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这都是你应得的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20本章字数:2286字

    “倾倾,你知道吗?你在我眼里,就是个不会隐藏自己的人,所以,你的反应,我都看在眼里,而且,雪她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是要我用个小计谋,你觉得她敢不说吗?”欧阳毅的话,让倾城觉得可怕,这样的人,心思真的很深沉,欧阳毅看着她,眼神里全是阴狠,这样的欧阳毅,是倾城没有见过的,也许这样才是他的真面目。

    “欧阳毅,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是多么的相信你,你却算计着我。”倾城吼了出来,她真的快要承受不了了,欧阳毅不仅是在她的心上捅了几刀,而且还撒上了盐。

    “为什么?倾城,我告诉你,这都是你应得的,我说过了会回来娶你,可是你呢,你都做了什么?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负离,你知道我有多么恶心吗?”

    听着欧阳毅的话,她不停地往后退,避开他,她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一句也听不懂,迷茫的眼神告诉着欧阳毅,她不知道。

    “呵呵,想不起来了吗?果然,你真该死!你是不是忘了你遇见负离之前,还遇见了一个小男孩?”

    听完欧阳毅的话以后,她的思绪被拉了回去,十几年前,她去负离家找负离,然后在公园遇见了一个小男孩正坐在椅子上伤心地哭着,她走上去前去关心了几句,把自己的玩具送给了他,之后她外婆来了,她便和她外婆离开了。

    这件事她也没有放在心上,根本也不记得这件事了,现在欧阳毅突然提起,她便回忆了起来,可是若是因为这件芝麻大的小事,就导致了她的人生悲剧,那么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

    “我恨负离入骨,你却和他在一起了,你说这一切不是你应该得到的吗?嗯?

    负离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若不是她那不要脸的妈妈,逼迫我爸爸离开我妈,我妈怎么会无疾而终,我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所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报复?”欧阳毅说着,情绪激动极了。

    倾城突然一下子恍然大悟了,原来,欧阳毅是负离同父异母的哥哥,负离的妈妈害死了欧阳毅的妈妈,所以他才会这般恨负离,可是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留到下一代?

    “欧阳毅,就因为这样,你就随便伤害别人吗?你恨负离的妈妈,因为她害死了你的妈妈,她是个狠毒的女人,可是你现在的做法,又和那个狠毒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吗?我相信你妈妈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变成一个狠毒的人,她不会原谅你的。”

    倾城说出这些话以后,看着欧阳毅一步一步地靠近,紧张极了,她生怕欧阳毅发怒,做出什么傻事。

    欧阳毅在她身边停下来了,看着她,“不会的,也从来都不是坏人,妈妈会理解我的,因为我做了很多好事,例如,我救了你,还救了你的孩子。”

    倾城被欧阳毅带走了,负离收到欧阳雪发的定位以后了,他带着人来到了欧阳家别墅,欧阳毅正要带着倾城上飞机。

    负离看着缓缓离开的两人,毫无办法,只能看着直升机消失在眼前,看着倾城被带走。

    “卓扬,派人去追踪欧阳毅的直升飞机,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欧阳毅坐在真皮沙发上,手里拿着酒杯,慢慢的品尝着,沙发的不远处,有着一张大床,倾城躺在床上睡熟了,欧阳毅拿着酒杯,两条交叉着的双腿不停地来回晃着,目光注视着床上的人,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倾城醒来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幅画面,说不出的怪异,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

    “睡够了?”欧阳毅阴狠的声音传了过来,平时里那熟悉的声音不见了,这是她没有见过的声音。

    欧阳毅没有看倾城一眼,她的注意力全在酒杯之上,轻轻地摇晃着,最后一饮而尽。

    他起身放下酒杯,朝着大床走去,一边走一边解着衣扣,倾城见状,眼神里充满害怕,朝着床头躲去,怀抱着枕头,希望能够挡住过来的欧阳毅。

    “倾倾,你还真是天真可爱,你不会以为这个枕头能够挡住一切吧?”欧阳毅站在不远处,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窗在雷雨交加,像在嘶吼着什么一样,闪电的光芒照耀在欧阳毅的脸上,他的表情更加猥琐阴狠,让倾城觉得这时的欧阳毅可怕极了。

    欧阳毅扑了过来,倾城根本小招架不住,枕头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她娇小的身子被欧阳毅压在身下,反抗时,睡裙被掀到了胸口,露出了洁白的身躯,凹凸有致的身材,娇挺的双峰,让欧阳毅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被唤醒了,他觉得自己的坚挺胀痛得厉害,渴望着和倾城合为一体,却又有些犹豫不决。

    倾城能够感受到欧阳毅沉重的呼吸和那眼底的欲望,她一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变得那样小心翼翼,就怕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倾城看着欧阳毅的眼神,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卷来,充满了厌恶和害怕。

    欧阳毅停止了这场眼神的交战,扑了上去,犹如一只受伤的狮子,吻住了她柔软的唇瓣,他急切地想要得到她,想要在她的身上追回这些年错过的东西,可是他又有着强烈的不忍。

    “欧阳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神经病,你流氓。”倾城叫嚣着咒骂欧阳毅,她反抗不了,只好一口咬在他的肩上,却奈何咬不到肉,欧阳毅的衣服在两人撕扯中被撕破了,露出了胸膛那丑陋的伤疤。

    “倾倾,你知道我这胸膛上的伤疤怎么来的吗?”欧阳毅也不再对她动粗,翻身躺在了床上的一侧。

    倾城看了一眼,很深,很久的一道伤疤,有些触目惊心,不过很快,倾城收起了眼神,表现得有些漠然。

    “这道伤口,来着我妈妈的杰作。”欧阳毅说着,眼里露出了一抹痛苦的神色。

    “记得那一年,负离和他那不要脸的妈妈直接登堂入室,妈妈被逼着离开,从小到大都被捧在手心里的妈妈,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于是便带着我回到了外公家,可是,妈妈因此精神失常,总是把我当成那该死的爸爸,从来不让我好过,这道伤疤就是她给予的。

    直到后来,她怀上了欧阳雪,大出血无法抢救,然后死去。”

    欧阳毅说着,愤怒极了,一个翻身把倾城压在了身下,倾城不敢反抗,也不敢动,就怕一个不小心让愤怒的欧阳毅做出什么事。

    “倾倾,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和负离一点都不像?呵呵,因为负离他根本就不是负家的孩子,所以他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所以,你说我应不应该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