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引魂灯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6:09本章字数:2232字

    就这样,回来后,我和曼曼在家里呆了一天,确认我没事之后,曼曼第二天回去了家里去拿点东西,让我自己好好待在家里别乱跑。

    我呢,在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就用曼曼那套理论压制了恐惧,看曼曼不在家,就偷偷跑去家里附近的网咖上网了,因为这几天在医院都躺够了。

    而这么一玩,就玩到了傍晚,在接到曼曼的电话后,我急急忙忙就下机回家了。

    可刚从电梯出来,我就闻到了一股火烛的味道,眉头顿时一皱。

    待看向走廊和楼梯,才发现四周点满了白色的蜡烛,一眼看去,整条走廊看起来有些渗人。

    下意识又想到那几天发生的事情,人一个哆嗦,迈步就回去了家里,关上门后,我喘着粗气,看向房子,光线昏暗,就立马打开了电灯,看着灯光亮起,我心中的恐惧感才消失几分。

    心中暗骂是谁这么无聊点了那么多的蜡烛。

    刚想去倒杯水喝的时候,门忽然就开了。

    这一下给我吓的一个哆嗦,本能的向房子里退了几步,待看向门口,才看到曼曼提着一大子菜和行李,见我愣神,喊了我一句,说愣着干什么,还不提东西。

    我这一下才反应过来,过去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对面墙壁下的蜡烛,心中有些发寒,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曼曼关上了门,我抬头的时候,就见她眼神犀利,问我是不是又犯病了。

    我尴尬一笑,但还是问了一嘴,说谁那么无聊点那么多的蜡烛。

    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曼曼却是捂住了我的嘴,我被她整的有点蒙,就见她脸色严肃道:“别瞎说,这不是瞎点蜡烛,这叫引魂灯,是先人头七回魂引路灯!”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小虎头七的时候也是这样,蜡烛还是我排的呢,只是头七外人不方便在,所以我提早走了而已。

    这一下想起来,我也想到了对面人家男人死的事情,同时想起了那天那女人看我的眼神,心中不由一个激灵。

    想着呢,曼曼问了我一句,说对面不是一对年轻夫妇么,怎么有人死了?

    我见她问题,就将事情大概说了说,等说到后面,我问了她一句,说她不是不信这个么,怎么这会儿神神叨叨了。

    无疑,我这话是挑衅成份的,曼曼立马瞪眼回答,说信不信是一回事,但民间禁忌又是一回事,这些都是小时候她妈妈告诉她的,她虽然不信,但听老人的话,总是没错的。

    最后还问我,是不是连未来丈母娘的话都不能信了?

    我算是无奈了,一下子搬出我的未来丈母娘,我敢说不么,连忙说丈母娘说的都是对的,这妮子才放过我。

    等接过东西后,这妮子让我将里面的菜洗一下,说晚上给我煮顿好的补补,我心里乐开了花,之前的事情也就忘记了,就去厨房洗菜了。

    等洗好之后,曼曼进入了厨房,就将我给赶了出来,我也识趣,乖乖坐在客厅玩手机。

    没一会儿,一盆又一盆的菜就上桌子了,可正当我们要上桌吃饭的时候,曼曼的手机却响起来了,她接起来后,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她脸色立马就变了。

    我看她这样,就知道发生不好的事情了,连忙问怎么了。

    曼曼放下电话告诉我,她爸妈莫名奇妙吵起来了,这会儿两个老人家闹离婚呢,看来饭是不能陪我吃了。

    我说要不要我过去,曼曼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说我现在去不合适,我想想也是,就没跟着去了。

    等这妮子离开后,我看着一桌子饭菜,一下子也没了胃口,但也不能浪费啊,就边玩手机边慢慢吃了起来,这一吃,不知不觉过了几个小时。

    等吃完后,我收拾了一下子桌子,洗了一个澡就躺到了床上,给曼曼发了一个信息问她晚上还回不回来,这妮子回复说她爸妈这次吵的凶,两个人都不说原因,她还得安抚一下,估计是回不来了,叫我早点睡,不要熬夜。

    我就回复了一句让她加油调解,别我们没结婚,你爸妈先离婚了,直接换来这妮子一顿小锤子表情。

    没有打扰她,自己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电影,感觉有些疲惫就想睡觉了。

    可奇怪的是,越想睡觉,心就烦躁,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莫名的心情糟糕。

    当我再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夜晚一点多了。

    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睡意是彻底没了,就拿着手机看起了一部小说。

    午夜幽静,这么一看,我是越看越入迷,人也是越来越神经。

    最后还是憋尿憋不住了,才去上厕所,可刚在卫生间上完厕所要出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敲门声,眉头一皱,这大半夜谁敲门啊。

    难道是曼曼回来了?

    可不对啊,曼曼这妮子是有钥匙的啊。

    想着,我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走到了门口,才发现敲门声不是我家房门,而是对面的。

    心中奇怪,这对面不是今晚回魂么?这时候都有人来敲门?

    想到这里时候,我心底有一丝好奇,同时升起一股恐惧。

    而人心中好奇是一种欲望,并且是人难以压抑的欲望。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心中害怕,可还是趴在猫眼上往对门看了过去。

    这一看,外面什么都没有,可让人惊惧的是,那敲门声依旧在响。

    这一下,我心脏跳动加速,揉了揉眼睛,再次趴下猫眼看的时候,耳边突兀传来了一道声音。

    那声音僵硬阴冷。

    “老婆,我回来了,开门~~~”

    短短一句话,让我人整个愣住了。

    并且这声音十分的清澈,我下意识掐了一下自己,那疼痛感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人本能的后退了几步,因为我不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很明白,可刚才我的视线明明什么都没有。

    死死盯着那猫眼,是真的不敢看了。

    等反应过来后,快步就蹿进了房间,钻进被窝,浑身下意识开始打哆嗦,嘴中念叨有怪莫怪。

    这一次,我可能真的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因为那敲门声还在响,动静清晰。

    同时,还伴有铁链的声音,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敲门的声音才安静了下来。

    我人喘着粗气,浑身出汗,想着是不是结束了。

    可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来了,这一下给我人吓的一个哆嗦。

    紧接着,外面敲门声剧烈,比之前的动静还大,我吓的语无伦次,死死躲在被窝里,到最后,我是越听越不对劲,因为这敲门声比刚才清晰太多了。

    好像,好像是在敲我的门。