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前男友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5:59本章字数:2002字

    “少奶奶,夫人叫您下去一趟!”

    门外响起佣人不客气的声音,将我从梦中惊醒。

    “哦,知道了。”我眨了眨睡眼朦胧的双眼,眉头轻轻皱起,极其地不满意,可嘴上还是应和着。

    “那您可快点,别让夫人等急了。”佣人留下这么一句催促的话,态度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了。

    “Shit!”听到脚步声最远后,我才骂出这句话。

    不过这种不被尊重的状态,我也习惯了,反正我这个大少奶奶,就是名不符其不实,难听点来说就是个摆设。

    三年前,孙家大少爷因车祸成了植物人,不知道孙老爷从哪听说的,娶亲可以冲淡一下晦气,或许大少爷能醒的早一点。

    孙家也是A城数一数二的家族,有着很高的声望,可真正给植物人大少爷征婚的时候,那些跟在屁股后面轰都轰不走的名媛淑女,全一溜烟没影了。

    后来没办法,孙家给出了很高的彩礼才征婚,而我,就是奔着那彩礼钱,嫁入了孙家。

    孙家现在的夫人是后娶的,据说孙老爷的原配得了什么抑郁症,跳楼自杀了。现在的二少爷也是夫人和老爷后生的,现在大少爷沉睡不醒,我这个少奶奶也自然不被放在眼里。

    罢了,反正我只是为了钱而已,其他都无所谓。

    我掀开被子,一个翻身下了床,瞥了眼身旁的男人,自嘲一笑。

    为了一千万,我将自己卖给了一个活死人。

    大好青春啊……还是挺值得,毕竟能治好弟弟的病。

    简单洗漱了一下,我提起一颗心走出门,做好了战争的准备。小妈主动找我,肯定没好事。

    就在我将门关上的那一刻,床上的人,手指动了动……

    “哟,小妈,您找我什么事啊?”我踩着恨天高,扭动着腰肢走下楼梯,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也一如既往的虚假。

    要说嫁入孙家,除了钱我还得到了什么?那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尤其是面对他们母子的时候,我更是可以游刃有余。

    唐钰莹轻蔑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比我的笑容更是虚伪。

    “楚恬啊,王家送来一封请柬,他们家小儿子大婚,你代替孙家,去参加一下吧。”

    待我走到她面前,她招呼我坐下后,将一封红色大请柬放在我面前。

    看着“王晨曦”这三个大字的时候,我瞳孔猛然一缩,手心暗自捏紧了一些。

    我敢肯定,这绝对是唐钰莹故意的,她就是想让我难堪!

    王晨曦不是别人,正是我大学时期的男朋友。

    他追我一年多,在一起不到三年,本以为大学毕业后会和他修成正果,没想到他家人死活不同意让我进门,原因就是我没有背景没有家世,嫌弃我寒酸丢脸。

    也对,王家也算是A城入流的家族,对儿媳妇有点门槛是很正常的。

    我依稀记得,当王晨曦的大哥将五百万的支票放在我眼前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这是一场很恶心的交易,更恶心的是,在当时我除了接受,没有任何办法。

    弟弟着急做骨髓移植手术,五百万对我来说并不是杯水车薪……

    我含着泪将那张支票拿过,放进包包里,之后便删除了一切关于王晨曦的联系方式,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传闻王晨曦为我伤心过度,大病三个月,之后便像变了一个人,常年浪荡在夜场。

    那这请柬……岂不是说明浪子也要回头了?

    呵呵,看来是找到了真爱吧!

    不得不说,一切都还像昨天发生的事,王晨曦三个字虽然久久没人提起,但还是在我心中划下了深刻的一道。

    我不想否认,对于王晨曦,我确实对不起他。

    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我就是见钱眼开,我就是喜欢钱,没什么好遮掩的。

    如果不是为了钱,我又怎么会守着一个活死人?

    “好呢~”我笑着拿过那封请柬,放在手心细细摩挲,“这质感可真不错,不过还是比我和文昊的请柬差了点。”

    我鬼使神差地说出这句话。

    “那是自然,王家不过是区区小族……”唐钰莹意味深长地说出这半句话,我知道在她心里肯定还隐藏着半句,“怎么能和我们孙家相比。”

    若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嫁入孙家了。

    说到底,我和她是一类人,不管性质一样与否,目的都是一样的。

    “行了,你快收拾一下,准备晚上出席吧。”

    唐钰莹拍了拍我的手背,便扭着她那纤细的腰肢上楼了。

    “啧啧……”看着她妖娆的背影,我忍不住惊叹一把,不得不说,她这些年来保养得是真好,看起来就和三十岁的女人差不多。

    我拿着包包,开了自己的玛莎拉蒂冲到了A城最大的商场。

    既然是代表孙家出席婚宴,自然是不能掉价的。

    反正在这里的每一家店,我都是VIP,没有店员不认识我,当然了,还是因为这商场就是孙家开的。

    再怎么说我也是大少奶奶,家里人可以不尊重我,但在外面也是必须给足我面子的,没有人敢对我指手画脚。

    除了有个不能行人事的老公,我感觉这日子过得还算舒畅。

    找了家比较贴心的店,挑了件最名贵的红色晚礼服,漏背装的设计,让我白皙的皮肤展露在外,侧身开叉的设计,让我修长的腿若隐若现。我将栗色的卷发披在肩上,做了一个简单的造型。

    “少奶奶,您是喜欢红一点的?还是喜欢粉一点的?”化妆师指着面前的一排口红问我,我扫了一眼,挑了一个最喜欢的中国红色。

    这个红色总是能显我气色很好,我就需要这样强大的气场。看着镜子中的女人,我满意地勾了勾唇。

    参加前男友的婚礼,我自然是要做最显眼的女人。

    就算是王晨曦很痛恨我,我也要光彩亮丽地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我现在过得很好。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自卑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