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消失的衣物

    更新时间:2018-11-01 22:15:10本章字数:1634字

    杨杰又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焦虑的目光看向墙上的舵轮石英钟,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妻子还没回来。

    他妻子今晚公司聚会,说好十一点回来的,可是中途又打电话回来,说回不来那么早。

    让他担心的是,电话说得很匆忙,还有一些奇怪的喘息声,或者是床第之声,因为怕对方听见,才压制了兴奋。

    杨杰又连续打了三次电话,手机是通的,可是却没人接,当他打第四次时,对方已经关机了。

    这让他很不安。

    他把烟头给灭了,打算出去找妻子,可是刚起身,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走出房间。

    他看到身穿橙色吊带裙的妻子,提着精致小挎包的手扶在墙上,另一只手在脱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她显然是喝多了,全身上下散发着的浓烈的酒气,身子还湿漉漉的。

    褐色的大波浪头发,贴在她红润的两腮上,美丽的妆容也花了。

    因为侧身弯腰,右肩带滑落了下来,里面的羊脂白玉呼之欲出,杨杰赫然发现,她竟然没穿内衣。

    “老公,吵醒你了?”

    张素婉抬头看到杨杰有些吃惊,连忙站直了腰,抱着小挎包,显然她不想让丈夫看见她没穿内衣,可是太迟了。

    神色有些慌乱,手心都不自觉的握紧着挎包的背带。

    “你内衣去哪里了?”

    杨杰伸手过去,强硬拉开她抱着胸的双手,挎包都掉到了地上。

    目光落在他妻子的胸口上,36D的上围,因为没穿内衣,轮廓分明,几乎可以直接看到两个雪白的软脂。

    上面还有水迹,在水迹未干之时,裙子岂不是透明了?她公司的男同事肯定都看光了吧?!

    什么聚会能喝成这样子?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聚会而已,除非她骗了自己!

    去参加了某些找刺激的聚会。

    杨杰不敢往下想。

    妻子可能已经被别的男人碰过了!

    电话里传来的喘息声不是幻听,是妻子被一边被别的男人骑,一边发出来的娇息!

    “老公,你别胡思乱想了,我明天再跟你解释好吗?我累了。”

    “解释不是一句话的事吗,为什么要等到明天?”

    杨杰加重了语气。

    “老公,你到底想我解释什么?真的没什么好解释,你难道不相信我吗?”张素婉显得有些生气了。

    “我相信你,我只是需要一个解释,你是我妻子,回来连内衣都不见,我还不能问?”

    杨杰火了。

    “不是不能问,而是你的态度问题,你用这种态度问我,分明就已经在心里面有了答案,又何必还要问?问了我说了,你又不相信。”

    张素婉没好气的道。

    “我的态度有什么问题?作为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没穿内衣回来,我还能平静吗?这正常吗?”

    杨杰气得快要炸了。

    “老公,你这么不放心我,你为什么还要同意我去聚会?”

    张素婉生气的说,委屈的泪水渗出来了。

    杨杰是个软肠子,见妻子哭了,竖直的眉头松了下来。

    “你生得这般好看,难免会被别的男人觊觎啊,你是我的宝贝,我绝对不允许任何的男人碰你,更不能让别的男人看你的身体,你跟我老实说,你有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

    杨杰非常认真的问。

    张素婉这个时候出奇的没有再生气了,她觉得有些好笑,美丽的眼眸看着杨杰,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如果有,你会原谅我吗?”

    杨杰一听全身汗毛顿时就竖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点跟我说!”

    “你先说,会不会原谅我?”

    “你不说我怎么原谅你?快说。”杨杰紧张问。

    “你指的是哪一种碰?”

    “你明知故问。”

    “好吧,说了你不许生气,上个月坐地铁的时候被一个男的猥琐过……除了这一次就没有了。”

    张素婉羞涩的道。

    “那个混帐东西!他摸你哪里了?”

    “这还重要吗?都过去这么久了。”

    “很重要,你快说。”

    “不说,说了你会更气的!”

    “你不说我憋在心里更气啊!说不定那个男的伸手探进去勾勒了呢?”

    “恶心,你想哪去了,那天我穿的是牛仔裤,他只是在后面顶了我一下,我感觉不妥就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就跑了。”

    杨杰气得可以,他知道自己妻子穿着紧身牛仔裤的时候,那腿型真的很好看。

    “叫你别坐地铁的,以后我开车送你去上班吧!”杨杰说。

    “不行,你那么忙,还要照顾小亦,不用担心我的,我这么大个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吗?”

    “我说的算!”

    “老公,我以后会非常注意的了,不能让你担心啦。”

    张素婉嘟着嘴说。

    “好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再遇到这种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了吗?”

    “知道了,老公。”张素婉老实的道。

    “快跟我说你内衣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