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泼硫酸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18本章字数:2035字

    之后的一下午就窝在了盛时霆的办公室里,安夏只感觉自己的人生简直坠落的不成样子。

    一到下班时间,安夏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口袋里的手机在此时突然震动了两下。

    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安夏沉默的将其摁掉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有人找你,怎么不接?”盛时霆揽住她的腰,“还是说做贼心虚,有我在身边就不敢接电话了?”

    安夏嫌弃的冷笑了一声,“我可不像你,还有青梅竹马的妹妹呢,我干净的很。”

    盛时霆饶有兴趣的挑眉,“这么干净还让我在盛家就有了个情敌,你要开始招人了可还了得?”

    猛地抬起了头,安夏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你知道了?”

    冷冷的勾了勾唇角,盛时霆的眸光冷却了几分,“哪个蠢货都跑到我面前宣布要和我公平竞争了,我能不知道吗?”

    安夏想起上次盛培凡只感动了自己的一番宣言,抖了两下,“你们家还有这么傻的吗?我还以为你弟弟就是智商链的最底端了。”

    忍不住倾泻出几分笑意,盛时霆揉了揉她的脑袋,“时景是少不更事,他是真蠢。”

    盛时霆的这个评价,可以说是十分的到位了。

    “不过我跟他可没有半点关系,同你和任小姐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安夏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还有没事不要动手动脚的,我不要面子的吗?”

    怀里的温度一瞬间就落空了,盛时霆有点头疼。

    这才刚刚订婚,就有这么多的问题,以后可还了得?

    抬腿追上了安夏,盛时霆才刚刚推开门,脸色就猛地一变。

    “小心!”

    听到声音就回头看去,安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手腕就被人扯住,下一刻整个人都被盛时霆抱在了怀里。

    一众的惊呼声响起,安夏紧紧的靠在盛时霆的胸膛上,耳边传来了一串咒骂声。

    “去死吧贱人!你毁了我的工作前程,我也要你死无全尸!”

    这声音听上去有点熟悉,安夏转过头,看到了一张满是狰狞的脸。

    正是刚刚对她阴阳怪气,还骂她是小三的女员工。

    女员工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瓶子,瓶子散发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

    转头看了一眼将她护在怀里的盛时霆,安夏的视线落在他的衣角手腕上。

    “你受伤了!”

    这疯女人手上的明显是硫酸!

    被安夏这么一提醒才发现手腕上的异样,盛时霆语气淡定,“原来是受伤了,难怪有点不舒服。”

    安夏:“……”这人真是,厉害到不行。

    刚刚那个疯女人在泼了硫酸之后就被按住了,安夏拿了医药箱给盛时霆处理了下伤口,这才来到了那女人的面前。

    “我说大姐,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至于这样置我于死地吗?”

    “我呸!”女人狠狠的吐了口唾沫,“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没了工作还被盛世直接封杀?你把我的整个人生都毁了,我也要毁了你!”

    被盛世封杀就相当于被整个行业驱逐了,她怎么能不恨?怎么能?

    封杀了?

    安夏诧异的挑了挑眉,忽然明白之前盛时霆为什么会突然让她去泡咖啡了。

    原来是为了处理这些渣渣。

    “恕我直言,你恐怕是个傻子。”安夏 双手抱胸看着这个已经疯癫的女人,“没了工作你只是失业,被封杀了也有可能从头再来。可是现在,你怕是凉了。”

    不仅行凶还伤到了盛时霆,也不知道这女人胆子怎么会这么大的。

    轻轻拍了拍女人狰狞的脸,安夏眼神一点一点冷却下去,“美好的监狱生活等着你啊!”

    安夏不轻不重的拍打却让女人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听到监狱两个字,她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伤害盛总的,我是……”

    她剩余的话还没有说完,安夏就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不是故意的?没想伤害盛时霆?难不成你想对我下手就可以原谅了?”

    一巴掌打出去手心都发麻了,安夏甩了甩手,冷笑,“你会失去工作是因为你蠢!接下来会进监狱是因为你恶毒!一切都是你在自作自受!”

    说完,安夏总算出了口气,回过身去拉住盛时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是去医院吧。”

    “好。”盛时霆对安夏表现出来的,对他的在意十分满意。

    看着这两人从身边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女员工突然朝着盛时霆扑了过来,死死的拉着他的裤脚。

    “盛总你在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不是有意伤到你的,我只是……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胸口就被重重一踢,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耳朵里。

    疼的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一张口就是一大团的鲜血吐了出来。

    场面血腥的让安夏都没眼看了。

    “看来你们是有什么误解,那我就明说好了。”

    盛时霆拉着安夏的手,眼底一片冷肃,“谁敢动安夏一根头发,下场只会比这个找死的女人更惨。”

    今天还是安夏根本就没有受伤,不然这女人怕是要没命了。

    盛时霆这话一落下,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从安夏进公司到她成为盛时霆的未婚妻,前后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谁都没想到她在盛时霆这里居然有这么高的地位。

    这是连在公司多年的任羽诗,都没有的待遇。

    感受着周围人过不甘或不忿的目光,安夏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先去医院,别说这些了。”

    这可是硫酸,她只能简单的处理一下,具体严不严重还是要看医生才可以。

    拉住了安夏的手,盛时霆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好,一起去。”

    能看到安夏为了他这么紧张,受点伤也是值得的了。

    没有理会背后的吵嚷,安夏和盛时霆一路去了医院,直到医生肯定的说问题不大,也不会留疤之后,安夏才松了口气。

    “大哥,你怎么了!”

    安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