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风尖浪口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0本章字数:2373字

    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网络的力量强大得可怕。

    可是,在这样议论里,没有人去指责负离,而她却成了议论的重点,每个人都将她骂得不成形,而没有一个人会去指责她身边的这个有权有势的男人。

    是他将她卷入这样一个是非之地,可是她便成了万人唾弃的狐狸精,他依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梦中情人,最佳男友,国民老公。

    这样的对比,真是可以让所有人笑掉了大牙,多么的讽刺啊,让人接受不了。

    “黎小姐,你没有允许,是不可以进去的,黎小姐。”颁奖典礼的工作人员,一个不小心,便让黎若跑了进来。

    因为黎若的到来,颁奖现场热闹非凡,三位当下最具有舆论性的人物碰面,让现场的记者一下子精神百倍。

    “看吧,我都说了,黎若一定会来的,毕竟负离是什么人,她怎么甘心让人把他抢走,等着看好戏吧。”有记者一说,成千上万的照片都架了起来,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

    “离,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就为了这个女人吗?”黎若指着负离身边的倾城,一副委屈,被负离辜负了一般,一双眼睛里含满了泪水,指责着负离。

    十指紧扣地牵着倾城手的负离,听到了黎若的声音,便停了下来,回头,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黎若像是一个玻璃娃娃一遍,虚弱极了,脸色苍白地站在不远处看着负离。

    “谁允许她进来的?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态度?”负离一脸不满地问道,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安保人员见负离这样,立刻赔礼道歉,“负总,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误,对不起。”说完便要家着黎若出去。

    “别碰我,都给我走开,我说完了我要说的,便会离开。”她用力地甩开了安保人员,她脸上伤心欲绝的模样,还有那嚣张跋扈的气焰,让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黎若知道这是她唯一翻身的机会,若是不好好把握,那她真的什么都没有。

    一瞬间,负离看着黎若的这副模样,心一下软了,开始有些心疼黎若了一样。

    倾城也停了下来,看着黎若这样,不免讽刺地笑了,黎若,为了这一刻,你一定做了很多事,准备了很久吧,你戏还演得真好。

    看一眼身边的负离,倾城觉得可笑极了,不管是什么时候,负离总是吃黎若这一套的,他们俩还真是般配,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都是一样的般配。

    “离,你怎么可以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你忘了吗?你忘记那个叫倾城的女人了吗?你身边的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林曦羽,她是倾城,四年前,她要杀了我,被我们送进了警察局,现在,她回来了,她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你而已。”黎若一字一句地说着。

    这个消息一出来,顿时炸开了,每个人都在猜测着什么,这是一个重大新闻,足够让记者们像疯了一样的,如果没有安保人员,他们一定会扑上来的。

    这样的场面,从来没有在颁奖晚会上出现过,让颁奖晚会的工作人员无法预料到,也没有办法去处理,不知道如何是好,最重要的是,这场颁奖典礼还在直播。

    倾城觉得自己头疼得利害,身子也有着些许的不适,快要这样倒下去了一样。

    “倾倾,你那里不舒服吗?”一个焦急不安的声音传了过来,倾城抬眼看了一眼,欧阳毅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放心地把身子靠在他的怀里,安心极了,只要他在就好,这样她就放心了,四年来,不管发生什么,欧阳毅总是那个陪在她身边的人,陪她撑过了一切。

    “倾倾,你不要害怕,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千万不能被黎若的几句话就刺激成这样,不能让他们奸计得逞,明白吗?倾倾,你就是林曦羽,国际知名设计师林曦羽,这是可以查得到的。”欧阳毅把倾城抱在怀里,给她打了一直最有用的镇定剂,倾城看着欧阳毅,这几年的相互扶持,一幕幕地涌入了脑海里,让她不再惧怕。

    “毅,你放心,我没事。”她说着,两人四目相对,莞尔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倾城起身,拖着一副单薄的身子,在离负离不远的地方停下来,看着黎若。

    “黎小姐,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你也是个公众人物,应该明白污蔑这种事,对于一个公众人物的影响有多大,所以你若是没有证据,我完全可以去告你。

    黎小姐,我再告诉你一次,我叫林曦羽,国际知名设计师林曦羽,我是个海外华侨,从小在国外长大,从来没有来过回国,最近是第一次回国,这些在档案里都是可以查得到的,所以,并非是你所说的倾城,四年前那件事,我也听说了,虽然不大,但却是记录在案的,黎小姐可以找当事人来看看,我是不是倾城,若是不是,我便要告诉你污蔑。”

    “而且,若是我是倾城,你觉得负总会对我好吗?还会与我在一起吗?毕竟当初倾城伤害了黎小姐,他肯定早就把我送进警察局了,而不是对我这般好。”

    倾城的话,句句在理,让人无法反驳。

    接下来,她又像媒体解释,“我相信各位记者都是专业的,以你们的专程度去查这件事,绝不会查不到,反而听别人在这里胡说八道,然后胡乱写一通吧?”

    倾城给记者扣了一顶高帽,让他们不能摘下,也不能乱写。

    倾城说着,转身看着负离,眼睛里全是风轻云淡,面对他,就像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负总,你也查过我的来历吧,你告诉大家,我刚才说的,是不是实情。”

    负离看着倾城,被她这风轻云淡的眼神吓住了,难道这几天他的努力,都要被这样抹去吗?不,倾城,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

    负离这样想着,抬步要走向倾城,他不能让她消失在他的眼前,却被一只小手拽住了。

    “离,你不要去找她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黎若楚楚可怜地看着负离。

    负离现在没有任何的心情去管黎若,没有看黎若一眼,“放开。”

    “不!我不放,离,你一定被她蛊惑了,若是能够让你从梦中醒来,我愿意以死来换。”黎若这个时候,绝对不可能放开负离,她为了这一刻,准备了很久,绝不可能就这样放手的,若是负离走了,那她的戏,怎么演下去。

    “黎若,你很可以,你居然敢威胁我,我活了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敢威胁我的人。”负离看着黎若,眼神里全是冰冷和厌恶,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冷得气息。

    黎若这时害怕极了,可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她没有办法,她没有回头路了,这一切都不怪她。

    黎若发狠了,什么都不怕,当着所有人,拿出了一瓶药,当众一饮而尽。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黎若的举动,都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包括负离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