几句天,随后安夏就要离开,在走到任羽诗身边的时候,任羽诗似乎是想要给她让路,身子一动,却忽然崴了一脚,整个人都朝着安夏扑过来。

    再然后,就是刚刚的场景了。

    从这个视角看起来,任羽诗比安夏摔的还要惨一点,高跟鞋直接就断了,那杯刚刚泡好的咖啡也都泼在了她的身上。

    反倒衬得安夏才像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

    毕竟任羽诗是为了给她“让路”才会摔倒的。

    “要是我坚持说,是她故意撞我的,你会相信我吗?”安夏看着盛时霆的眼睛,“你是愿意相信我,还是相信任羽诗?”

    “当然是选择相信你了。”盛时霆回答的毫不犹豫。

    可他的回答却没能成功的宽慰安夏,“但你依然,觉得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没错,她也没错,是吗?”

    盛时霆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夏夏,不管是谁欺负你,我都不会容忍,可刚刚的事情……”

    “好了,你别说了,我心里清楚。”安夏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管真相如何,今天的事情就当是个意外吧,我不计较了。”

    任羽诗很明显是有备而来,明知道那里有摄像头,所以做出了这幅样子。

    而盛时霆一时之间又很难转变对任羽诗的看法,今天的事情再怎么讨论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了。

    说到底还是证据不足,看公司里这么多人都站在任羽诗那边就能发现,这女人手段不是一般的高。

    要不是她和任羽诗一上来就站在了对立面,少不得一番撕扯,说不定也会被迷惑。

    “受伤了就歇着,乖乖在我身边坐好,没事就不要出去了。”盛时霆摸了摸安夏的头发。

    “破了一点点皮而已,我又不是废了,哪有这么严重。”

    安夏不以为然地站了起来,“咖啡还没有给你泡好呢,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说着,安夏忽然想起在茶水间里任羽诗说过的话,“你是不是喜欢喝黑咖啡?”

    挑了挑眉,盛时霆桃花眼里带着零碎的笑意,“真是不容易,你居然发现了我真实的口味。”

    安夏的心微微沉了几分。

    任羽诗说的是对的,她对盛时霆的各种喜好都了如指掌,他们才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既然你不喜欢摩卡,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喜欢的是黑咖啡?”

    “口味是很个人的事情,但只要是经过你手的,我都喜欢。”

    盛时霆说着拿出一个水杯,放在她的掌心里,“只要是你端给我的,清水也是甘露,砒霜都像蜜糖,所以不出去泡咖啡了,给我倒杯水就好。”

    明知道这么甜的话是为了不让她出门泡咖啡的由头,但安夏心尖还是忍不住泛起了甜。

    “你就油嘴滑舌吧,早晚有一天端杯毒药来试试你,看你肯不肯吃下去。”

    盛时霆接过安夏倒的水,笑,“只要你不怕守寡,我是不会在意的。”

    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安夏窝在了沙发里。

    她没想到刚刚在任羽诗面前逞强的一句话,居然成真了。

    回想起盛时霆说这番话时的眼神,安夏心跳都变得不规律了。

    这是她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少女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