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女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09本章字数:2415字

    “我也不清楚,早上起来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家男人坐在楼梯上,哪里知道死了,现在想想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喝醉了在那睡呢!”

    一个貌似我楼上的大妈说了一句。

    我这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这大妈一看到我出声道:“小伙子,你难道也不知道么?我记得你们那层都是出租的,你好像就租在这户人家对面的!”

    听到这话,我咽了咽喉咙,回答道:“那,那个昨晚我没在,去网咖了,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

    “这样啊,那你这几天自己注意点,这种事啊,不吉利!”

    大妈建议了一句,我微微苦笑,没再说什么。

    本来还想趁着白天去休息一下,这会儿发生这种事情,想想昨晚的事情,再加上对面死了人,这事情怎么那么巧?

    这么一想,我咬咬牙转身离开,这太邪性了。

    接下来一路,我脑子絮乱,不时会想起昨晚做的梦,还有那双绣花鞋,最后是那妇女的眼神,感觉这些事情有些古怪,尤其是那妇女,她老公死了,她那么古怪看我干嘛?

    越想,我就越感觉瘆得慌,难道跟我有关么?

    这个想法一出来,我立马摇头,这怎么可能和我有关,如果和我有关,警察就该抓我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就感觉肩膀一疼,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撞在了电线杆上。

    人清醒了几分,但却越发的恐惧。

    回想昨晚的一切,还有早上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的不真实。

    那些梦,还有小虎来电,再加上早上有人死去,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还是说,真的有脏东西在作祟。

    想了良久,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我总不可能天天跑去网咖蹲着。

    但要是说报警,之前就不能说,因为我说不清钱的来路,还有钱已经花了我也没法补。

    而现在,就更不能说了,对面那户人家刚刚死了男人,要是真跟那绣花鞋有关,那我不是撞枪口了么?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也不是办法,要是这么熬下去,我自己怕是要第一个熬不住。

    这么想的时候,我就摸了摸兜,兜里还有小千块钱和身份证,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不然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溃掉了。

    之后,我找了一家离家近一点的宾馆住下,住下后,我就 给曼曼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没在家,手机落家里了,让她有事直接来宾馆找我。

    曼曼就问我为什么没事住宾馆,我说昨晚对面死了人,感觉有点邪气,就想避几天。

    我这么解释曼曼也没多怀疑,我也不是不告诉她,而是我昨晚遇到的事情,别说是她,就是我自己都感觉害怕,要是把她给吓到就不好了。

    随后,和曼曼扯了几句,我挂了电话,躺到床上后,人已经困的不行,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一开始还是踏实的,但后来又做梦了。

    这次做的梦很怪,在梦里,我似乎来到了一座古宅,宅院很大,到处挂满了白灯笼,有点渗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梦中干什么,因为我根本就操控不了自己。

    当我走出一个院子的时候,突兀就看到了小虎。

    一看到小虎,我心咯噔就是一下,然后就听他喊着什么快醒过来,让我快跑,上来就推我。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就问他什么意思,可没等我反应他就将我推飞了出去,耳边依稀听他说什么让我去他老家,我也没听清,再看四周的时候,就看到前面有一颗老树,是一颗巨大的老树,树上赫然悬挂着一个红色的身影。

    我看过去的时候,眼睛猛然睁开,人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

    因为那梦中红色身影是一个女人,嘴角挂着冷笑,那脸是曼曼!

    我这一下吓懵逼了,看向周围,确认自己还在宾馆中,才抹了一把额头,暗暗叹气原来是梦。

    好一会儿,我脑子都是梦中的场景,因为这梦太真实了,好像真的就发生过一样。

    尤其是那古宅,我可以确信,我这辈子都没有去过。

    仔细回想梦里小虎跟我说的话,我努力让内心平静,好几秒后,我自顾自呢喃了一句。

    “小虎让我醒过来,难道那是他的托梦?知道我睡觉?可为什么叫我跑呢!”

    说着话,我感觉有点尿急,起身就去卫生间上厕所,等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看了出口处玻璃一眼,这一看我人蒙在了原地。

    心在这一刻颤抖,看过去,镜子里的人还是我自己,让我惊悚的是,脸上莫名出现了妆容。

    紧紧握住拳头,我连忙回头看了一圈,确认没什么东西,我哆嗦着身子到卫生间看向了镜子。

    仔细看去,我完全被自己吓到,脸色惨白,柳眉纤细弯曲,嘴中上有一丝殷红,这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妆。

    看着镜子几分钟,我猛然回过神了,打开水,就开始冲自己的脸,嘴中不断念叨不可能,我有点被吓魔怔了。

    等做完这一切,确认脸上没有装束了,我回到了房间,刚回到床边上,就看到床边柜子上放着瓶瓶罐罐的东西,连忙跑过去看,才发现那些都是化妆品。

    回想自己刚才的妆容,我惊魂未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难道说,是有人在整我?

    这么想着,我努力让自己平静,同时告诉自己从小到大坚信的东西,无神论。

    不可能有什么鬼魅,一切都是我自己吓自己。

    但想着想着,我却忽然听到了一点声音。

    好像是有人在走路,奇怪的是,这声音不是什么高跟的声音,也不是皮鞋的声音,因为那两者的声音十分的清脆。

    更让我恐惧的是,我今天住进这宾馆的时候,曾注意这宾馆的走廊是用地毯的,怎么可能会听到这么重的脚步声呢?

    一定是我吓魔怔了,幻觉,一定是幻觉。

    我想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而这一下也不敢睡觉了,看着这床头的化妆品,再看着四周,自己蹲在地上,就这么看着。

    可能后来是真的太累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而诡异的是,这一次没有再做噩梦,也没有再梦到小虎。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在醒来的第一刻,就冲进了卫生间,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没有再出现妆。

    这让我缓了一口气,几秒之后,我脑子里有了一丝想法,会不会真的有人在恶作剧呢?

    可自问我平生比较宅男,屌丝中的战斗机,是真不可能得罪什么人。

    并且,这可是宾馆,我进来的时候,都锁好门了,就算服务员有房卡都不能进来,要是人为恶作剧,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想到这里,我摇摇头,看了一眼床头柜,陷入了深思。

    好一会儿,我都坐在床上没有起身,正当我沉吟的时候,门铃突兀响起,就听到打扫的阿姨在外面喊我,说让我开下门。

    我也不是第一次住宾馆,说我房间不需要打扫,还续住。

    按照平常清扫的阿姨肯定走了,可我说完,阿姨却让我开门,说门口有一双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

    我听到这话,人咯噔就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